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当年西归去,尚留丽景惹诗由黄鹤楼怀古(五十二)李游中国-河北帅众文化订阅号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96
— 子安当年西归去,尚留丽景惹诗由 —黄鹤楼怀古 (五十二)李游中国-河北帅众文化订阅号

黄鹤楼怀古
本人自小喜诗,而诗必言唐。而说到唐诗,李白大名是垂宇宙的。他一生中写过九百多首诗,几乎是首首精品。他的《登金陵凤凰台》更是有诸多的故事在其中,也就是凡谈及此,必及唐朝另外一个大诗人崔颢。
相传李白游览于长江沿岸。一次偶来黄鹤楼,见到黄鹤楼的美景,遂有题诗之意。而正当他要一抒胸臆的时候,却突然傻眼,这不已有同道崔颢在此题诗了吗黎爱莲?
且看崔颢怎说: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假打外传。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见到崔颢题的诗是这般工整,逸气纵横。过去的仙人王子安已驾着黄鹤西去了,这里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黄鹤楼。黄鹤一去再也没有回来,千百年来只看见悠悠的白云。阳光照耀下的汉阳树木清晰可见。鹦鹉洲上有一片碧绿的芳草覆盖。天色已晚,眺望远方,故乡在哪儿呢?眼前只见一片雾霭笼罩江面,给人带来深深的愁绪。

李白真是不好意思,遂云:“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崔颢的题诗虽佳,李白还是想再说点什么。于是,他沿江东下来到了金陵凤凰台。写下了《登金陵凤凰台》,诗云: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永中分白鹭洲。石乃文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诗意概为,凤凰倦而于凤凰台小憩,凤去而凤凰台留,长江奔流不息。吴王宫里蒲熠星,野花杂草埋设了僻静的小路。东晋的王公贵族们都死去了,只留了一座座荒凉的坟墓。从凤凰台上远望,三山隐没于烟雾之中,似有似无。江心的白鹭洲把水分开来。天上的浮云遮蔽了太阳的光辉,长安难望,心中忧愁无限。
诗之伯仲难分,我真正要说的是这号称“天下绝景”的黄鹤楼。
黄鹤楼巍峨耸立于武汉萨那镇之一的武昌,它背依蛇山,前瞰大江,飞檐彩柱,辉煌壮丽古城荆棘王。享有“天下绝景”的盛誉,与岳阳楼汉韵二胡,滕王阁并称“江南三大名楼”。
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期(公元223年),据说是为军事目的而建。孙权为实现“以武治国而昌”(“武昌”的名称由来于此),筑城为守,建楼以嘹望。至唐,其军事性质逐渐淡化,而演变为名胜景点,于是,无数的文人墨客唐之韵解说词,士宦官僚,均喜登上黄鹤楼,欣赏大江两岸的景色,故有难以记数的诗词、楹联流传后世。上面提到的崔颢即是一位比较著名的。也是真正使得黄鹤楼名声远播的开始。
唐永泰元年(公元765年)黄鹤楼已具相当规模,使不少江夏名士“游必于是,宴必于是”。然而兵火频繁,黄鹤楼屡建屡废。最后一座“清楼”建于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毁于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此后近百年未曾重修。
解放后,政府多次拨款修建黄鹤楼,之于当地的人们依旧是一个消闲的好去处,之于游客,仍然是武汉一游的首选。
炎热的夏天,武汉的夜是酷暑难当的,所以,我就跟朋友一宿未眠,把全部因酷热带来的心绪都给了这个美丽的黄鹤楼;
炎天夏日游三镇,黄鹤楼上一望收。
子安当年西归去,尚留丽景惹诗由。

未完待续……

需要拜读李老师作品的朋友请于渠清雯联系:
15511341567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