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罕篇9.10-9.11-9.12读《论语》当过日子-爽爽的爽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77
— 子罕篇 9.10 / 9.11 / 9.12 读《论语》当过日子-爽爽的爽
【场景还原与观摩感悟】
9.10 场景还原
孔子遇见穿丧服的人、戴礼帽穿礼服的人以及瞎了眼睛的人,
见到他们时,虽是少年,也必定肃立起敬;
经过他们时,一定郑重快行。
9.10 观摩感悟
“齐衰”,音zīcuī,丧服的一种,用麻布缝制。
“冕衣裳”,
“冕”是帽子,
“衣”是上衣,
“裳”是下衣,属于礼服。
“瞽者”,瞎子。
瞎子分两种:
睁眼瞎,有眼(眼球)无珠(瞳仁),叫盲;
闭眼瞎,叫瞽。
“虽少必作,过之必趋”,
“作”是起立,从坐姿(即跪姿)改立姿53719。
“趋”是疾进。
9.11 场景还原
颜渊深深赞叹道:
“老师的学说,
越仰望越觉得髙大,
越钻研越觉得坚实。
眼看着它在前面,忽然又在后面。
老师循序渐进善于诱导人,
用广博的文化知识充实我,
用言行必遵的礼约束我,
想停止歇息一下也不可能亲恩情未了。
我已经用尽了自己的才能,
而他一旦有所创立,又是那么高远,
虽然想去追求它,但无路可遵循了劫缘。”
9.11 观摩感悟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
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这是颜渊对老师的颂扬,
形容老师的学问博大精深,难以捉摸。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参看《雍也》6.27。
这里是说,用“博学于文,约之以礼”要求我。
“虽欲从之,末由也己”,虽欲追随,却不知走哪条路。
“末”通“蔑”,
《孔子世家》引作“蔑繇也已”。
《史记,剌客列传》的曹沫,上博楚简“沫”作“蔑”牡丹亭外。
“蔑”是完全没有的意思石田翠。
古书中从末的字或作未,如沫多误为沬。
末与未不同,未的上面一横,古文字是曲笔乩童起乩。
末与本也相反,古文字华夏回报二号,
本的短横是加在树根上,
末的短横是加在树梢上。
9.12 场景还原
孔子得了重病,子路筹划让门生充当治丧之臣。
孔子病愈以后,说:
“蓄谋已久啊,仲由的这种行骗举动!
不该有治丧之臣,却偏偏设治丧之臣,让我欺骗谁呢?
这不是欺骗老天吗!
况且我与其死在治丧之臣手里,
还不如死在你们学生手里呢!
我纵然不得用隆重的葬礼,
我难道会死在道路上吗?”
9.12 观摩感悟
子路对孔子无限忠诚,特别有感情,但经常挨孔子骂,
为什么?
原因是,他急脾气,热心肠,经常添油加醋,好心帮倒忙。傅小芸
比如这件事,孔子得病,大概病得不轻。
孔子还没死,子路就搞了个治丧委员会,
组织“门人”,估计是比他辈分低的学生,当操办丧事的“臣”,给孔子料理后事。
这让我想起一个真实的故事。
某先生病,消息传到某地,讹为死,
大家说,赶紧发唁电,
幸亏有人打了个电话,差点闹笑话。
子路这事,也确实荒唐,他忙了半天,万万没料到亚洲豹,老师的病,突然好了。
孔子听说这事,气得不得了。
他骂子路,好你个由,你一直就不老实,老爱弄虚作假!
我明明不该有这种待遇(诸侯才配有这种“臣”),
你偏要自作聪明,搞这一套补天士。
你想让我骗谁?骗老天吗(让我在老天面前装死)?
况且,我就是死,也不能这么死。
我与其死在你派来的这些“臣”手里,
还不如直接死在“二三子”
(指孔门最核心的弟子)的手里。
况且,我就算得不到隆重的葬礼
(没有这些专职的“臣”来治丧),
也不至于死在路上吧!死在路上也比这强闺宁。
子路是好心办坏事,孔子破口大骂,他一定非常伤心。
长按二维码关注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