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臣赤子张议潮(23)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刀口谈兵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25
— 孤臣赤子张议潮 (23) 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刀口谈兵
军迷朋友们请点击????"刀口谈兵"的蓝色字关注我们,并欢迎大家转发朋友圈,传播正能量!
商务、投稿专用微信号:dktbmsz 欢迎投稿及合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作者:武智平
附上期:
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 — 孤臣赤子张议潮 (22)

回鹘人看着这个冷漠铁血如同杀神般的唐将肃默无语,但是他们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们的心,那就是初始被仆固俊勇猛所带来的惊惧已经被求战的狂热所代替。
回鹘骑兵纵横天下数百年,绝不是一支不敢战的军队网游之神语者,他们也是凭借着赫赫武功才能成为大唐北疆200年来主要军事力量的,他们与唐军历史上曾多次对垒互有输赢,也曾多次合作结盟共同作战,所以他们在心理上,并不惧怕唐军。
(前文所说的“没有和唐军交过手”,特指大唐沙州归义军)
在安史之乱中回鹘的前身回纥还奉唐帝国中央之诏命入中原平叛,打击过安史叛军,并立下大功,但是也干过不少坏事,比如洗劫过洛阳全城的财物等。
回鹘人和唐朝的关系比较复杂,虽然时战时合,但长期自认为是唐朝的属国,历史长期上表自称唐臣,是地方部族政权与中央的关系。
安史之乱中,回纥叶护率军助战,到了关中之后,名将郭子仪设宴款待,叶护说:“国家有急,远来相助,何暇食为?”这口气一听就能感觉到拳拳报国之心跃然纸上。
回鹘与唐朝长期相互和亲,相互之间信任感还是很强的,回鹘一再将与唐的关系当成是甥舅关系,后来到了宋朝,回鹘一直因循旧俗,而称宋朝为舅。
《宋史回鹘传》:“回鹘世称中朝为舅,中朝每赐答诏,亦曰外甥。五代之后皆因之。”
《宋史于阗传》甚至指出:就连葱岭一带喀喇汗王国可汗称也宋朝皇帝为“汉家阿舅大官家”。(喀喇汗又称葱岭回鹘)

书归正传。
仆固俊见回鹘军不肯投降,反而有跃跃欲试的迹象,他冷酷的笑了。
既然不服,那就来战吧。
“儿郎们,随本将斩将夺营!”仆固俊一声大喝,两腿一夹马腹,战马奔腾而出。
本部骑兵高呼喊“破敌”,随同主将向敌军杀去。
仆固俊率领本部骑兵一股脑儿冲进敌军阵中,冲进又冲出,反复冲杀,与回鹘人战斗纠缠在一起。
张议潮在后方观战,发现回鹘人即使是在仆固俊阵斩三员大将的不利开局下,依然顶住了唐军的凶猛攻势。
回鹘作战非常勇猛、战斗力非常顽强。
张议潮点头叹道:回鹘真乃劲敌也。
好吧,既然还不服,那就持续加码。
张议潮接着下令李明振带领陌刀队出击。
李明振得令,指挥手下陌刀队纷纷跳下战马,解开裹在马匹身上长长的包裹,取出来心爱的陌刀,三三两两向敌军方向聚拢。
到了接近敌军处,
“列阵!”李明振抄起陌刀,大喝一声。
命令落下,五百陌刀队迅速集结,他们以一队五十人为单位,将五百人化成十个冲击队列天罗子。十个陌刀队列前后相依,左右呼应,不是像骑兵那样线状冲杀,而是将冲杀范围扩大化、持续化,特点是“碾压”。
陌刀阵并不复杂,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分层次波浪式进攻。形成一个无间隔滚动的冲杀阵,力争彻底粉碎敌军。

仆固俊见到陌刀队冲上来之后,立即指挥骑兵做弧形散开,一是给陌刀军腾出地方杀敌剑道独神,二是在旁边掠阵,待陌刀军碾压一遍之后,他们再次冲杀阿珊打字通。
这就是张议潮在战场上摸索出的,强调步、骑兵协同作战,无间隔无缝隙进攻模式。
张议潮在军事上是个靠自学而大成的天才。
陌刀军此时在李明振的率领下,高呼“大唐万胜”,如排墻般移动,高举陌刀气势森严肃杀,照着迎面的敌军,齐齐举刀猛然下劈上撩,动作机械整齐缩写猴王出世,就像一面面刀墻,劈头盖脸般、似杀神从天而降,碾压切碎面前一切阻挡的敌人。王志千
其势如虎扑羊群,所过之处残肢乱舞、血肉横飞,陌刀阵当面的回鹘军几乎无阻挡之力,连人带马接二连三倒下去,只剩下哀嚎遍野。
回鹘军抵挡不住陌刀军的刀墻,急忙扇形散开,左右突击,忽聚忽散,利用骑兵的速度,避开陌刀的锋芒。
仆固俊急忙带领骑兵再次冲上,逼着散开的回鹘军聚拢,以方便陌刀军“推磨式碾压”。
回鹘军并不是笨蛋,他们赶紧向外散开,利用骑兵的优势开始兜圈子,和唐军玩起了追逐战。
陌刀军追逐战肯定不行,身披重甲的陌刀军自身重量就限制了“追逐”。
回鹘军一边兜圈子,一边开始瞄准追杀的唐军,弯弓射击,一时间箭如飞蝗射向唐军,不少唐军中箭落马。
回鹘军非常善于战斗,当真是“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他们一看硬抗打不过,就和你兜圈子、射冷箭何言相濡以沫,等你拖跨之后再回师决战。

张议潮很是赞赏面前这支正在战斗的回鹘军,不愧是能够纵横草原驰骋大漠的强兵劲旅。
坚韧、顽强、灵活机动,善于根据战场形势调整战术。
回鹘人依靠骑兵的灵活机动,带动战场节奏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仆固俊和李明振打的很艰苦,有力使不上劲。
张议潮瞅了两眼身边一脸嫉恨、偶尔漏出一丝幸灾乐祸表情的索勋,淡淡道:儿郎们前边战事不力,你心里很美是吧?
索勋吓了一跳,冷汗直接顺着鬓角就下来了泰顺教育网,赶紧肃然道:不敢不敢,都是自家同袍兄弟,小婿恨不得以身替之!
张议潮嗯了一声,然后说:仆固俊、李明振这一仗打得其实都不错,打出了我们归义军的威风,只是回鹘人的骑兵剽悍且狡猾、是老经战阵的劲旅,他们和我们经常面对的蕃军不太一样、是全骑兵作战,把速度优势发挥到了极限,这也是我们唐军以后要学习的战场之道。
索勋连连点头称是。
张议潮继续说道:虽然回鹘军很难打,不过此战必败回鹘。你们有信心没有?
周遭唐军高呼:“大唐万胜”!给了主帅一个完美的回答。
张议潮见士气可用,就命索勋带领骑兵弓弩手出击,进行第三波打击。
三重杀,张议潮摸索出来野战攻坚的利器。
张议潮对此很有信心。
索勋大喜,立即带领弓弩手杀向战场。
索勋指挥弓弩手侧面冲击回鹘军,目的还是驱赶他们聚拢,以方便陌刀军碾压。
唐军弓弩手人手一只大杀器诸葛弩,没有半刻停歇,连连发矢,弓弦“嘭嘭嘭”如爆豆般连响,一支支利箭飞射而出,直取回鹘军士的哥哈喜喜。
诸葛弩的打击面是全方位、不留死角的,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箭雨。
一时间,尖锐的“嗖嗖”破空声响彻沙场,一轮射击之后,全面压制住敌人的弓箭,回鹘军已经黑压压倒下一片。
回鹘军既要防备骑兵追杀,又要避开陌刀刀墻,还要弯弓射击,本身周转就已经十分困难了,突然又碰到了索勋带领的诸葛弩队伍。
片刻之间,回鹘军阵在唐军三重杀的打击下已经混乱不堪,有了溃崩的趋势。
即使是剽悍如回鹘骑兵般军事力量,遇见了张议潮的三重杀综合打击战术也是无能为力。
结局只有一个,完败。

战场上战斗仍在继续。
李明振指挥陌刀军,在被弩箭逼得不得不逐渐聚拢的回鹘军中来回冲杀,力求绝对碾压、确保彻底粉碎。
仆固俊也根据战场形势迅速调整战术,在侧翼继续冲击包围回鹘人。
索勋的弩箭远程打击是一轮再一轮,绝对不让回鹘有漏网之鱼。
回鹘大批的战士便如同被收割的麦子一般,一批批倒落在了马下。
但是战场上唐军的收割并没有停止,只要是节帅没有下命令,那么就是再一次机械重复割麦的全过程。
一遍又一遍,杀得回鹘心胆寒,唐军所过之处,杀气冲霄血染荒原。
张议潮只所以没有下命令停止攻击,就是他要在心理上彻底摧毁回鹘军的骄傲。
只要是回鹘军没人投降,他就是把这支军队杀得片甲不留也在所不惜。
因为这里是西疆门户,不彻底摧毁回鹘人的骄傲,以后怎么恢复安西四镇?怎么再建北庭?怎么保障丝绸之路的畅通?
况且回鹘人自认为是强兵悍旅,不彻底摧毁他们的骄傲就没有办法收服、不彻底收服他们如何能为自己所用?
张议潮从来没有把回鹘当外人,他一直认为回鹘是大唐治下属国之一,还是有可用之处的。
只是回鹘桀骜难驯,不会轻易服从领导的剑毒梅香。
这个问题对于张议潮来说并不难,他的处理方式也很简单粗暴,那就是:打,打到你服。
虽然张议潮的办法很暴力血腥、不值得赞扬,但是每一个政权、每一个文明的背后支撑都毫无疑问的是暴力。
拿起书桌上的书,但是绝不能放下手里的刀,那么这样的文明才能恒远。
书和刀同样重要,缺一不可。
此时在唐军的三重绞杀下,战场上满是横七竖八的残尸马肉、断肢残圣安驾校骸,如同被收割完的干草般散落在各处。
不知是哪一个回鹘军士率先抛下手里武器停止抵抗的,紧接着战场上就是响彻云霄的声音:我愿降唐
张议潮满意了:孺子可教也。
作者的话:
因本人身体疲惫不堪,特向书友们请假两天休息一下,码字不易呀!两天之后本文恢复更新,敬请书友们谅解。
<未完待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