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上师都到哪儿去了?上师也喝酒-更氏游心坊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04
—— 女性上师都到哪儿去了? 上师也喝酒-更氏游心坊


女性上师都到哪儿去了?
近年来性别的问题比较被公开拿来谈论,它理应如此。很多人问:为何历史上没有太多女性上师?未来会不会有较多的女性上师?严格的说,性别与具不具格作为上师无关。上师不需要来自同一个文化,因此上师也不需要来自同一个性别。但是,人们总是热心地希望有均等的代表性,包括黑人、同志、双性人等。你对证悟的追求不应该被这些看法所阻碍。
女性与否,女同志与否,这都无所谓。上师必须能设计并提供法道,并且耐心的引导情绪化、愚痴、顽固又失落的众生而绝不放弃,直到弟子抵达证悟为止。外在的显现不应该有任何影响。女性上师不一定最知道怎么跟女性沟通,他们反而有可能让男性弟子感到深具启发,因为异性之间有种自然的沟通,会很有助益。我们必须记住:状似有所助益的可能是障碍,而看起来是障碍的,反而可能有所助益。

无论如何,有女性上师这件事让许多人感到兴奋。近年来,我们也看到更多女性佛法老师的示现。能实现这个愿望是一件温馨的事。但话说回来,在藏传或南传佛教的传统之中,滕旋由于普遍的男性沙文主义之故,支持女性上师的文化并不存在,也因为这个缘故,能执教的女性老师相对的就比较缺少。女性上师是一个新的现象姚剑军,若是过于夸大炒作可能反而有负效果。这就好比若是不丹想要开始生产媲美莱卡牌的照相机,当然他们可以,但是由于缺乏这种传统,因此需要容许某些尝试与失败尚于博。反之,德国人已经经历过所有这些过程,因此他们相机的制造技术已臻完美。

虽然这么说,这个世界还是很有福报,我们非常有幸有几位特殊的女性上师在世。其中一位是杰尊·姑秀(或称杰尊玛仁波切)。她是极受尊崇的昆氏家族女儿,受过传承完整的训练。一九五五年她年仅十七岁时,就在西藏的大法会上面对许多萨迦出家众开示了道果教法。这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不只是因为她很年轻,而是在那个时代,在西藏没有女性上师给予开示的例子,更不用说其对象是几百名萨迦学院的出家众。之后不久,她流亡到北美洲。这就好比英国的安妮公主,带着所有的皇室饰物,被迫住在遥远的异乡一般。许多年之间杰尊·姑秀隐名埋姓,为了生活做过编织缝纫等各种难以想象的工作。她身为人妇,需要负起烹饪洗衣等家事,又要带小孩,但她仍然持续将高深的教法授与弟子,比起同时期的伟大上师毫不逊色火影之伪鸣人。现在,她再度被认证为萨迦派最重要的传承持有者之一。

另外,嘉都佛母是嘉都仁波切的弟子及伴侣。她虽然不是藏人,但她与这位最纯正的金刚上师相处多年之后,已被公认为最能启发弟子的大修行人。虽然有些西藏机会主义者以猜忌妒羡的我眼光看她,但是她还是勤奋不懈地为保存嘉都仁波切的传承而努力。无论她是充满信心的在法座上主持法会,或是在厨房里清洗碗盘,她的谦逊以及全然自在的样貌,丝毫没有改变。以当今世界正在改变的趋势,未来女性上师一定有非常光明的前途。

上师的古怪
有些上师从心灵的观点是具格的,但弟子们卻需要面对他们怪异及反常的面向。从世俗的角度来看,这种上师不是那种平常、可商量、易于相处的人,这并不是他们的目标。他们难以相处,既啰嗦又小心眼;他们不会成为你的哥们。你不会请他来喝茶聊天,不会跟他谈论你的各种想法,不会向他倾诉日常生活的高潮低潮。你也不会邀请这种上师去参加如何领导寺院或佛法中心的会议。

当然,这都是非常主观的。我看过许多弟子虔诚地追随这种上师,而且很明显的,这些上师也培养了许多很好的修行人。我曾遇见过一位西方女弟子,她刚刚去见过夏扎仁波切。我问她仁波切给了什么指示麦哨,她说:“仁波切说,不要计划任何超过三个月的事情。”多么好的指示!我只能跟她说:“好吧!你的便宜机票泡汤了!”
也有一些伟大的行者,他们和蔼可亲、易于相处,他们是领导会议上不可或缺的人物。虽然他们不因此而比较逊色,但他们不见得就是好的上师。
弟子们应该学会从不同风格与方向的各种上师处,精明地萃取佛法的精华。

无法陈述的证书
这年头,我们看到许多想要成为上师的人,到处收集高阶喇嘛给他们的介绍信函或认证文件。从金刚乘的哲学观点来看,这是非常荒诞可笑的事。这就好比要求一份证书,证明你会成为良好的灵魂伴侣,或者证明你有浪漫爱情的能力一般。诸如证书、文凭等所有这些道具,都只会把事情弄得更复杂而已,因为他们都成了参考点。况且他们还不一定是真的,因为现今,任何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到。

最近,似乎有特定的群体想要研制上师“职责说明书”,让他们应付的责任更清楚。但是机构或证书永远无法与密乘上师相容。千年以来,或甚至百年以来,都未曾听过所谓的金刚乘上师的职责说明书或证明文件。在那洛巴或莲师的时代,绝对没有发放上师身份证的事情。
那洛巴无疑的是一位伟大的行者,他曾是闻名的那烂陀大学校长。在当时,许多国王都赞助那烂陀大学,他们也将子嗣送去跟随伟大的学者学习。身为这个大学的校长,他的地位非常尊贵。但是那洛巴并不追求这种世俗的成就,于是他离开了。他的离开,才真正是最尊贵的。
设想北京大学或哈佛大学的校长辞了职,在贫民区里到处寻觅,夜复一夜的和游民及妓女恳谈,结果获得比教室及实验室中更多的内容与意义。那洛巴在寻找的,是某种层次更高、无法在大学里教导、超越一般逻辑的东西。为此,他不需要一份证书。

那洛巴也并非在寻求作为上师的新工作。他之所以成为上师,是因为他的弟子玛尔巴在他身上找到了慈悲、智慧、关怀以及善巧的特质。玛尔巴以身、语、意降服于那洛巴,因此他成了上师孙友田,噶举派于焉诞生,帝洛巴与那洛巴二人共同被尊为创始者。
那洛巴深知,修持佛法的唯一目的是为了令自己以及一切众生解脱。修持佛法的目的绝对不是要成为佛法上师。但今天,在需要传播佛法的前提下,训练佛教老师的主张却如雨后春笋到处出现。
问题在于:这里面有太多的骗子。有些骗子真的具备了一点佛法的知识,还有另外一些完全不懂佛法。但最糟糕的是那些受过教育、追逐名利的世俗骗子,他们不关心佛法,不关心众生,却成为最成功的老师。因为这些人,我们不能完全拒绝教师训练以及学历证明的制度,至少它可以发挥一些功用。

END
作者:宗萨仁波切
编辑:水色
校对:水色、峥
图片:侯晓辰、下午的魚、网络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何关注
①长按下面二维码,会弹出“识别图中二维码”的提醒,点击进行关注。
②点击微信右上角的“+”,会出现“添加朋友”,进入“查找公众号”,输入“更氏游心坊”瘦腿针多少钱,即可找到。
长按加关注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