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臣赤子张议潮(35)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刀口谈兵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67
— 孤臣赤子张议潮(35) 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刀口谈兵
军迷朋友们请点击????"刀口谈兵"的蓝色字关注我们错嫁丑妃,并欢迎大家转发朋友圈,传播正能量!
商务、投稿专用微信号:dktbmsz 欢迎投稿及合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作者:武智平
附上期:
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 — 孤臣赤子张议潮 (34)
张议潮愤恨不已,见今日取关已经无望,遂下令收兵回营。
索勋仆固俊等生还勇士们虽然性命无碍,但却是受伤严重,既有烧伤、也有战斗中受的伤。
这些勇士们受伤部位全部在头上、或者是身体正面。
这证明了勇士们在战场上全都是正面对敌,没有一个怂货。

张议潮看着勇士们的伤势,泪水迷了眼眶,赞道:真乃我河西虎贲之士也春假大屠杀!
索勋、仆固俊等人见到主帅,愧而涕下:都是小婿等妄逞匹夫之勇,坏了弟兄们的性命!小婿等恨不得追随弟兄们于地下!只是大仇未报,暂且不能舍此有用之身。
张议潮安慰道:这是本帅的责任,如果本帅不允你等前去冒险,怎会有今日之事?尔等切不可有轻生之念,还要留下有用之身光复旧土报效国家才是!
尔等暂且安心休养,本帅定要踏平此关为逝去的儿郎们报仇!
索勋、仆固俊等人点头称是。
张议潮随后吩咐随军郎中:找最好的獾油给勇士们治疗烧伤。
张议潮回到中军帐,手抚《六韬.三略》,沉思不已。
如何才能打破此关呢?
以前张议潮率军打仗,野战居十之八九。
战士们对攻坚城、拔硬寨的本领并不熟悉。
作为主帅,张议潮对攻坚战术也仅仅是略知一二,虽然准备了许多攻城器械,但是对于地势地形的把握,张议潮自己心里很清楚:还欠火候!
张议潮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
不过这也怨不得张议潮,以前打仗几乎都是野战攻伐安路勤,也没有遇上过什么了不得的坚城硬寨,所以一直就没有补上攻坚战这一课。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一直是张议潮所遵循的道。
虽然暂时没有好办法,但是我一定能够打下峡口关!
张议潮暗暗为自己打气加油。

张议潮静思良策一夜无眠,直到天刚拂晓,才站起身来,要到外边走一走、透透气。
张议潮让李明振陪同、带着一队亲兵来到营外,他要趁着散步的机会,再一次查看一下地势。
这座峡口关所处的焉支山风光秀丽、美不胜收,是一处消夏避暑的好去处,史上著名昏君隋炀帝曾在此大会27国使臣,使此山名噪一时;太白先生也曾到此一游,诗云:“虽居焉支山,不到溯雪寒”。
风景虽好,张议潮却是无心赏景,他心绪烦闷,带人绕道直上高山,他要在高处打量峡口关的地势。
一行人等走了半日,才爬上一处高峰,站在峰顶,恰好能远远望见峡口关。
只见一道刀劈似的峡谷将焉支山斜东北部切成两半。峡谷倒是也不长,约莫7、8里左右,在峡谷东口处紧扼咽喉处就是峡谷关了。
峡谷关只有两座大门:西门和东门
底部的小道直通峡谷关西门,峡谷关东门外就是一条平坦的大道直通凉州。
张议潮打量半晌,忽然灵机一动,随即带人下山回营。
张议潮回营之后,又坐在帐中盘算许久,这才有了定计,随即下令:,准备大石堆砌在峡口谷外,三日后发兵峡谷关。

三日之后,张议潮亲自带队出兵。
张议潮命人推着一辆发石车走在队伍最前列,由于道路狭窄,只能容纳下一辆发石车缓缓前进。
众将中有许多人疑惑不解:知道节帅大人准备石块就是要用发石车空巷子,可是道路这么狭窄、人扛马拽的挤都挤不进来,
准备了这么多石块怎么运?
即使运进来了,还不是把路也堵死、自己也堵死在里边?再说了这一辆发石车有什么屁用啊?这也打不开峡口关呀?真不知道节帅是怎么想的!
张议潮也不解释,只是吩咐:听令行事。
众将不敢违抗主帅命令,只得把疑惑压在心里,吩咐兵丁推动发石车缓缓驶向峡口关。
在离峡口关不远处,在恰好是在敌人的弓箭射程之外、发石车射击距离之内的地点上,张议潮命令安装发石车绷簧,做好攻击准备。
张议潮又下令,安排兵丁站在峡谷两侧、面对面排成两排,一直排到了峡口外。
张议潮随即一声令下:开始!
只见从峡口最外边的兵丁双手抱起一块大石,随即交给身边兵丁、这个兵丁如法炮制,又传给了下一位。
两队兵丁皆是如此,按照“传石”法,迅速的将石块传递到了发石车跟前。韩牧岑
众将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眼神中的交流就两个字:精妙!
峡谷关城墙上的蕃军此时早已看见了发石车,但是他们浑不在意,哈哈大笑,认为一辆发石车来攻城无非就是给峡口关挠痒痒。
张议潮看见石块已经不少,手一挥,“传石”暂停。
张议潮冲着操纵发石车的唐军小首领点点头,小首领躬身领命,发石车随即开始攻击。
只见唐军士兵搅动发石车绷簧,将大石安放在弹囊内,随即松开绷簧,大石“呼噜”一声弹射飞出重生法海!似一道天降陨石般狠狠砸向峡口关!

峡口关头蕃军士兵远远看见飞石袭来,急忙纷纷躲藏,没料到飞石居然没有砸中城头!而是“噗通”一声,沉闷的砸在城墙跟处。
蕃军在城头上欢呼雀跃,嘲笑着唐军射击精度。
唐军也不理他们的嘲笑,还是如法炮制,大石一块块的飞来,然后毫不例外的砸在了城墙跟处。
蕃军慢慢的不欢呼了、不雀跃了,他们发现城下堆积的大石逐渐在加高,目前已经三尺来高了!
发石车附近的大石“炮弹”已经即将用完,张议潮一声令下,又“传送”来了充足的炮弹。
就这样周而复始,峡口关外的石块越积越高,逐渐向城头看齐。
城头上的蕃军眼睁睁的看着却毫无办法,因为城门他们已经堵死、出也出不来,弓箭的射程也够不着,自然也就无法阻止。
张议潮仔细打量着石块的堆积程度,不断下令发石车按照五尺、十尺的距离次第后退。
就这样打出了无数石块,绷坏了数十条绷簧,一直打到这辆发石车彻底报废为止,终于在峡口关下打出了一座高达城墙口、长达六七丈的一道斜斜的石坡。
只要爬上石坡,就能登上城墙!
此时唐军众将又是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眼神中的交流就剩下一个字:神!
张议潮没空搭理他们赤瓜礁海战,因为更神的还在后边。
张议潮下令:陌刀队出击。
拓跋怀光此次亲自带领陌刀队冲锋,他是陌刀队最初的教头。
拓跋怀光带着几十名陌刀手身披重甲、配备了最初攻城勇士们所配备的全套装备前方开路美津龙。
拓跋怀光不是不想多带点人一次拿下峡口关,但是没办法印巴文化,一次只能上这么多人。
李明振带着一帮人跟在后边。
他们这一支人马没有拿陌刀,而是身上背着一支支小麻袋。
蕃军开始用箭雨招呼拓跋怀光。
但是普通的箭雨对拓跋怀光根本不起作用。
拓跋怀光一声断喝:大唐万胜!
率先开始爬上石坡!
他身边的陌刀手们跟着山呼:大唐万胜!
互相扶持着开始登坡!
此时“大唐万胜”的口号也在后方将士们中爆发,一时间此起彼伏,声威浩荡震慑敌胆!

石坡上的石块是刚刚堆砌而成的,并不稳当,有时脚一踩,石块就哗啦啦的下坠,弄不好就会摔下去,或者是会伤了后边跟着的同袍们。
石块之间还有缝隙,一不小心还有可能崴了脚、压了腿。
但是唐军的热血与勇气客服了这些困难,他们终于艰难的爬上了石坡。
蕃军此时已经吓破了胆,无论是弓箭还是石灰,对这些唐军根本不起作用。
即使是拿出了大杀器火油,一泼洒出去,也是顺着石头的缝隙不知流到哪去了,就是唐军身上粘上个一星半点也于事无补。
拓跋怀光的脚其实已经崴了一下,但是他强忍疼痛,终于率先冲到了城头!
拓跋怀光大喝一声,大陌刀手起刀落,一刀将迎面守城的两名蕃军斩为四截!
蕃军身上泼洒出的鲜血溅了拓跋怀光一头一脸。
拓跋怀光嘴里淬出一口敌人的鲜血,挥刀团团旋斩,迅速将周边敌人逼开,为身后的弟兄们杀出一片登城的空地。
此时数十名陌刀手,也已经登城,与敌人混战在一起。
李明振带人也已经开始登坡,他们专找缝隙,把身上背的一支支小麻袋塞进缝隙,以起到稳固平整石坡的作用。
这些小麻袋里面装的全是土。
他们边登坡边塞麻袋,等到麻袋塞完,他们也已经杀到城头。
李明振“刺啦”一声,拽出腰里插着的横刀,一声大唐万胜,带着人马迅速加入战局、直接杀向蕃军。
李明振身后还有五支背麻袋小队,他们如法炮制、机械重复着前面弟兄们的动作。
等到他们把麻袋塞完登上城头参战之时,这座石坡已经基本稳固平整了。
张议潮捻须点头,一声令下,身后的唐军如同长龙般源源不断川流不息的登上石坡,杀进城内!
城内的敌人迅速被唐军战刀所组成的海洋淹没。
此时城内蕃军已经节节败退,被一步步逼进了城守府。
拓跋怀光崴了脚,疼的龇牙咧嘴。
他看着敌人们都窝在城守府拼命抵抗,呲着牙说:弟兄们省点劲吧,速速取柴放火,把这里给我烧成一片白地!

峡口关被拿下了,张议潮站在城楼上,目视这座雄关,巡视半晌终于下了一道命令:把峡谷关彻底拆成一处平地。
身边有亲随小心翼翼的问道:节帅真的是要踏平峡口关吗?这座关在我们手里也是有用的,节帅三思。
张议潮郁闷的叹道:是呀,真是舍不得拆掉,但是说过的话就要算数,
又自嘲的笑道:子曰‘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我这次是要小人一次了。
张议潮目光看了又看峡口关,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城内,又看见了远处的斜阳,心情开始好转了起来全返网。
微笑着吩咐手下:夕阳无限好,把酒吃烧烤!快去请众将,我要在城头设下烤羊宴一醉方休!
吃吧,没有什么烦恼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未完待续>
(武智平的话:最近杂事繁忙、睡眠不足、思绪混乱,文章三易其稿也不甚满意,且影响了更新,向各位读者致歉!本文再进行两大战役之后结束,所有读者相关留言问题会在最后感言里一并回答;提前回答一个问题,就是一天多更确实做不到,读者们所看到的最新章节,都是武智平在头天晚上在键盘上字字敲出来的,根本没有存稿,你们看到的,就是最新鲜的!原创不易,敬请打赏支持!)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