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云华的刻瓷与徐迎成的烙画淮安人文·一日一读丨淮安工艺美术两大师-淮安公共交通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97
——季云华的刻瓷与徐迎成的烙画 淮安人文·一日一读丨淮安工艺美术两大师-淮安公共交通

转自:淮安文史网

论文摘要:季云华与徐迎成先后荣获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的称号。季云华的刻瓷艺术功底深厚,在处理人物题材方面,具有独到的造诣;徐迎成的烙画艺术他她网,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开拓出新的艺境。
关 键 词: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季云华;徐迎成;刻瓷艺术;烙画艺术

淮安市的工艺美术与同省的苏州、扬州相比,只能算是小弟弟。近年来,由于各方面的支持,加上艺术家自身的努力,刻瓷艺术家季云华与烙画艺术家徐迎成先后荣获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的称号。
本文试图对这两位工艺美术大师的艺术创作,作一简略的美学分析,以供爱工艺美术的同志们参考。
1季云华的刻瓷艺术
刻瓷是中国民间工艺的一种。中国是瓷器的发源地,瓷器甚至曾是中国的代称。早在明末清初,就有画家和艺人,在陶瓷器制品的釉面上以硬质钢为刀具作过一些瓷刻的尝试,如通过一些线条(单线条)在陶瓷器制品上刻画一些花草和人物,以增加陶瓷器制品的美。清乾隆年间,皇宫内设置了 “造办处”,刻瓷工艺也因此精致起来,成为我国民间的一种独立的艺术。光绪年间,我国还出现过华法(字约三)及其弟子朱友麟、陈智尧等刻瓷艺术的大家。近代以来,由于社会动荡,刻瓷艺术让人有后继无人之叹。改革开放以后,刻瓷艺术家解放思想,刻瓷刀具不断改革,表现手法不断更新,刻瓷艺术又重获新生。
季云华的刻瓷艺术是家传的,少年时,他就从他的伯父建喜公研学祖传的瓷刻艺术,后来经过几十年地不断实践探索,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又有创新,形成了自己的儿到的艺术风格,成为了淮安市的第一位省工艺美术大师。
作为一种民间工艺美术的种类,刻瓷艺术是绘画与艺术的高度统一的产物,它要求艺人用金属、钻石制的刀具,在各种瓷质釉面上塑造形象,表现生活,故而有“瓷上锦绣”或“陶瓷上绣花”之称。而多年的艺术实践,已经使季云华在刻瓷艺术上能得以应手,别开生面。

《沉思中的周恩来》(刻瓷)
季云华的刻瓷艺术的题材相当广泛。早期以花鸟俱多,形象生动,富有意境;后来他在更复杂的人物上又下功夫,并有重要突破。他的人物往往形神毕俏,生动传神,而且艺术表现的手法也很丰富。如他获首届中国民间工艺精品博览会金奖并入围第九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的《沉思中的周恩来》,就以影雕(借着雕出的黑白光影来呈现形象)的手法摩的叨位去,来塑造人物,不但人物造型生动,而且借着影雕造出的高贵冷色调,很好地突出了晚年周恩来所处的特殊环境与他坚毅的性格,看后使人难以忘怀。再如焦作圆融寺,他具有明显突破性的彩雕《邱心如》,在100X80米的大瓷板上刻画出清代女作家邱心如的生动形象。邱心如的婚姻生活是不幸的,但她却在艰难困苦中,坚持创作长篇评弹《笔生花》忧伤歌声,成为了中国文学史上的女性作家。季云华充分利用瓷刻艺术彩雕的特点爱情已死,把邱心如的动人形象放在富有时代特征的清式民居的背景之中,背景淡而人物显,从而突出了邱心如这位清代才女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再加上瓷板固有光亮的特点,以及选用瓷板面积的巨大,邱心如的形象被作者处理得光彩而动人,这样的作品对欣赏者来说,显然是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与艺术感染力的,这一作品也很好地体现出季云华这位瓷刻艺术家的大师风范马招娣。

淮安才女邱心如(刻瓷)
人们常说,艺术技巧的最高境界是“无法之法”的无技巧境界。在坚硬的瓷质釉面上用刀具塑造形象,这非能工巧匠所不能为。季云华就像郑板桥的一首题画诗中所说:“三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笔间夜思,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使季云华对刻瓷的各种技法、表现手法烂熟于心,并得心应手,并时有创造,所以当人们在欣赏他的刻瓷作品时都难以相信,眼前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生动传神的艺术意境竟是用双手借着刀具,锤子在坚硬的瓷质釉面上划、镂、凿出来的,人们不得不赞赏季云华这位工艺美术大师的精湛的手工技艺,赞赏他的出神入化的绝活。
作为工艺美术的一种,刻瓷艺术不仅具有艺术价值,而且还具有收藏价值,这也是季云华刻瓷艺术受到人们广泛喜爱的一个原因。
2徐迎成的烙画艺术
外出旅游,人们常会在买旅游产品的小商店中看到胡芦上面烙着图画,那是比较传统,也是比较一般的烙画。烙画,也叫烙花,烫花,是中国民间工艺的一种,它是用烧红的铁钎在一些材料上烫出图案来,它是一种传统的民间工艺。诸如在扇骨、木梳、葵扇、木制家具上烫出各种人物,花卉等图案,也都属于烙画。烙画的出现一是反映了人们想美化日常生活的愿望,一是反映了民间艺人的聪明智慧。我们也必须实事求是地说,作为民间传统艺术的烙画,一般艺术爱好者还是不太瞧得起的。但是,你如果看到了江苏工艺美术大师徐迎成的烙画作品,你一定会惊叹,烙画作品还那么地具有艺术表现力,还那么地美呀!,你不能不赞叹这位工艺美术大师的绝技。
徐迎成1958年生于江苏淮安,号“俗神”。13岁随父习画,后随民间烙画师张瑞云先生学习烙画,曾在北京创办“俗神烙画坊”,作品多次见于报纸和杂志,并被中央七台与九台以及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和介绍。同时作品受到了日本,韩国及东南亚国家友人的好评和收藏。他曾应邀为日本人作过浮世绘百图烙画,受到了日本友人的赞赏和重视。他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乡土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并任《民俗文化》艺术编辑,淮安市手工技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2016年,他还荣获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的称号。

《村庄正是成熟时》(木板烙画)
传统的烙画相对说来是比较“俗”的,但徐迎成的烙画却具有一种“由俗趋雅”的创新特点。比如他的木板烙画《村庄正是成熟时》,让人感到我们面对的不像是一幅传统烙画,而是似油画而非油画。它们构思精巧,截取了一个盛唐了山村的动人小景,色彩绚烂,并富有意境,显示出了徐迎成在烙画艺术上的独到探求。当然,烙画就是烙画杜雨辰,徐迎成在他的创新中,龙一仪始终强调,烙画是用烙铁在烙出来的,所以,在这幅具有创新意识的作品中,烙画艺术的“火气”末减,“烙味”仍浓,似油画又不完全像油画。作为烙画艺术家,徐迎成的这一创新显然是值得人们肯定的。
徐迎成在烙画艺术上创新,还表现在他对各种新的烙画工具与材料的的大胆使用上,就如俗话所说“艺高人胆大”。近年来,徐迎成竟然在薄如丝绸的宣纸上用烙铁烙起彩色的画,真让人感受到不可思议,这也体现出了民间工艺美术在工艺或技艺上巧夺天工的固有特点。徐迎成的宣纸烙画经过反复摸索,终于获得了成功。请看下面这幅《家园》。这幅烙画构图精巧朱雅菲,用一种宁静美好的情境来象征人类的家园,作品造型生动、表现手法细致,色彩绚丽而又淡雅,层次明暗表现得十分细腻,整个作品意境优美纯净,富有象征意味,而且似国画而非国画,非国画而似国画,仍然“火气”明显血战千顷洼,“烙味”浓郁,真可谓巧夺天工,让人不敢想象是这是用烙铁在宣纸上“烙”出来的画。与此前他的作品相比,他的宣纸烙铁画显然又为传统烙画开出了一个新的境界。

家园(宣纸烙画)
传统的民间工艺需要保护,但有些也应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发展有时是更好的保护。徐迎成对此是有着自己的思考的:“从烙画的发展看,它实际上早已超出了工艺美术的范畴。其一,在它的多重性的操作方法,它的不同工具的使用,以及后来的作品模式的多样性,使它已具备了纯美术的特点。其二,它已不再是日用品上附着的艺术而是有它的表现形式的单一性。其三,它不再是姐妹艺术的翻版,而有着自己独立创造的带有个体特色的首创功能。”徐迎成还说:“烙画也分工笔画,写意画,淡彩,重彩,我们在欣赏时还是要了解它是‘火’的艺术,‘火’才是它不同于其它画种的重要因素。”上而的话说得多好呀!徐迎成可以说是一个有思考、有追求的民间工艺术美术大师。是的,烙画还是烙画,我们从上面对徐迎成作品的简略分析中,不难看出,他的烙画作品中“火气”仍然明显,“烙味”仍然浓郁,但是艺术境界却又突破了传统的烙画。因此,我们可以说,徐迎成用他的艺术创作,把传统烙画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境界。
(本文原载《文化季刊》2016年冬季号)
作者简介
胡健:淮阴师范学文学院教授老公尝鲜期,淮安市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席,淮安市政协特邀文史委员,研究方向为美学。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