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臣赤子张议潮(19)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刀口谈兵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81
— 孤臣赤子张议潮 (19) 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刀口谈兵
军迷朋友们请点击????"刀口谈兵"的蓝色字关注我们,并欢迎大家转发朋友圈,传播正能量!
商务、投稿专用微信号:dktbmsz 欢迎投稿及合作!李思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作者:武智平
附上期:
大唐帝国末期的盖世英雄 — 孤臣赤子张议潮 (18)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清冷的月光下,一支军队在肃默的行军。
这支军队马勒口、人衔枚,全军悄无声息。
这支队伍主要以骑兵构成,队伍里还有十几辆马车。上边放着一些粗犷的攻城器械。
他们在急速的移动,直到远处能在月光下隐约望见一座雄城的轮廓,他们才全军停止行动,离城老远就静悄悄停住了脚步,他们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这座雄城正是张议潮归义军的沙州城。

这支军队自然就是来偷袭沙州的吐谷浑部了。
这支军队一直旷野里等待了许久。吐谷浑王骑着骏马站在军队的最前处,开始时脸色是惴惴不安、眼含憧憬的,直到后来开始变得一脸的郁闷焦躁之色,仿佛是急切之间得了便秘,满腹澎湃无处发泄焦急欲狂。
吐谷浑王身边众人看到老大狂躁愤懑的脸色,均是噤若寒蝉,唯恐老大把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
但是他们倒是知道吐谷浑王为什么脸色变得这么差。
原因无他:吐谷浑王的亲密盟友吐蕃大相尚恐热的大军并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赶到沙州城下。
吐谷浑王现在已经明白了:上当了,上了老奸贼尚恐热的当了。
尚恐热没有来,再等天就亮了,沙州城还打不打?
吐谷浑王思索良久,终于下定决心:既然来了,总是要打一仗的,何况张议潮还不在他的老巢沙州城,只要攻破城就能享受三年!MD,老子就赌一把了!
一声令下,全体军队摆出进攻阵势,向着沙州城扑去。
越来越近,已经能看见城楼上摇摇晃晃的“唐”字大灯笼了。
吐谷浑王看着城头上丝毫没有准备的样子,心中窃喜,认为自己这一把赌对了。
他高兴的有点早了。
忽听城头战鼓猛然间震天动地,城头之上顿时站立起无数精兵,火把高举、亮如白昼。
在城楼上、精兵猛将簇拥之下,有一位身着唐朝大官才能穿的紫色官袍之人在人群中央站定。
这人哈哈大笑:本帅张议潮在此!吐谷浑王你这个小儿来的好!本帅正要去讨伐你这个不服王化的吐谷浑,没想到你却自己送上门来,正好省却一番跋涉之苦,众儿郎给我放箭!
霎那间,城头箭落如雨。

吐谷浑王听到张议潮一声长笑,吓得手足冰凉,张议潮的威名如雷贯耳,打败不可一世的尚恐热,席卷河西十一州,他敢来偷袭沙州,也是趁着张议潮不在才敢来的。
“尚恐热老贼,你不是说张议潮不在沙州吗?沙州不是兵力空虚吗?你这是要坑死老子啊,老子见到你一定会把你剁了穿成肉串烤着吃!”
吐谷浑王又羞又恼又害怕,差点被一支流箭射中,当即不敢恋战拨马掉头,下令全军立即撤退。
吐谷浑大军来到沙州,一箭未发就被张议潮的威名生生吓退!
他们仿佛不是来劫掠的,而是来观看沙州城下夜景的旅者游客。
不过沙州唐军可不把他们当做旅者游客。
城门此时大开何雨桐,一支彪悍的精兵冲出来,纵横突奔,狂野杀戮罗照辉,一直追杀吐谷浑十几里,斩首数百级才得胜回城。
吐谷浑王收揽败兵,清点人数,看看损失还不算大,总算是舒了口气。
尚恐热你这个老混蛋,你害死老子了!老子这就去廓州找你拼命!
手下急忙劝住吐谷浑王,说是尚恐热实力仍在,我军初败,不宜再去找尚恐热消耗兵力了,这次只当是个教训张艺媛,吃个闷亏算了,以后抓住机会再找张议潮、尚恐热等人算账。
吐谷浑王恨恨地下令收兵回老家。
路上又走了数天,终于离家乡的大草原越来越近了,吐谷浑王的那颗羞恼、疲惫的心才稍微开始松快一点了。
……
就在吐谷浑王即将快要走到大草原边缘之时,前边一支兵马拦住了去路,一面斗大的“归义军节度使张”字大旗迎风招展,战士们鲜亮的刀枪耀眼晃目。
吐谷浑王眯上了眼:归义军节度使张?张议潮?这个老匹夫不是在沙州吗?怎么会到了这里?怪哉!莫非是这个老家伙会分身的仙术?

张议潮自幼学习的是儒家正统文化张筱兰,向来对什么“不问苍生问鬼神”的行为是嗤之以鼻的,他一贯秉承的是“敬鬼神而远之”的传统儒家精神,更何况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仙术了。
沙州城头站立的那个张议潮自然不是张议潮本人。
张议潮自从得到吐谷浑袭击沙州的消息之后,就开始布局如何打败吐谷浑了。
尚恐热说的没错,张议潮并不在沙州、沙州兵力也很空虚。
张议潮在得到吐谷浑袭击沙州的消息之后,立即派快马十万火急飞驰沙州报信,命令沙州守将-蕃汉部落使、自己的总角之交阎英达装扮成自己震慑敌军。
因为阎英达和张议潮年纪相仿,身材也差不多,穿上节度使的官服和张议潮很相似。
然后又命阎英达安排人扎了大量的草人堆放在城墙上,假扮精兵吓唬敌人,吐谷浑王果然中计。
张议潮信中说:“贼若不中计,弟定当据城坚守五日,吾必回兵于沙州城下歼敌;贼若中计退走,弟可遣精兵掩杀之,吾当伏兵于道,一举将贼人斩杀殆尽”。

张议潮一声令下南漳天气预报,归义军主力骑兵立即出动杀向吐谷浑军。
吐谷浑王魂不附体,立即高呼:张节帅且慢动手,我吐谷浑降了,我们投降了!
张议潮冷笑:我要你们这些反复无常的墙头草干什么?反咬我一口么?给我杀!
吐谷浑王见张议潮不肯接受他的投降,眼也红了重返猛鬼屋,索性指挥手下开始拼命反扑。
两军将士开始白刃相接。
唐军骑兵在索勋的带领下冲击吐谷浑军,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捅中了一个西瓜,毫不费力的一下子就插进敌阵,顿时把敌人的阵势冲成两半。
两军野战相逢,吐谷浑誓死反扑,唐军冷静绞杀,疯狂对强硬神仙学堂,激情对冰冷,霎那间战场上人头滚滚飞起,鲜血泼洒红尘。
吐谷浑军虽然打的很顽强,但是硬撼之下却落了下风。
唐军的优势是很明显的,武器犀利、战甲精完,很快就占据了上风王成阳。
唐军使用的是大唐制式直刃横刀,刀锋犀利,精于劈砍,战甲均为锁子甲,一般劈砍根本毫无损伤,除非用钝器大力击打才会给唐军造成伤害。
而吐谷浑的武器既不犀利,战甲也不精完,很快就成了一边倒的屠杀战。
吐谷浑人的反扑就像是一根木棒敲到了坚硬的战斧!
而此时归义军大将张淮深迅速出动,带着第二队骑兵千余人逐渐悄悄掩杀上来了,但是却并不急着杀入战场,而是逐渐散布开来,慢慢的形成一个弧形,意图很明显了,这是要合围全歼吐谷浑军了。
吐谷浑王是个善于打抢劫战的高手,他手下的军队也不是笨蛋,那可是一只善胜善败的军队。所谓善胜,就是擅长打顺风战、屠杀战,对着手无寸铁的百姓能下得去狠手。所谓善败,就是遇见硬茬打不过的话,非常善于逃跑,动辄以遁逃保命。
吐谷浑王识破唐军意图,打了个呼哨,拼命抽打战马,抽身往茫茫大草原里遁逃,他手下将士也是能跑就跑,拼命摆脱唐军的冲杀。
张议潮随即下令唐军死死咬住敌人,决不能让敌人轻易跑掉。
这一追杀,一直追杀了几天,一直从草原的边缘追杀到草原内部吐谷浑的部落。
吐谷浑王气得死去活来容华似瑾,他真没想想到唐军这么难缠,居然一直追到了他的老巢!
唐军到了吐谷浑家里并没有客气,就像是吐谷浑人到别人家里一样,大开杀戒、劫掠干净,这也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此战,斩首万级、捕获三千,得牛羊三万头。
但是狡猾的吐谷浑王却带着数千精锐溜了,继续往大草原深处遁逃。
是继续追杀?还是得胜回师?
张议潮说:吐谷浑自大隋开皇年间就开始犯边,劫掠我军民人等,且时降时叛、一贯反复无常,今日不诛其首恶,他日必犯我土、必祸我民,儿郎们,随我高唱“大阵乐”,不斩敌酋誓不收兵!

唐军将士高唱:“回看秦塞平似川,渐见黄河直北横。天威直卷天山外,万里江山尽唐风”。
一路高歌、一路烟尘,跟随主帅继续向着草原深处追击而去。
注:大阵乐略有修改
<未完待续>(原创不易,读者们喜欢就请打赏这个孤灯冷月枯坐半夜写文的作者吧)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