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臣赤子张议潮(25)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刀口谈兵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95
— 孤臣赤子张议潮 (25) 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刀口谈兵
军迷朋友们请点击???孙小明?"刀口谈兵"的蓝色字关注我们,并欢迎大家转发朋友圈,传播正能量!
商务、投稿专用微信号:dktbmsz 欢迎投稿及合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作者:武智平
附上期:
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 — 孤臣赤子张议潮 (24)
张议潮痛恨一切寄希望于不劳而获、靠作恶为生的邪恶行为。
无论是个人、还是一个国家只要是习惯以上恶行,注定不能长远,轻则个人丢掉自由、性命,重则一个国家会亡国灭种。
历史上这种类似有这样恶行的政权有不少,均消失在了历史长河里,结局并且普遍悲惨。有的可能会称霸天下一时、不可一世,但是最终还是被历史无情的打回原形,国破族亡。
正如我们现在蒸蒸日上的国势,是靠无数吃瓜群众辛辛苦苦的劳动建设起来的、发展成这样的。我们从来没有干抢劫、奴役他人的事。
而某一个大国,仗着自己全面的优势,在世界上到处兴风作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利用强大舆论优势洗脑全球,把自己包装成救世灯塔,吸天下人之血而肥自己,这种邪恶政权迟早要完蛋。
张议潮决心要与这种行为战斗到底。

此时张议潮行军大帐里,回鹘使者还匍匐在地上,用最虔诚的语言赞美张节帅的英雄业绩、用最动听的声音歌颂大唐归义军的强悍。
张议潮笑眯眯的听完对他的赞美,然后问道:还有没?
回鹘使者:呃……有,还有……
算了吧,还是赶紧说说你们希望得到什么、能够给我什么吧,我确实很忙的。
回鹘人的意图是想在伊州一带长期生活下来,为此他们愿意做归义军的臣民。
张议潮听了回鹘人的要求感觉并不意外,他也想收服回鹘人,但是因为大块头一口吞不掉,只有收服为己用。
张议潮虽然有坚定的理想,但是他非常尊重现实,如果不尊重现实,就没法在这个强敌环伺的江湖生存下去。
敢于战斗也要敢于妥协,这是一个英雄成就大业的必须。
收服有很多种方法,如果学习大中皇帝的方法把投降的回鹘人打散混编当然是最好的方法。
不是张议潮不想学,而是这里的条件不具备,原因很简单:唐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不高,打不到混合稀释其他部族的理想效果。
在这片土地上,蕃汉杂处是常态化。
要不然,张议潮也不会特意设置蕃汉部落使这个官职。
而且这个官职权重位高,相当于他的副手。
既然不能混编,那么就退而求其次。
阎英达在张议潮的示意下,提出了归义军的条件:

首先回鹘要是归降,必须由回鹘人自己上表长安祈求大中皇帝的同意。
其次是严禁回鹘劫掠丝绸之路的商旅,凡是发现再有此类恶行,抓住人之后斩首还要灭其家族。
不得不如此严厉,谁敢断了张议潮的财路,张议潮就要断他家族的生路。
第三是回鹘必须提供至少5000劳力跟随张议潮回沙州。沙州的工程建筑量实在是太大了,又是兴修水利、又是挖壕建寨,连大牲口都不够用了,必须补充一些不花钱的、或者少花钱的廉价劳力投入到大建设运动中去。
可见使用黑工从张议潮就有了先例。
第四是回鹘提供驮马牲口各万头,作为此战的战利品。
第五是回鹘在战时必须随时听候征召参战。
最后是回鹘必须听命于伊州刺史,并且缴纳赋税。
条件也不算太离谱,回鹘应该能够接受。
回鹘使者带着唐军的条件回去了陈涌海,回鹘人也需要商议。
唐军内部有人不同意接受回鹘的投降,提议干脆杀光纳职回鹘算了,免得以后麻烦。
持这种意见的人以仆固俊为首,他们认为打仗打了一半,现在收兵等于前功尽弃,还不如费点事彻底解决。
张议潮承认他们的意见有可取之处,但是现在继续用兵的话代价太大。
因为回鹘不仅仅是只有纳职回鹘,伊州周围就有高昌回鹘、西州回鹘等。
真打急眼了,周围回鹘都来参战,那可就是旷日持久的大战了。
消灭不了敌人,到时候再把自己的实力消耗光了续世枭雄2,这是非常愚蠢的。
现在归义军的主要敌人还是凉州,以及尚恐热,不把他们拔掉,沙州始终都有后顾之忧,不能放手西征。
所以,纳职回鹘能够归顺,也算是个两全其美的选择。
张议潮说服了所有人,说服不了就压服,总之是他的意见得到了良好贯彻。
第二天,回鹘来人报告:愿意接受一切条件归顺唐军。
张议潮安排了一个归顺典礼,仪式设定为:回鹘人首先参拜皇帝敕书、然后拜他这位归义军节度使,最后再拜伊州刺史王和清。
张议潮这样做,是给了伊州刺史极大的荣耀与权柄。
王和清感激涕零。
不过张议潮这么做倒不是刻意安排,陈荣竣前两拜都好理解,是拜皇帝和拜他这位地方大佬,最后这一拜必须要拜地方官,这没什么好说的,无论是谁做伊州刺史,都要受这一拜。
给手下人荣耀和权柄,是上位者必须做的事,否则谁还鸟你?别人跟着你混,肯定不是因为你长得美团徽的内容,而是别人也有追求。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张议潮带着军队、刚得到的5000劳力、驮马牲口以及还有那一千多俘虏胜利凯旋。
俘虏当然不会退还了,沙州的劳动力缺口很大的。
走时还顺便捎上了回鹘向长安上表的使节,以及沙州归义军特意派出请示报告的使节。
上表长安是表示张议潮对皇帝的忠诚与尊重,大中皇帝肯定是会同意的。
但是皇帝同不同意是一回事,张议潮请示不请示是另外一回事。
作为皇帝陛下的忠诚臣子,张议潮一生的信仰就是个“礼”字野蛮金刚。
对待长安,张议潮一丝不苟的执行着臣子之礼。
张议潮返回沙州之后,又开始了征伐凉州的准备。
张议潮也不想连续作战,他也累的够呛,长期的征战使他精神极度的疲乏,就像后世不停码字的武智平一样,累到精神恍惚、但是因为书友的支持也在快乐着。
张议潮不作战还真的不行,他西征纳职的这一段时间里,凉州蕃军趁机袭扰了甘州,只不过被留守的张淮深以及甘州守将拓跋怀光迅速击退,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而已。
不拔掉凉州这颗肉中刺真的不行啊。
“为什么周围的混蛋这么多,一点安闲的时光都不给老子”。
张议潮恨恨的想到夸河套。
生气归生气,日子还得照过,战争还得照打。
张议潮郁闷的主持着征伐凉州的准备,事无巨细,一一过问,认真的在做准备。
张议潮还根据回鹘人的骑射术,认真的反思总结唐军战斗力的缺陷。
他要组建一支以轻骑兵为主的骑射部队。

这支部队的核心要义就是机动灵活、快速打击,能打则打,打不过就跑,跑完了还回来打,提倡一种拉拉扯扯藕断丝连的磨人战术,等到把敌人磨的没脾气了,再扑上去一刀致命。
事实证明,这种战术是很犀利的,后世蒙古大军征伐四海时这种战术起了决定性作用。
张议潮原先的骑兵大部分都是重甲骑兵,很厉害但也有局限之处,其中最大劣势就是太烧钱,人马兵器一套装备下来沙州一套房子就没有了迟尚斌,张议潮占尽丝绸商路之利也撑的很辛苦。
张议潮决心组建轻骑兵补上这个短板。
他的钱粮大总管、妻舅安景旻对他的这个能够省钱的决定拍手称快。
因为安景旻的压力太大了,他每天重复干的一件事就是:给钱。
给钱给的手抽筋,赚钱难的人打滚。

就是天天打滚只要有钱赚,安景旻也是乐意的。
钱不好赚,但是不给钱真不行,财聚人散、财散人聚,为了姐夫的光复大业,即使是把自己当了安景旻也在所不惜。
张议潮有个非常优秀的小舅子。
<未完待续>(原创不易,读者们喜欢就请打赏这个孤灯冷月枯坐半夜写文的作者吧)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