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帆日边逍遥行(亚瑟港)塔斯马尼亚-清荷茶舍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72
—孤帆日边逍遥行(亚瑟港) 塔斯马尼亚-清荷茶舍



别过墨尔本房东Cill Chen,我和清荷轻装上路,之所以老是念叨轻装,是因为从凯恩斯飞墨尔本时,因为乘坐捷星航空又忽略了提前网购行李票,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光托运行李挨了200刀,相当于人民币1000元闯关东前传,使我俩对超重提心吊胆,之后还是由女儿远程操作购买了全程的行李票解决了这个问题,果然知识就是金钱啊。可是还有手提行李每人不超过7公斤的规定啊,阿戴尔为了拍美照全程背了沉重的摄影包,重达15公斤,怕摔坏又不能托运,为了减重咱俩也是拼了,甚至于把夏衣、秋衣、冬衣一件件叠穿,把湿漉漉的洗脸毛巾、充电宝等沉的物件塞衣袋,再一人脖子上挂一台相机,像圣诞树一般的披挂上阵check in (登机),为了宽慰自己,为了不太丢国人脸,我们哈哈打趣: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澳大利亚大陆与塔斯马尼亚隔了一个巴斯海峡,看看地图,多像祖国大陆与台湾。墨尔本飞塔斯马尼亚霍巴特不到一小时,早就听说塔斯马尼亚严禁携带食物果实入境,飞机降落前匆匆把苹果、草莓往肚子里塞……出到植物检疫时心里很释然地走,可是边检狗狗不放过,反复嗅嗅,引来边检美女的翻包检查,哈哈,那萌萌哒的小样,顿时心融化了。斗胆偷拍一张,估计是水果等食物气味残留,澳大利亚生物系统很脆弱,对外来物种一概严防死守。
我们住的是在Airbnb上预订的民宿,房东温蒂(Wendy)是五星级勋章房东,网上评价很高的,她是个很open 的人,15年前从英国来定居养老。一栋联排二层小楼分成两套,她与邻居各住一半,她居住的这一半后院有个小花园,不过不怎么打理。温蒂年轻时肯定是个有故事的美女,她给我们准备的房间有不少中国元素,两天时间里,只要我们回屋她就把一楼大厅和后院留给我们,自己上楼去。那份自由和轻松,一点没有住在别人家的感觉,还有我们到了霍巴特就开始租车了,我和清荷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开始飞起来。


我的同学和朋友迫切希望我分享在国外自驾的经验,开始不敢答应,现在从跑了二个国家,里程3000公里,换了三台车,没有交通事故,没有违章,没有罚单……可以谦虚地谈体会了。


我们在塔斯马尼亚租的车是thrifty公司的丰田两箱花冠,这款车我在国内曾经有个手动档的,开了不下50万公里。澳大利亚新西兰的租车业务很发达,下了飞机在机场大厅直接办理提车手续。我们在国内已经通过“租租车”平台办理好了认证,打印好了翻译认证证书,还在网上付完所有款项预订了车。连同提车、还车流程、地点都清清楚楚王飞鸿,所以,只要办理简单的填表手续和验车,钥匙就交给你了。
提车时的感觉跟在医院生孩子护士把孩子塞给你的感觉是一样的,这孩子怎么养?这车怎么开?哈哈,清荷在租租车APP上链接下载了“探途离线地图”,国外的谷歌地图好用,但网络不像国内覆盖面广,所以离线地图必不可少。再检查满油,就这样发动汽车,一二三,走你!


第一站:亚瑟港。一个当年关押犯人的地方,路程100公里左右。英联邦国家开车,方向盘在右,行使在左,与国内相反。开车一定走左边精武风云陈真 ,如果不想活了,就走右边,这是个铁律。那么,如何转弯掉头呢?全部采用环岛进出,规则是:左边车让直行车,直行车让右边车。开车的难点在过环形岛,如果记住了,直线行驶只要控制速度就好了。我经常安慰自己,国内那么复杂的驾车环境下都开得好,国外一定没问题,确实国外驾驶文明在我们之上。
行驶出机场一段都是平坦大道,过了几个环岛,心里慢慢有了底,进入一个叫达纳利的地段,当地人取名鹰颈的窄路,车几乎在两岸海水之间穿过龙tory吧。塔斯马尼亚的原野上,草木丛生,牛群点缀,有些开阔地界,蓝天白云投影在海面,海面上海鸥野鸭飞翔,车窗内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相比之前的坐大巴,自由掌控在手中,遇见美景,把车停在路边,玩一会拍一会,没有一丝疲劳的感觉。














由于导航设置地点出错,我们竟神奇般开进了普尔新月湾保护区,天涯海角的尽头,风景出奇的好,悬崖峭壁,大浪涛天,层层浪花呈墨绿色,又在沙滩上被撕碎成白色的纱巾。上帝真是任性,一遍遍摔他自己的翡翠,是所谓的把爱撒向人间吗?






去找寻亚瑟港的路上,发现一堆废旧的汽车和拖拉机,有老牌的道奇、尼桑,拖拉机的牌子不熟悉,男人对车感兴趣,于是把玩拍照,又继续走。



在国外根本不用担心走错路,导航不管用了就问路,有个地方24小时不歇业:加油站,澳大利亚人很友善,会告诉你怎么走(不过,你也得脸皮厚点,学点英语才行,我有个同学后来加入团队,死活不开腔,开腔笑死人,后续摆)
亚瑟港( Port Arthur)距离首府霍巴特大约100公里左右,是位于塔斯马尼亚岛东南部的一个半岛。大英帝囯殖民初期,这里曾作为英国和爱尔兰的男性重犯发配流放的地方。监狱从1830启用至1877荒废,这期间这里曾关押过大约12500名囚犯。








当初亚瑟港之所以被选中关押重囚犯,是因为这里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亚瑟港三面环水有鲨鱼,唯一与大陆连接的交通要道是北部仅30米宽的“鹰脖”隘( Eaglehawk Isthmus),那里曾有士兵的岗哨、人造陷阱及一字排开的6-10只凶恶大狗把守。这里位置偏远、环境恶劣、守卫严密、插翅难逃。尽管如此,还是有囚犯试图越狱逃跑。曾有一个囚徒逃出监狱后,找了张袋鼠皮伪装成袋鼠跳跃着想越过警卫线,谁知当时的看守看到一只袋鼠跑过来,举枪瞄准想弄点野味,吓得这越狱的囚犯只能立刻掀开伪装举手投降。









当时用来囚禁犯人的4层楼大监狱,同时可监禁500人。虽然大监狱在1897年的一场大火中被烧成废墟,但现场仍然可见当时牢房的格局以及铜墙铁壁般牢固的结构。

我和清荷亲自看了一下一个犯人的犯罪记录,居然是因为偷了一件外套,因为外套被关了十多年,太那个了吧!
亚瑟港的冤屈以至于100多年后魂魄不散,当地人经常听到旷野的呻吟声,见到许多灵异现象。果然,金容仙1996年4月28日发生一起震惊世界的事情。
1996年4月28日,“亚瑟港大屠杀"( Port Arthur Massacre),总共35位游客被手持AR15自动步枪的枪手杀害,37人重伤。此惨案震动了整个澳洲社会,并在全国引发了一系列禁枪法令的颁布。
21年前,塔斯马尼亚霍巴特有一个28岁的青年,叫做马丁布莱恩特( Martin Bryant)。他人生的前28年过得非常诡异。虽然他看上去是个挺正常的小伙子,但是智商只有66,等于是一个弱智。在他20多岁时,他依然会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闹脾气离家出走。有一次,他离家出走后遇到了一个同样怪异的独居老妇人。就这样,他住进了这个掉光了牙齿的老妇家中。可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老妇人出奇地喜欢这个金发小青年,甚至在遗嘱中写明要他来继承自己的全部遗产。

1993年,马丁带着老妇人出去游玩的途中发生了严重车祸。老妇人当场死亡,马丁活了下来,而且继承了一笔57万澳币的遗产。
他开始到处游玩蓝色水玲珑,挥霍这笔遗产在旅途中,他爱上了枪!回到澳洲后,并没有持枪牌照的马丁,居然在塔斯马尼亚通过“正当手段”买了3把来福枪,以及大量子弹。
1996年4月28日清晨,这个无业青年家的闹钟突然响了。然后,马丁就像要去参加非常重要的派对,后来才知道包里面装的是满满的刀、枪和子弹。他径直开车往亚瑟港景区去了。路上经过了 Seascape旅店,他走进了这家小时候父亲想得却得不到的小旅馆,二话没说,直接向旅馆店主夫妇开枪。将他们打伤之后,马丁用毛巾堵住了他们求救的嘴,然后一刀一刀刺死了夫妻俩。他锁上门,离开旅馆,继续驶向亚瑟港进发。
在亚瑟港的咖啡厅,他堵住大门,大开杀戒,把里面的游客一个个爆头,求饶也不行!血腥场面惨不忍睹心心历险记。趁马丁换子弹的几秒钟,勇敢的人跳起来制服了马丁,后来发现袋子里面还有很多子弹,如果不被制止,不知道还要有多少人死在枪下。
一个智障可以在大家豪不防备下,杀死35人,伤37人。如果是智力正常的、有预谋的,结局会如何?
这把枪,正在让澳洲变成地狱!
于是,澳洲政府痛下决心,全国禁枪!短短4个月时间,澳洲政府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了新的枪支法。“全面禁止自动以及半自动攻击型步枪。制定了非常强硬严格的持枪管理政策。取缔各种自动和半自动步枪及弹药销售。”澳洲政府甚至搬空了1/6的国库,用来回购居民手里的枪支!
我们在亚瑟港参观时,工作人员对这起事件讳莫如深,无人提及。这些细节是挖出来的。想想美国2018年2月14日刚刚发生的佛罗里达中学枪击案,又夺走了17个人的生命,屏幕中的这位爸爸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美丽女儿,让人泪奔。美国的政客仍在喋喋不休争论禁枪......



离开亚瑟港,在途中发现一个塔斯马尼亚恶魔动物园的广告牌,于是把车开了进去,大名鼎鼎的“恶魔”就在眼前,自驾的好处!






塔斯马尼亚恶魔,学名袋獾,以独特的嚎叫和暴躁的脾气闻名,是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特有的生物种类,也是全世界体型最大的肉食性有袋哺乳动物。袋獾在澳洲是标志性的动物。塔斯马尼亚的国家公园、野生动物机构均以袋獾为标志。塔斯马尼亚最早的居民因为被夜晚远处传来的袋灌可怕的尖叫声吓坏了,因此称它们为“塔斯马尼亚的恶魔”。






袋獾出没于灌木与高草环境中,昼伏夜出。行走时总在不停地嗅地面,似乎在寻找食物。肉食动物,主要吃昆虫、蛇和鼠类等,吃腐肉多于捕猎活的动物,偶尔也吃些植物。袋獾每天平均吃掉相当于其体重15%的食物,偶尔也会在半小时内吃掉相当于其体重40%的食物。它最喜欢吃的是袋熊,当然,如果周围有绵羊、鸟类、鱼类、青蛙以及爬虫类动物,它们也会米西掉,甚至连皮毛和骨头都统统干掉。农民对它们的习性非常欢迎,因为它们相当于清道夫,可以让那些会伤害家畜的昆虫因为没有腐肉可吃而绝迹于农场。




不过,袋獾族群现在遇到了麻烦,种群中发生了一种致命的肿瘤,而且在蔓延,严重威胁它们的生命。澳大利亚科学家正在研究对付这种疾病的方法。但愿塔斯马尼亚恶魔不会像袋虎一样灭绝。

澳大利亚之旅,我们除了鸭嘴兽和袋熊没看到,绝大部分动物都亲眼目睹了,还算不错。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