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行为艺术的鼻祖-广东省乐器协会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39
——姜子牙 行为艺术的鼻祖-广东省乐器协会
弘扬音乐文化分享知识资源
广东省乐器协会微信公众号由
全国最大琴弦制造企业
——广州市罗曼士乐器制造有限公司
独家资助与支持!
“行为艺术”一词于上世纪60年代首先在西方国家出现。关于”行为艺术”这一概念的界定,至今也无确切定论。即便是在当下最新的大词典里,你都无法找到有关行为艺术的解释,还有在被誉为“行为艺术第一书”的《行为艺术》中,虽然分析了偶发艺术、观念艺术、波普艺术、身体艺术、展演艺术以及行动绘画的出现、重要人物以及作品,但也并未准确区分行为艺术是否可作为一个独立概念而存在。从其字面意义来看,所谓行为艺术就是艺术家直接运用身体和动作的运动过程来体验和传达其与周围物质世界的相互联系。
1961年法兰西一个叫克莱因的人,他张开双臂从高楼自由落体而下,这被后人称作“人体作笔”。因此日本福冈天气,他也被称为行为艺术的鼻祖。如这就是行为艺术的话,我想真正行为艺术的鼻祖当属我国古代商朝的姜尚姜子牙。尽管有的学者也把庄子鼓盂而歌、刘伶裸身醉酒,李白揽月溺水称为我国早期的行为艺术。从这些先师圣人的行为来看是够艺术的了,但与姜太公“钓鱼”行为艺术相比就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姜子牙,姜姓,吕氏,名尚,一名望,字子牙,尊称太公望,商朝末年东海上人。他是周倾商克殷的首席谋主,最高军事统师和西周的开国元勋,是齐国的缔造者,齐文化的创始人,亦是中国古代一位影响久远的杰出的韬略家、军事家和政治家。历代流传下来的历史典籍都公认姜子牙的历史地位,儒、道、法、兵、纵横诸家皆追他为本家人物,被誉为“百家宗师”。孔子曾将姜尚与尧舜先贤高士许由相提并论:“许由,独善其身者也;太公,兼济天下者也。”在唐宋以前,姜太公被历代皇帝封为“武圣”,唐肃宗封姜太公为“武成王”,宋真宗时,又封姜太公为“昭烈武成王”。到了元朝时期,民间又多了些关于姜子牙的传说。至明代万历年间,许仲琳创作了《封神演义》小说,从此,姜太公由人变成了神,并且为民间广为信奉。
三千多年过去了,姜太公的丰功伟绩依然为后人所称颂,但在华夏子孙的传统文化意识里,其最为世人所知的莫过于“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姜子牙的这一绝妙的行为艺术,不仅颠覆了一个王朝,也开创了行为艺术的先河。
姜尚虽是一代先贤,但大器晚成。他出生低微,前半生可以说是漂泊不定,困顿不堪,但是他却满腹经纶,壮志凌云,深信自己能干一番事业。当听说西伯姬昌尊贤纳士,广施仁政,年逾七旬的他便千里迢迢投奔西歧。但是来到西歧后,他并没有迫不及待地前去毛遂自荐,而是来到渭水北岸的磻溪(今陕西省宝鸡县),上演了一场旷世持久、史无前例、举世瞩目、流芳百世的行为艺术——“钓鱼”。
本来钓鱼只不过是生存与休闲中最为常见的一种普通活动,并不具备什么艺术的特征和元素,更不会产生任何轰动效应。但姜太公却把这一寻常活动演绎得活色生香,其创意即“行为”又“艺术”。此表演正应验了德国著名行为艺术大师所广为流传的那句名言:“每个人都是艺术家”。他将自己作为其创作的艺术作品,通过这小小的钓鱼形式,直接地对时代和人的心灵产生影响唐少磊,他选择了人的身体语言和特定的媒介来传达,具有强烈的视觉效应,因为艺术家的思想观念是借助自身之外的客体所表达出来的,它突破了静态的有限平面语言,所以,艺术的表现语言也得到了更大的拓展。
通常一般人钓鱼都是用弯钩,上面挂有香味的饵食,然后把它沉入水里,诱骗鱼儿上钩。但太公钓鱼却与常人不同,他用的是绣花针一样的直钩,“钩”上不挂任何鱼饵。本来仅凭这两点就早已悖离钓鱼的原则,此举可以说已具备行为艺术的某种特质了。众所周知,没鱼饵是无法诱骗到鱼的,即便是哪条蠢鱼误将“绣花针”当成食物吃了,那也无法把鱼钩上来。但是太公的表演到此才仅仅只是一个序幕,让人目瞪口呆的大戏和更行为艺术的是:太公并未将“钓钩”沉入水里,而是高举钓竿,让钓钩远离水面三尺——多么美妙的创意、多么大胆的创举。这一千古“pose”不正是二十世纪中期我们所说的行为艺术吗?
在惊叹之余,还是让我们再来复原一下姜太公这一历时三年的“钓鱼”行为艺术吧。
三千多年前,在一山青水秀的河边,一个头戴斗笠、腰系鱼笼、白发苍苍的老头坐在河边的一棵大树下,手里拿着一棵有线无饵的直“钩”鱼竿在专心致至的钓鱼。他既不将“直钩”沉入水里,且还离水面三尺高。他一边高高举着钓竿,一边自言自语道:“不想活的鱼儿呀,你们愿意的话,就自己上钩吧!”这一“pose”一摆就是三年,这是一幅多么行为艺术的、天人合一的旷世佳作!
姜太公的《钓鱼》行为艺术外延奇妙、内涵丰富。他不但消除了艺术与生活,艺术家与作品、艺术家与观众之间的界限,而且在其深邃的行为艺术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改朝换代的大阴谋,并引发了一场重大的王朝革命。为了弄清整个事件,我们还得回到太公的《钓鱼》行为艺术中来。
太公经过三年的精心表演,在无数过路人的不解和质疑声中,姜太公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忍无可忍的观众,他就是樵夫武吉,对于老头如此行为的“钓鱼”,实在让他看不下去了,便上前嘲讽的跟太公说:“老先生,像你这样钓鱼,别说三年,就是一百年,也钓不到一条鱼。”太公对武吉的嘲讽并不在意,他举了举钓竿、并神秘兮兮地对樵夫说:“跟你说实话吧!我不是为了钓到鱼,而是为了钓到王与侯!”
太公的回答更是让樵夫瞠目结舌,难于理解。正因如此,这又把其行为艺术的表演推到了极致,更增添了神秘色彩。最后太公这“离奇”、“雷人”的钓鱼方式,终于传到了周王姬昌那里,姬昌知道后也感到很纳闷、离奇、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便派了一名士兵去叫他来问个究竟。但太公并不理睬这个士兵,只顾自己钓鱼,并自言自语道:“钓啊,钓啊,钓,鱼儿不上钩!虾儿来胡闹!”姬昌听士兵的禀报后,便改派了一名官员去请太公来。可是太公依然不搭理,边钓边说:“钓啊,钓啊,钓!大鱼不上钩、小鱼别胡闹!”姬昌这才意识到,这个钓者必是位贤才,要亲自去请他才对,于是他斋食三日,沐浴整衣,带着聘礼,亲自前往磻溪聘请太公,并封姜尚为相。这就是太公历时三年“钓鱼”行为艺术所要达到的目的。功夫不负有心人,他钓出的真可谓是一条“王侯大鱼”。他这一史无前例的、伟大的“钓鱼”行为导致了一个王朝的更迭,并开创了周朝八百年的基业,他自己也被武王封于齐地,实现了建功立业的愿望。从此“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一行为艺术便被世人所传颂继承、发扬光大。其创意也成为了后人行为艺术的重要启蒙和参照物。可以这么说,后期在中西方艺术领域中所出现的许多行为艺术作品都继承和延续了太公“钓鱼”行为艺术的衣钵。
1941年杜尚坐在国际象棋桌旁,抽着烟斗说:“我为了准备做某件事,全神贯注于这一念头,并一心要宣布,在某个时刻我将做这些事情,但我从未动手。”
美国摄影家哈尔斯曼创作的《原子的达利》,邓楚涵在这件作品里,手拿调色板与画笔的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和三只猫、一把椅子、泼出的水,都悬浮在房间的半空中,处于一种失重状态,表现了一个属于科学方面的题材。
美国先锋派作曲家约翰·凯奇的大音希声《4分33秒》仿佛演绎的就是太公《钓鱼》行为艺术的再现。作曲家约翰·凯奇请钢琴家上台在钢琴前坐下,观众坐在灯光下安静地等着,1分钟没有动静,2分钟没有动静,3分钟人们开始骚动,左顾右盼,想知道到底怎么了,到了4分33秒,钢琴家站起来谢幕;“谢谢各位、刚才我已成功演奏了《4分33秒》。”约翰·凯奇解读说:“音乐就是一种从希望到绝望的过程,《4分33秒》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前夕,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百余名妇女在一个大草坪上上演了一场“裸体反战”的行为艺术。她们用裸体拼写了和平口号的标语,并声称:“我们做了妇女在公共场合能做的最危险的事情,裸露我们的身体,这需要极大的勇气,我们的目的是阻止对伊拉克的血腥战争。”她们在强烈的“问题意识”的推动下,以自己的身体行为揭示出了一个世界公民应该深沉思考的严肃命题。
在中国也不乏太公行为艺术追随者的影子。如1992年,邸乃壮创作的撑开万把红伞挂在公园的树上,让游人漫步其中,使观众成为行为艺术的一部分。《走红》利用了“伞”的视觉在编制中国当代的故事,并试图把这个故事理想化。可谓是成功之作,它同时也被看作是大地艺术,这恰恰符合了太公的行为艺术和大地艺术的融合。
1994年5月20日,朱发东来到北京,开始实施为期一年(因各种客观条件的限制而未能持续完满)的行为艺术,“此人出售、价格面议。”他身穿中山装,背后逢有“此人出售,价格面议”的文字标志,行走于街头巷尾,引起了行人极大的反响,并经常有人出于各种理解,与他交谈,询问出售自己的原因或商议雇用价格。
类似的行为艺术比比皆是,如动物保护主义者在闹市区赤身举起“只有畜生丛林肉搏攻略,才有皮毛”的抗议;再有就是一个老头用驴拉着一辆小轿车满街走,以示环保的迫切性。还有在2010年1月7日,几十位村民围坐在即将被征用为新校区的粮田里的一张桌子旁,摆出一副马上要开饭的架势,而桌子上的三个大碗中分别盛满了石头、沙子和泥土,一旁临时搭建的灶台上的铝锅里煮的却是几把下田用的锄头旋子彩画。这就是广东化州农民用行为艺术抗议政府租地行为。
从以上众多的事例来看,其创作手法、理念等与姜太公所创的“钓鱼”行为艺术异曲同工、如出一辙。在他们众多的行为艺术作品中,都承载着太公行为艺术的独特文化气息,在有意无意中也能看到太公行为艺术的影子,有的甚至完全是太公的照搬、模仿、翻版和再现。还有诸如赵半狄与玩具熊猫就环保问题展开对话,舒勇在情人节找花草树木谈情说爱等千奇百怪、层出不穷的行为艺术都应是姜太公行为艺术的横向挪移。
因此,把太公说成是行为艺术的鼻祖是有佐可证的。在以上众多实例面前,毫无疑问,我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向世界宣布:行为艺术的创始人就是我国的姜子牙。
艺术是一种审美,艺术是给人带来美感的,艺术是为人民服务的。太公所创造的《钓鱼》行为艺术也是以美为基点的,以服务于人民为目的的,其外延是如此的美丽,内涵是如此的深刻!从太公的行为艺术问世至今,我们沿着其道已走过了3000多年的历程,在漫漫的行为艺术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我们不但迎来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春天,同时我们正经历和面对着不同的挑战。
在全球多元文化的时代背景影响下,我们太公的传统行为艺术的艺术理念和艺术本体正受到“前卫艺术”的挑战甚至颠覆。在其艺术中除少量作品还秉承了太公的传统审美取向外,其余大部分作品都远远悖离了太公所创时的本义和宗旨。审美的精义已荡然无存。我们看到,文化高贵的勋章上贴上了商业化的标签,行为艺术开始了它堕落的历程。于是,曾经在清净唯美的空间中张扬个性与深度的行为艺术,也走向了绝对的庸俗。当下许多行为艺术,大力宣扬血腥和殊恶,以自虐为道德,以色情为看点,反传统、反艺术甚至反社会、反人性。如将小便池扔向观众作为“现场行为艺术”的,据说是完成了“当代艺术的反艺术任务”;一个裸体汉子从牛肚子里血淋淋地爬出来,自称是表达其出生的喜悦;一个艺术家不停的撕书,据说是表达对纸的抗议;一艺术家把一瓶醋、一罐蜂蜜、一瓶胆汁、一瓶辣椒油倒在一个大碗里,再一口喝掉,就叫“生活”勃利天气。更让人瞠目结舌的还有“吃”蒸熟了婴儿尸体的,和驴子结婚的,雇民工打自己耳光的……这些无美可审的怪诞行为艺术与太公所创行为艺术简直是南辕北辙、大相径庭。难怪如今社会上流行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有精神病了,我们叫它行为艺术。”
一个好的行为艺术,不但可以从其行为中给人带来美的艺术享受,而且还能从其深刻的内涵中折射出明哲的思想,感悟到人文的关怀和心灵的启迪。但一个超越了艺术底线的行为艺术不但会受到道德的谴责,而且还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如同样是在一个山青水秀的河边创作的行为艺术,其结果与太公的却相差何啻天壤。
那是在2005年10月22日的一个下午,北京画家何云昌脱光衣服走进美国尼加拉洼大瀑布上游的河流,这里距离尼加拉洼大瀑布只有不足百米,他原准备在河水中待上24个小时,但不久即被尼加拉洼公园警察逮捕。据了解,何云昌在尼加拉洼大瀑布的行为艺术表演,除了吸引一名游客打电话报警外江流石不转,其实并没有吸引到多少游客的关注。10月24日,何云昌在纽约出庭,警方指控他在公共场所行为不当和暴露身体。两名水牛城大学的学生当天也遭到了行为不当的刑事指控,原因是在何云昌裸体进入河流时,两人在岸边为他的行为艺术进行拍摄。
美术批评家陈覆生说过:“不管某种艺术如何前卫,只要是以艺术的名义,就应该在'艺术'的范围之内,不能超越社会道德和法律以及人性和公共利益。”画家陈永锵、史国良指出,一切行为必须以不侵害人类社会的整体利益为前提,艺术行为必须与社会秩序和谐律动。如果在30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是如此去演绎、诠释和解读太公行为艺术的话,相信太公在九泉之下也会取笑我们的。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太公所创立的这一行为艺术对世界的深远巨大的影响。它作为一种艺术家表现其思想的方式,丰富了艺术语言的形式,也使得一些用传统形式表达不了或表达不明确的思想可以得到更充分的展露。它突破了架上艺术单纯靠视觉在二维空间创造静态艺术的局限,将空间的意向转化为时间的事物,将静态转化为动态,并形成与观众易于交流、对话、辉映的场所与情境,开拓了艺术的视觉革命。还有20世纪80年代女性主义、人体工程、文化人类学等都把身体作为重大研究课题,使以身体为媒介的行为艺术更加自由的发展。而在当代,行为艺术的理念、身体已不再是纯粹的审美对象,行为艺术中的身体是形式创造与观念表现过程的“场所”,因此也是艺术家阐释社会、演绎思想、图解现实的载体。
母庸置疑,太公的行为艺术对于整个华夏民族乃至世界文化的贡献是永远不可磨灭的。


感谢广州市罗曼士乐器制造有限公司
对本公众号的资助与支持!
图为广州市罗曼士乐器制造有限公司厂区
下列图片为
广州市罗曼士乐器制造有限公司产品图




广州市罗曼士乐器制造有限公司
GUANGZHOU ROMANCE MUSICAL INSTRUMENTSCO.,LTD.
销售部:广州市天河区马场路16号富力盈盛广场(B栋)1106
总机 :+86-20-66253600
传真 :+86-20-66253630 66253629
邮编:510623
外销邮箱Export SalesE-mail:
zheng@romance-alice.com
内销邮箱Domestic SalesE-mail:
tangming@romance-alice.com
厂址: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育才路13号
总机 :+86-20-66615388
传真 :+86-20-86984893 66615393
邮编 :510860

E-mail: zheng@romance-alice.com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