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的比刘胡兰更为悲壮和惨烈停住头村女杰于胜珍-赵县生活圈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07
——她死的比刘胡兰更为悲壮和惨烈 停住头村女杰于胜珍-赵县生活圈

铁凝《笨花》中的取灯即是以她为原型塑造的,她死的比刘胡兰更为悲壮和惨烈
——女杰于胜珍
赵志勇|文
1946年秋。田野里玉米叶子由绿变黄,高粱穗烧红了半边天邢美美,棉花和谷子也跟着脚成熟。庄稼人开始磨镰、收拾农具准备收秋。
这年的农历八月初七,寒风阵阵,一场秋雨不紧不慢下了起来。夜半时分,在高邑县马村通往元氏县的泥泞小路上,三十几个背枪提刀的国民党还乡团成员,押着一位女子,在雨幕里急匆匆行走着,女子约二十来岁,高挑身材,体型瘦削,留着齐耳短发,一双眼睛坚毅有神,她的乳房被敌人用一根铁丝穿透了……
这是个什么人?匪徒为什么要抓捕她?
此人不是别人,是一个叫于胜珍的妇联主任。1927年马汉庆,于胜珍出生在赵县停住头村一个较富裕的革命家庭里。父亲于花苗,号老固。是个开明人士,母亲马成姐是个贤惠的农家妇女。于胜珍的大哥于庆来很早就参加了中共赵县地下党,1931年曾任赵县县委书记,长期在白色恐怖下从事党的秘密活动,经常给她讲些革命故事。1937年,于庆来要离家到延安学习,临行前对妹妹说:“等我回来,你也就长大了,咱们一起跟党干革命。”胜珍含泪点头,把哥哥的话默记心中。在革命家庭的熏陶下,幼小时的于胜珍就向往光明,渴求革命。
1942年,不满十五岁的于胜珍就开始配合本村抗联主任于敬之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发动群众挖地道。父亲不让她夜间出门活动,怕她出事,说:“一个闺女家,别瞎掺和男人的事。”于胜珍不想让父母担心,经常趁老人入睡之后舟夜书所见,爬梯越墙出去挖地道,被抗联誉为“挖地道模范”。她还参加了本村的抗联会,发动和组织妇女缝军衣、做军鞋,宣传党的抗日政策,访贫问苦,联系群众,扩大抗日队伍。
于胜珍十七岁那年,经一个姓周的同志介绍宋素姬,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任本村妇救会主任。她晚上在开明人士屈润芳家举办文化夜校,组织妇女识字学文化,宣传抗日主张,带头演唱抗日歌曲。这一年,于胜珍正式脱产,在赵县四区参加革命工作。于胜珍有个战友叫秦绣法,一次,组织上派小秦秘密到抗日政府常驻地一带村庄传送文件。第一站,便是停住头村,于胜珍见来人是个和自己年龄相当的小姑娘,就象亲姐妹一样接待了她。于胜珍胆大心细,当晚,就陪她睡在离地道口最近的农家。这样,一旦发现敌情,可迅速进入地道。次日,早早爬起来去侦查敌情,确认安全后才把小秦护送出村。从此,小秦就成了于胜珍家的常客。
日本投降的那年秋天,高邑县城解放,于胜珍调任高邑县三区妇联会主任,在高邑城北槐河沿岸村庄搞清匪反霸和土地改革。当时,元氏县城尚未解放,周围几个县的原日伪汉奸、国民党残余以及逃亡的地主恶霸、土匪流氓聚集在元氏,组织了还乡团,继续与人民为敌。他们常常夜间出动,潜入村庄烧杀抢掠,反攻倒算。
高邑县三区毗邻元氏县,是敌人袭击的重点。在区长程毅领导下,于胜珍团结全区干部群众与敌人展开了尖锐激烈的斗争手指滑板教学。坚决地推进土地改革,减租减息和反奸清霸,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土匪恶霸和不法地富分子,组织起各村民兵武装,保卫胜利果实。
1946年春节,伴着新年的喜庆与欢乐,于胜珍和区长程毅喜结良缘。他们二人本是老战友,几年前,程毅在赵县四区任抗联主任时,就常到停住头村活动,那时他们彼此已经相互了解,婚后情投意合,感情融洽。在残酷的斗争环境中,他们经常分头下乡蹲点开展工作,离多聚少。对此,于胜珍毫无怨言,她对程毅说:“等革命胜利了,我一定好好陪你过日子。”谁料这朴素愿望竟成了一对情侣的永别留言。
匪徒们要对于胜珍动手了。那天深夜,于胜珍与马村妇联主任张桂芝及五岁的儿子在武委会睡觉。突然,“当当当”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呀?”
“于主任,是我。区里召开紧急会议,请你参加。”于胜珍听出是马村民兵队长马胜科的声音,就让张桂芝开门。屋门刚打开,一伙匪徒涌了进来,朝张桂芝连砍三刀,张桂芝倒在血泊里,接着匪徒又惨无人道地刺死了她的儿子。
于胜珍意识到,民兵队长马胜科已经变节投敌了。书中暗表,马胜科常到元氏县城卖西瓜,被敌人暗中收买变节。这天遭袭便是马胜科告密并勾结元氏还乡团制造的一次惨案。匪徒们鬼鬼祟祟溜进马村之后,兵分两路。一路向村西企图捕捉农会干部耿老真;一路向东直赴武委会,包围了武委会的民兵防所,杀死了熟睡的民政科干部马平芳,抓走了十几个民兵,抢走部分枪支。
于胜珍眼瞅着张桂芝母子被杀,心中早燃起一团怒火,她赤手空拳冲上去与匪徒搏斗,一个匪徒端着明晃晃刺刀,一刀刺穿了她的腿,后面几个一拥而上用绳索将她捆绑起来,开始肆意毒打。于胜珍被打得皮开肉绽、遍体鳞伤。匪徒活捉她并毒打她的目的,是想问出区长程毅当晚的住处进而抓捕他。于胜珍咬紧牙关,只字未吐。匪徒无计可施,决定把她带走继续审问,于胜珍拼命挣扎,死也不走。她的左胳膊被打断了,头发被一缕缕揪下来,飘落一地。灭绝人性的匪徒找来一根铁丝,残忍地穿透她的乳房才将她拖走,留在身后的是一串血脚印。
于胜珍被带到元氏城附近的里仁庄岗楼,章慕良匪徒们继续逼她给程毅写劝降信。于胜珍大义凛然地说:“杀就杀,剐就剐,共产党员绝不会低头!一定会有人给我报仇的!”说完,一口唾沫狠狠地唾在一个头目的脸上,高声喊道:“顶大是个死,怕死不革命!”匪徒想通过她抓捕程毅的阴谋破产了,于是,决定将她处死。
第二天夜。凄风苦雨中,于胜珍被匪徒带到村西南的一间小屋里。动手前,那个小头目说:“再给你几分钟考虑的时间,只要说出程毅的下落,说出区干部人数和党员姓名,保你不死。你还年轻孙神州,人又长得漂亮,好日子还长着呢!说出来吧,要官有官,要钱有钱,你说还是不说?”于胜珍面对屠刀宁死不屈,她蔑了小头目一眼:“不用废话了,我早就考虑好了!”那头目一挥手,刽子手们一涌而上,像吃人野兽一样,惨无人道地割掉了她两个乳房,又一块一块割她身上的肉……
于胜珍之死,比刘胡兰更为悲壮、惨烈。解放后,她被誉为刘胡兰式女英烈载入史册。毛泽东主席虽然没有为她题词,但那个“生得伟大,死得光荣”的题词,同样属于她。对了,作家铁凝长篇小说《笨花》中那个光彩照人的女青年革命者取灯,即是以于胜珍为原型塑造的。
有诗为证:
太行巍峨洨水清,
革命旗帜血染红。
酷刑砍头何所惧,
巾帼丹心照汗青。

延伸阅读
《百姓逸事》是写生活在赵州大地上的各色人等。他们或男或女、或古或今、或文或武、或官或民、或富或贫、或雅或俗、或忠或奸、或正或邪、或善或恶,四十五个形形色色的乡野、市井小民,俱是些接地气、有故事的传奇人物。《钢叉虎熬熬》《吹破天》《小炉匠》《老和气》《疯物件》《武会员》《名伶金少萍》《李老爱说嘴》《说唱盲人李三谝》等等这些练拳的、卖药的、刻字的、唱曲的、走事的……他们完全是在真人真事的基础上创作的。地名、人名真实可信,人物故事鲜有杜撰,具有亲历亲见亲闻的特点,读者既可当小说来读,又可将其视为地方史料。该书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
售价:35元
购书加微信:luo790820
作者简介

赵志勇,1964年出生,现在赵县档案局工作。散文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文化报》、《河北日报》、《石家庄日报》、《太行文学》、《当代人》等报刊。2008年和2009年先后在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散文集《天下赵州》、《赵州这杯茶》。2016年短篇小说集《百姓逸事》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散文《漫步柏林禅寺》曾获第六届河北省散文名作一等奖。《赵州这杯茶》获第七届河北省散文精品贡献奖。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