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延堂散文《微光,在暴风雪夜中摇晃》-大豫出版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20
—孙延堂 散文《微光,在暴风雪夜中摇晃》-大豫出版
此文为
大豫出书网2018“豫见文学”全国征文大赛投稿作品
【底部留言数最多的前10名评选出网络人气作家奖】
【留言数超过一百条的将集结免费出版并送样书】
此次征文大赛奖金5位数
详情点击下框绿字
《一字千金!奖金5位数!史上最疯狂的征文比赛!》

《微光,在暴风雪夜中摇晃》
每当读起巴金先生的散文《灯》,就倍感亲切。文中nuoio,他述说着亲身经历。某个夜晚,他一个人在荒郊野外赶路,“……大片的飞雪,飘打在我的脸上,我的皮鞋不时陷在泥泞的土路中,风几次要把我摔倒在污泥里,我似乎走进了一个迷阵,永远找不到出口,看不见路的尽头。但是我始终挺起身子向前迈步,因为我看见了一点点豆大的灯光。
灯光,不管是哪个人家的灯光,都可以给行人——甚至像我这样的异乡人指路……”与他这段人生况味描写相类似的是我40年前的那段经历。每每想起那暴风雪夜中,几近迷路,突见温暖微光的情景。那一点点微光,仿佛至今还在我的心中摇晃。

我的家乡在辽河入海口处,那里盛产水稻。稻草不是用来烧火的柴藿,而是用来搓草绳,打草袋子用的原料。大人与能劳动的孩子,一有时间,就必须去打柴藿,用来烧火做饭,冬天暖炕。每家每户分得的一垛稻草,都留作打草袋子卖钱。别小看五角钱一片,那可是农民日常开销的来源。
那是一个阴冷的冬季,十几岁的我和伙伴两人去打柴。方圆几里范围的柴草,早已打光了。只好到离家十几里的远处去寻找。外出时,觉得不会走的很远,穿得不多,以为两个小时就回来了。结果越走越远,终于来到外乡的一个大的苇塘边缘,遇到一人多高的芦苇,我俩伸手就割起来,根本没有时间顾忌天气状况。
天渐渐的黑了暗杀星ez,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雪花落在热气腾腾的脸上,似乎觉得凉爽惬意。当我们割完“一扛”之后,“呜——呜——呜”,一股股北风裹挟大片的雪片,呼啸着打着旋儿袭来,让人睁不开眼乡村艳旅,辨不清方向。我们赶紧背着柴藿原路返回。一开始还能顺着渠坝往回走,当走上河坝的时候,天空大地,野外一片洁白,辨不清东南西北。这时,心里的恐惧感不断的来袭。

一百几十斤重的柴藿背在背上,该出的汗早已出完,剩下的只有寒冷、饥饿与恐惧,但谁都不愿意挑明。我心里明白,一旦走错了路,走蒙了,甚至南辕北辙,离家会越来越远,冻死是自然的事儿。况且,家里人并不知道我俩到哪里割柴,方圆几十里的田野,大雪纷飞的晚上,呼啸的北风,寒气逼人的天气,就是喊哑了嗓子,也听不到。这时,我俩还没到舍命不舍“柴”的地步,将柴藿放到背静处暂存,命比柴重要,保命要紧啊!

我想,等待家人来寻,毫无意义。男子汉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回家。于是,我们搀扶着,顶着呼啸的北风,趟着厚厚的积雪,迤逦而行。我俩心里清楚,家在北面,天地一片皆白,暴风雪中睁不开眼睛,辨不出方向。就试着用脚,在河坝上试探凸凹不平的地面,寻找车辙、拖拉机碾过的痕迹,找到了它,就找到了路;找到路,就有了方向感。终于摸到车辙,心里一阵高兴,况复生希望来了,离家还会远吗?眼睛睁不开,就用脚试探,趟着大雪步履艰难的前行。
越走浑身越冷,饥饿时时袭上心头莒南天马岛。没穿棉衣,没戴棉帽,一会用手捂耳朵,一会又揉揉手。回家的信念,支撑着疲惫冰冷的身躯,战胜内心的恐惧与惊慌。突然发现,密集的雪片中,有一束微弱的光,在暴风雪中晃动,我的心里顿时温暖起来,那分明是照在心头的光。那手电筒的光虽然微弱,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黄宣德。

临近才看清,原来那是父亲!他也在焦急地寻找我。没有埋怨和斥责,他把怀里抱着的大棉袄给我俩披上,我们跟着他的后面前行。
大自然的玩笑的确不好,但我还要感恩生活赐予的磨难,让我学会迷途之返,懂得感恩。
这是一次暴风雪夜里的荒野脱险。感谢父亲那束灯光带来的温暖,感恩暴风雪的肆虐,是它给了我智慧和力量,给了我自信与坚强。时至今日,在生活中遇到再大的“暴风雪夜”,我都不会恐惧惊慌,因为在我心中,那束微弱的光仍在摇晃。

作者简介:孙延堂,辽宁省实验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出版教育专著16本,散文集1本桐敷沙子。指导学生升学作文与竞赛作文上千份,见于网络报刊杂志,受邀请在各省市校作备考专题报告几十场。
此文为
大豫出书网2018“豫见文学”全国征文大赛投稿作品
【底部留言数最多的前10名评选出网络人气作家奖】
【留言数超过一百条的将集结免费出版并送样书】
此次征文大赛奖金5位数
详情点击下框绿字
《一字千金香河新闻吧!奖金5位数!史上最疯狂的征文比赛!》
—End—
出书咨询 |0371-65552220 63519377
手机 | 微信 18439039999 18937179399
微博丨@大豫出书网 客服QQ | 2811263011
出书网站 |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