“套路满满”的《延禧攻略》会是升级版大女主戏的开端吗?-权力榜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69
“套路满满”的《延禧攻略》会是升级版大女主戏的开端吗?-权力榜
作者 /头文字G
又是一部“大女主戏”!
上线两周破10亿,豆瓣评分6.9,一反昔日“于正”作品常态,对于于妈的新作,观众的普遍反映是“居然有些好看”。
有意思的是,这种好看不仅在于于妈剧集画风的改变,更在于女主迅速的反应能力、机智的对策以及果断高超的执行力,让看惯了“白莲花”逆袭的观众直呼比看爽文还要带感,再加上秦岚、佘诗曼、谭卓等演技实力派的加持,使得这部剧在获得更多关注度之外,也令女主魏璎珞的人设进一步凸显。

相比起之前的大女主戏,这一届的大女主给观众的印象可以说是非常能打了。大女主们战斗力爆表的背后,实际也是大女主剧进一步向对现实的进一步反映。

升级版的大女主
随着《延禧攻略》的热播,我们在女主魏璎珞身上看到了与以往大女主们相比,有所升级的部分:除了具有的聪慧勤奋外,身上还多了符合当下社会价值观念的品质,比如“眼里揉不得沙子”、三观不仅正且硬、面对欺人太甚的情况,“能动手绝不吵吵”等等。

这些大女主身上新有的品质实际在今年播出的《扶摇》中的女主扶摇,属于典型的有仇必报;而《烈火如歌》中的女主烈如歌也十分的爱憎分明。
从《金枝欲孽》《甄嬛传》到《武媚娘传奇》《楚乔传》,观众在已经习惯了大女主隐忍的“前半生”和还击报复的“后半生”后,对于《延禧攻略》中智勇双全的魏璎珞,观众在享受新大女主人设的同时,也对她身上拥有现代社会三观的人设倍增好感。
在会员能看到的前22集中,魏璎珞已经完成了10连杀:
入宫凭借花盆底抹香粉的伎俩斗赢了欺负同伴吉祥的秀女乌雅,使其最终落选并祸及家族;
设法让故意坑害自己的宫女锦绣被罚杖责二十,入辛者库,同时让一直刁难自己的方姑姑落得个被杖四十风云必胜,逐出宫的下场;
对于致力于坑害自己的宫女玲珑,巧妙的使出了反间计令其被杖责八十,流放宁古塔;
赢得皇后信任,进入长春宫当皇后贴身宫女;
期间解救了被高贵妃差点害死的愉贵人,多次还击高贵妃对皇后的坑害;
化解珍珠粉掉包;
紧急处理贡品荔枝树被毁事件;
神助攻皇后与纯妃;
帮助愉贵人成功就会预被高贵妃活埋的五阿哥;
帮助皇上治好了疥疮等
……
总之,凭借过人的聪慧和干脆利落的执行能力,魏璎珞在剧中多次帮主子化险为夷。

同样是面对刁难和困境,魏璎珞不仅成功化解,有必要时甚至会成倍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而在此之前的大女主戏里,女主们化解危机的方式方法多是息事宁人为主。
比如同样是首次进宫,在《甄嬛传》里甄嬛在对待夏冬青刁难安陵容时,用了一连串话来息事宁人,解救安陵容。

在《延禧攻略》里,身份是宫女的魏璎珞不仅巧用话语解救了被乌雅氏欺负的吉祥,而且用了看似“脚步生莲”的妙招让乌雅氏落选,并且一家受到牵连。可以说还击的非常“变本加厉”了。
再比如同样是面对位分较高的女性势力压迫,在《甄嬛传》里甄嬛从开始装病不愿争宠侍寝到忍气吞声失掉第一个孩子,一路走来全凭一个“忍”hold住;《武媚娘传奇》里初入宫廷的武媚娘面对来自韦贵妃、萧才人等压迫,也只有“忍”;而魏璎珞面对几乎同样的情况,只有一个“怼”,怼天怼地狠起来连皇帝也“怼”,大写的战斗力十足。

过去,女性观众喜欢沉溺于“受男性宠爱”女性励志成长故事中,而不愿去直面残酷的历史或是现实社会,但是随着女性地位的日渐崛起,以及女性在社会生活中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和自主权后,直面并且还击来自生活与社会的残酷已经变得再正常不过,更别说渴望在剧中看到女主能通过自己的能力,消灭、改变、扭转命运中的桎梏。
从目前《延禧攻略》的表现来看,剧作取得点击量的成功,不仅因为精湛的制作和几位主演的演技,而且因为观众基础长盛不衰使得宫斗剧成为了日常娱乐活动的刚需,更为重要的是都市医修,女主除了嘴皮子功夫厉害,三观正等特点外,在璎珞的身上实际有着更多现代人的观念在内,而这些则是共鸣感的来源。
比如面对长春宫里皇后贴身侍女明玉的百般刁难,魏璎珞选择以理服人以及“行胜于言”,这是与职场上面对使绊子的同事,最好的反击。

第11集里,明玉不满皇后将贡品荔枝树交于魏璎珞打理,而向尓晴抱怨时,魏璎珞已经在一旁清点荔枝颗数并且与掌事公公进行了交接工作,借尓晴的口,道出了剧作想传递出来的价值观念:当你在抱怨时,别人已经做好了该做的工作。

这还只是剧作里众多具有现代社会观点的一部分,但是“一叶知秋”。不否认,今年的大女主戏仍保有玛丽苏,男权庇护等内容所在,但是剧集内容中,对于现代社会价值观念的关注与传达,是这一阶段大女主戏难能可贵的地方。

“大女主戏”的两种模式:
宫斗与乱世成长
大女主戏得到广泛关注,源于郑晓龙执导,孙俪、陈建斌等主演,于2011年播出的《甄嬛传》。在媒体的渲染之下,“大女主戏”对于观众而言已经变得不再陌生,不过要给予它一个准确恰当的概念范畴又有一定的模糊性在其中。
从表格可以看出,大女主戏的特点如下,与其他类型的剧目有着区别:

这些男主大多非富即贵,但唯独爱慕女主角清新脱俗的容貌和坚毅的品质,在女主角的成长路上一路神助攻;围绕在女主周围的角色为两类,一类是故意找事儿的,另一类是来“见招拆招”的,比如《延禧攻略》里纯妃和高贵妃;另外,剧中其他的角色也有特点,男性大多也爱慕女主,而女主之外的女性角色则一刁钻阴险来衬托女主的一身正气。

作为国产大女主戏的先行者,古装宫斗戏《甄嬛传》在2011年成功突破了偶像剧外壳和穿越剧剧情的套路,通过这部“清宫缠绵爱情大戏”刷新了观众对于古装剧的一惯认知,同时,《甄嬛传》话题与收视的双丰收使得影视圈开始注意塑造“女性成长”的大女主戏剧。
《甄嬛传》之后,《武媚娘传奇》乘着“大女主”的东风顺势而来,与《甄嬛传》一样有着相似的女主成长经历和性格的转变:入宫时的天真无邪,被一些事刺激后开始黑化,最终步步为营、铲除异己,走向权势的巅峰。虽然《武媚娘传奇》在播出过程中“命运多舛”,但是凭借人气演员和超高话题度,为剧作带来了还算不错的收视。

此后,宫斗的“大女主”蜂拥而至,比如有着相似剧情和人物设定的《芈月传》和《锦绣未央》,两个故事分别被放置在了不同的历史背景下,但是观众依旧乐此不疲。同样是被冠以大制作头衔的宫斗大女主剧《大唐荣耀》与前两者的不同在于,剧作弱化了女主性格成分中“男性化”的特点以及削减了人物经历中“传奇”的成分,而是走上了男女主情感纠葛的言情套路。
在《延禧攻略》里,则是“女性传奇+男女主情感纠葛”两种路数的并行相向,虽然目前看到的只是女主魏璎珞传奇一生的开篇以及跟男主皇帝、傅恒情感纠葛的开端,但从预告来看,后面女主一路逆袭的成长路线以及跟爱人的相守都成为了这部剧最期待的部分。

由此可见,观众并不会对一种模式下的大女主戏永久热爱,在看遍了大女主传奇的一生后,对虐恋故事也会有回味和念念不忘。
除了宫斗外,乱世成长是女主戏另一重要模式。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要属去年的《楚乔传》以及今年的《烈火如歌》《扶摇》了被诅咒的圣剑。
不同于宫斗剧中的女主们为了争宠夺利而活,乱世成长的大女主剧格局会稍显大一些,比如《楚乔传》中楚乔有着远大理想抱负,即废除西魏时期的奴隶制嫡子身份,《烈火如歌》里烈如歌,与战枫、玉自寒、银雪一起联手制服暗夜罗,从此暗河宫消失,百姓过上安定生活;《扶摇》里的扶摇,为解救同伴,挣脱命运枷锁,扶摇踏上了五洲历险之路,历经磨难披荆斩棘,终破穹苍阴谋,斩杀各路邪毒,守护五洲安泰。

她们不同于宫斗剧中的女主们的善于心计,而是有远谋和堪比男子的格斗力,而这一模式下的男主们与前文所述的“大女主”戏中男主拥有的特点相似。
这样的套路下,乱世成长的大女主戏们的口碑多呈两极化的趋势,在内容营销的引导下,有很多观众表示喜欢这类剧的模式,这与女性心理预期有着关系;但也有观众对此类剧表示不认可,因此面对大女主剧的高热不下,如果没有套路化的剧情、人物设定,大女主戏还会吸引观众吗?

满足隐秘心理
才是大女主戏备受欢迎的关键
简单说来,就是整部剧以女主角为绝对第一主角,不同于言情偶像剧简单的恋爱模式,而是围绕女主角成长经历展开故事叙述。“大女主”戏青睐的剧情模式除了后妃宫斗戏之外,就是乱世成长戏了。尽管大女主戏的套路观众已经熟知,但是为何这类剧作一直深受观众的喜爱,在网娱看来,除了有热门IP改编、流量人气演员助阵等原因外,还有这样三点重要原因:
首先,观众从剧里获得生活中没有机会获得的“报复感”,来调解来自职场、生活所周遭的坏心情。

年轻观众是大女主戏的主要收视群体,电视剧制作方了解了年轻群体的喜好,用偶像剧的形式对古装剧进行重组,同时大女主们的经历正是一部职场关系学,迎合了时下年轻人处理职场关系、生活情感等问题时的心理诉求。
其次,大女主人设和成功的结果刺激着观众。
与大多数影视剧中的女主角形象不同的是,大女主戏中的女性形象,一改往日的柔弱感星际画师,有着独立、刚毅的一面,有种“外柔内刚“的意味,令人耳目一新。同时,女主凭借自己的能力一路铲除异己,走向人生巅峰也是不少年轻观众面对生活、工作所渴望的目标结果。
第三,剧中男主们近乎完美,且对待大女主非常痴情。
用一句很现代社会的话来总结这点原因:“你看别人家男朋友/老公。”完美男性永远只存活在影视作品中,而不是现实生活里,年轻女性观众喜欢从影视剧中完美男性形象那里,填补内心对完美异性的渴望。

影视是造梦艺术,导演利用影像化的表现方式将观众心目中完美的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通过镜头展现出来,观众在虚拟的故事环境下还原主人公的经历,看故事的过程产生强烈的代入感,去经历主人公所经历的一切,享受感同身受带来的高峰体验。
进一步说,目前正在热播的大女主戏也是因为契合了当下电视观众和网络用户主要群体------女性群体的隐秘心理白石茉利奈。女性观众在看剧时更容易被带入到角色中,但现实与理想之间总有一道屏障,当片尾曲想起,进度条结束,一切回归西那时候,这一巨大的落差感使得观众又希望回到剧情内容中,循环往复之后,观众也会被“说服”,认同剧集所呈现的价值观和女主的成长轨迹以及故事逻辑。
日积月累龙翔都市,“大女主戏”便培养出了一批“固定收看群体”,无论大女主戏如何变,他们都抵挡不住这一类剧的“诱惑”。正因如此,一部大女主戏除了有顺应时代不断升级人设和与当下社会赞同的价值观外,更需要真正的深度和内涵。
在日本有《东京女子图鉴》《四重奏》反应女性真实生活的电视剧,甚至以偶像剧而著称的台剧也有类似《荼蘼》这样反应女性现实和思考女性现实处境的剧作,面对事业与爱情到底如何抉择和平衡。

去年,在《那年花开月正圆》里,吴聘在沈星移面前对周莹的霸气表白“今天我吴聘就霸道一回”,这句台词撩动了无数少女心,让人分分钟回到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相信如果不是有《白鹿原》这一严肃正剧收视惨淡的教训在前,在同样类型的剧作《那年花开月正圆》里我们也不会看到这么多玛丽苏桥段,导演丁黑也不会在原本讲述西传奇女商人周莹的电视剧中,虚构了沈星移这一男主,大大加强了让女性观众满意的玛丽苏男女感情戏份。
要知道,目前中国其实根本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应女性独立的电视剧。甚至去年热播的《我的前半生》,也不过是以罗子君,离开一个出轨丈夫开始妖娆召唤师,再到获得一个更好的男人贺涵而为结局,这部始终标榜着女性自立的剧,其实和古装剧《楚乔传》一样,对于现代思想的注入还有空白之处,因为它所要表达的无非还是:女人的成长蜕变,甚至努力,始终都离不开男人的帮助或者鼓励。

就在剧集热播期间,米兔行动也在国内撕开了口子道农会,更多的女性敢于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而这些做法已经不再是影视剧里才有的桥段。随着女性的社会地位进一步提升,权益得到进一步的维护,大女主戏未来或将仍旧是娱乐的刚需,李芳雯但相信那时的大女主戏应该就不仅像现在这样,只有宫斗和乱世成长两种模式了。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