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歌谣(二)嘉祥民谣-吉祥苑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92
——婚恋歌谣(二) 嘉祥民谣-吉祥苑
嘉祥民谣
——婚恋歌谣(二)
民谣指的是民间短诗,是人民大众劳动的成果铁鹰行动,闪烁着人民智慧的光辉。嘉祥民谣丰富多彩大明医圣,琅琅上口、趣味盎然。这些歌谣大部分是特定时期民情民意的真实写照。今天继续介绍婚恋歌谣。
扯皮条拉皮条
“扯皮条,拉皮条,
您那营里几年高?”
“几年高,万年高!
骑白马,带腰刀!
腰刀青,
骑着骡马上正东!”
“正东是你什么亲?”
“潘二哥哥丈人家!”
“潘家的闺女多大了?”
“十七八!”
“多怎娶?”
“到腊八!”
“今天黑夜娶了吧?”
“啊啦啊啦哈!”
“啊啦啊啦哈……!”
豌豆角食撇撇
豌豆角,食撇撇,
官家又娶五姐姐。
谁说媒?他二姨!
谁吹笛?小蚰子!
谁抬轿?她婶子!
说的谁?
济宁州大官家。
啥时娶?腊八!
今天黑夜娶了吧!
儿啦儿啦哈!
儿啦儿啦哈……!
豌豆角五撇撇
豌豆角,五撇撇,
管家又娶五姐姐,
谁说媒?王秀才!
粟子核桃花布袋!
十二个猪,
十二个羊!
十二个骆驼摆成行。
大马拴在梧桐树封天印地,
小马又拴高山上。
趾着高山望人家,
人家是家好人家。
大姐梳了个盘花楼!
二姐梳了个看花楼!
剩下三姐不会梳,
梳了个狮子滚绣球!
妇女翻身歌
小姑娘才十七,
寻了个女婿五十一。
上年遭黄旱,
吃喝成问题,
二爹娘舍脸求地主丁芯。
好话说千万,
借给二斗米,
二翻三三翻五,
利上再起利,
到期还不上,
地主催得急,
二爹娘被汉奸抓进城里。曲芷含
地主太凶狠,
有理不叫提,
强迫俺小奴家做他的二房妻。
管他一家饭,
管他一家衣,
到夜晚还得纺四两“棉布基”侏儒海棠兔。
地主吃醉酒,
来到奴房里,
他骂的那话儿实在不能提。
人在人眼下,
都是把头低,
思一思想一想不如死了去。
忽听一声报,
来了好消息,
共产党毛主席来到咱这里。
成立妇女会,
意见随便提,
受气的姐和妹该着翻身哩!
太阳一出照高楼
太阳一出照高楼,
当今闺女最风流,
穿着时髦衣,
头上抹着油,
又抹胭脂又擦粉,
嘴里唱着“爱情”走。
走一步扭三扭,
梳子镜子不离手。
见见面,六百块,
握握手,三百九。
谈谈话,四百八。
喊声娘,小银行,
临走买几身新衣裳。
叫声爹,变速车,
临走还得“大团结”。
现在的姑娘随风流
二月二偶阵雨歌词,龙抬头,
现在的姑娘随风流。
身穿喇叭裤,
头上抹层油。
骑着自行车,
来到大山头。
握握手,九十九,
见见面儿,三百块儿,
洋车子手表余在外魔机传说。
五间砖房带走廊,
里边放着钢丝床。
大衣橱,小衣箱,
呢子大衣里边装。
济宁的酒,
菏泽的烟,
外地买来的落地扇。
结婚叫你富一天,
明天叫你把帐摊。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