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臣赤子张议潮(33)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刀口谈兵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99
— 孤臣赤子张议潮 (33) 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刀口谈兵
军迷朋友们请点击????"刀口谈兵"的蓝色字关注我们,并欢迎大家转发朋友圈,传播正能量世家妇!
商务、投稿专用微信号:dktbmsz 欢迎投稿及合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作者:武智平
附上期: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 — 孤臣赤子张议潮 (32)
大唐归义军在统帅张议潮的率领下,浩浩荡荡直奔凉州。
大军走了20余天走到了甘州。
甘州距离沙州1200里,其实路上走得并不慢,这还是携带了大量的攻城器械的缘故。
张淮深、拓跋怀光和李明振在甘州列队相迎,热情的迎接主帅的到来。
张议潮坐进甘州大堂,并没有和他们废话,直接就问敌情如何。
张淮深示意拓跋怀光说话。
拓跋怀光也不矫情,直截了当告诉主帅,峡口关很难打。
峡口关,在甘州东南200里处的焉支山下,是一道陡峭的峡谷,最窄处不过数十尺,鲍飞是甘凉道的咽喉。
自霍去病荡平匈奴,打通河西走廊丝绸之路,西汉即在这里设关建城,为历代军事要害。
拓跋怀光、张淮深几次征伐,均是无功而返,只得坐守甘州,静待敌人来攻。
峡口关的敌人倒是来打过甘州,不过被拓跋怀光在野战中击败。
张议潮笑道:你们很好,深得守株待兔之精髓。

众将大笑,其中有一人问道:峡口关的那个焉支山,是不是那个焉支山?
张议潮点头:是的,就是那个焉支山。
哪个焉支山?就是“亡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的那个焉支山。
“焉支山是不是胭脂山?要不怎么会‘使我妇女无颜色’呢”?
索勋笑嘻嘻的问道。
“好色之徒,无耻鼠辈”!一人怒斥道。
索勋一看,叱骂他的还是老冤家仆固俊,顿时火冒三丈:你这浑人,老子一箭救了你的性命你不领情不说,还继续跟老子作对,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仆固俊也火了:明明是老子血战厮杀打翻了敌酋,你这厮却偏偏来抢功,弄的斩杀敌酋的大功也和你平分了,你说老子窝火不窝火!
客观的说,索勋当时在战场上的确是看见翟都督先一拳把仆固俊击倒的,他没有看见仆固俊顺势使出的撩阴腿,所以才在情急之下箭射翟都督。
战后,张议潮论功行善,就是考虑到这一点,功劳平分给了两个人。
论说是索勋诱敌立下了大功3u8950,功劳应该在仆固俊之上,但是敌酋的首级的确是仆固俊斩下的,所以也无法分的太清楚。
本着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态度,张议潮给两人指出了光明的未来:下次大战再论高低。
此时,这两人又吵吵起来,诸将无不掩口偷笑。
“900年前,冠军侯霍去病一战扫平河西,打下了偌大的疆土,到如今河西首城凉州却仍沦忘于蕃手?教我后辈如何不汗颜”?
张议潮沉痛的说道。
主帅沉痛发话,两人不敢再吵,急忙肃立拱手,意思是表达对900年前打下河西、开疆扩土大英雄的敬意。
众将赶紧效仿,纷纷拱手肃立无言。
张议潮叹息追思前辈英雄许久,这才下令:全军休整三日,三日后兵发峡口关。

张议潮指挥大军来到了峡口关下,只见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直通关下,小道两边全部都是“猿猱欲度愁攀援”的陡峭光滑石壁。
滑不溜手、光可鉴人。
此时,归义军众将官终于明白什么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了。
弯弯曲曲一条路,任你是一万人马,也不能并排合伙上,一次只能上去一个人,而且是排成长龙一个一个上去攻打敌方。
这不是进攻,这是去送死。
敌方等于在局部空间内、一个时间段内只对付你方一个人,而且敌方还占据有利地形和局部人数上的优势。
那么这样的话就是来一个砍一个、来两个砍一双。
这样就完全抵消了你方人数上优势,而且敌方在局部空间内、一定时间内反而占据数量上的优势,形成两打一、三打一、五打一等等倍增打击力量偏爱折火一夏。
城下曲折的小道一次顶天了也就容纳二、三十人并排上去进攻。
峡口关的蕃军人可不少,他们站在那高高的城墙上边德江一中,随便捡起一块石头就能砸死城下一人台球练习赛。
这样的话,归义军的进攻相当于送死。
攻城器械再多也没用,因为空间狭小施展不开。

这如何是好?
张议潮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张淮深红着脸笑了:叔父,这下你知道小侄的难处了吧!
知道你的难处?老子知道你是个奸猾鬼,自己不说,撩拨拓跋怀光替你说,你奸诈的样子颇有老子年轻时的神韵,老子这下后继有人了啊。
索勋在一旁请战道:岳父大人,小婿上去试试,看能不能把敌人引出来。
仆固俊也急忙说道:节帅,还是小将先来吧。
张议潮瞪了二人一眼:住口,此关凶险,不得轻敌。
索勋又道:要不咱们绕道过去打凉州吧黄静案。
绕道?怎么绕?从大沙漠里绕吗?大军会不会渴死累死?即使是绕过去了、到了凉州城下,峡口关的蕃军、凉州城的蕃军、鸿池谷的蕃军再来个三面包围里外夹击,包了老子的馄饨你就得意嘞是不是病后奇迹?
张议潮出奇的愤怒了,大骂了索勋一顿。
平时张议潮待人处事总是温文尔雅的,他坚持遵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古君子之礼,轻易绝不会大发雷霆江山风月剑。
但是这一次峡口关也难住了他,不由得让他有点失态。
张议潮发了一通火,把索勋骂的噤若寒蝉,自己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就哼了一声,吩咐大军先在峡口外扎下营盘。
在峡口外扎营,张议潮绝不担心蕃军夜袭,因为蕃军只要出关,那就是来送死郡主三休夫。
目前的局势就是“煎熬”,张议潮也进不去峡口关,峡口关的蕃军也出不了峡口。
那就先比比耐心吧。

比耐心峡口关的蕃军输不了,人家不出关就是了,反正关东面还能和凉州往来不绝,饿不死也冻不着。
但是时间长了张议潮是非退兵不可,他真耗不起。
张议潮也知道耗下去对他不利,但是目前真没有好办法破关龙一仪,他又不愿意拿归义军勇士的性命去填,就索性先耗着吧,反正两三个月之内还是耗得起的。
索勋深知岳父的难处,本着替岳父解忧、替主帅出力的朴素情怀,一再请战,即使是张议潮再骂他也决不退缩。
仆固俊也是如此,他和索勋较上劲了。
张议潮按捺不住二人的软磨硬泡,再加上既然来了,一仗不打也不是个事儿,这样就堕了归义军的威风,就索性答应让二人去试试。
两人都是聪明人,他们既然敢请战,那就绝不是去送死。
他们首先选拔了40名敢战之士组成了敢死队,二人分别各领20人,全部人等俱是身披双层重甲,头戴罩面铁盔,脸蒙透光沙巾,腰插长刀短刃,带好钩锁攀爬之物,并且准备好了巨型盾牌-木幔车。
索勋、仆固俊等人士气高昂、准备关前搦战。
<未完待续>(原创不易,读者们喜欢就请打赏这个孤灯冷月枯坐半夜写文的作者吧)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