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女子香芋登场大唐迪军传第十四章-程序猿也想有道侣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77
——奇女子香芋登场 大唐迪军传第十四章-程序猿也想有道侣
让泰迪军五人组没有想到的事情是郑克强,展红绫线索来的如此迅速且容易。
陆胆垂钓的地方是汉江的一处分流,据说早十年前此处尚未开发,时长作为儿童嘻戏玩闹的地方。想来陆胆童年应当在此处度过了不少时光,是以现今这里已经渐渐成为遍布商户的闹市,而陆胆依然常常来此,找处柳树下一坐就是一天,肚子饿了就附近饭馆吃些便饭。
没过几天,邻里就都知道了忽然出现在此处时常垂钓之人竟是隐退的朝中军官。附近一些富贾便常托人送来些慰问的礼品,但陆胆却也不怎么搭理别人,只是一会拨弄着钓具一会树荫下睡睡觉。虽然与富贾不怎么说话,但是对沿街的商户倒是非常客气,也不知是因为怀念过去还是与商户们混熟了,陆胆虽则表现出对时常叨扰的来客的不满,却也不换地方,天天只在此处垂钓,甚至还与时常在江边散步玩闹的住户聊聊家常。
迪军五人正想要询问那几日(陆胆离开襄阳前的一个月前后)是否有官府中人找到陆胆,而路边一个小女孩却引起了韵瑶公主的注意力。
这女孩子大约也有十八出头,身着胡服,虽然靓丽,却似乎有着一丝落魄之感,如同有着好几日未曾梳洗一般,一个人坐在拱桥边的石墩子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大婶,”公主向一家布料店家询问,“那边坐着的小姑娘你们认识么?”
“不认识啊,在这坐了好几日了!”(npc既视感)
“好几日?”
“是啊,这姑娘似乎听不懂中原话,我们和她讲话她都不搭理的!”
韵瑶公主瞅着那小姑娘,抿嘴皱眉的似是陷入沉思一般。
“二二,”凤霓喊着公主扮作的姑娘的名字,“这小姑娘有什么问题么?”
“问题有没有倒是不知道”公主咕哝道,“只是这小姑娘看着当真是好看的紧,不知为何竟是如此落魄之感,倒是惹人生怜!”
凤霓冷笑了下,正要以“不要滋事”提醒公主,却见公主已经恍恍惚惚地向那小姑娘处飘了过去。
其他几人也只好跟着过去,公主走进那姑娘身边,半蹲着问道:“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啊?”
那姑娘瞪着圆圆的大眼,似是不知道公主在说什么。
此时熊英走近公主身边,轻轻拽了下公主示意,公主会意往边上走了些,熊英道:“这小姑娘生的着实漂亮,不似一般乡野流浪之人,况且现今虽是太平之世,然此等丽质姑娘在此处坐了几天,既不引来官府,亦不招惹地痞,着实怪异!”
“我也觉得怪怪的,”公主咕哝道,“但是大家说她听不懂汉语,或许与此也有些关系吧,况且怪不怪异不论,万一人家真有难处,这几日没出事,以后可就难说了!况且咋们这几个人个个功夫在身,还怕一个小姑娘不成?”
熊英见公主如此说道,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叹了口气道:“那公主和她说话要小心些!”
公主点了点头,这边几句话刚说完,后头凤霓已经着急地向这边喊着。
熊英和公主闻声走了过去。
“这小姑娘听得懂北辽话!”凤霓道。
“怎么,你会说北辽话?”熊英刚向凤霓发问,忽然又觉得此话突兀,泰迪军中奇人异事不少,会说个邻邦之语又如何了!
公主凑到熊英身边小声道:“凤霓姐姐是凤九天大统领的女儿,凤九天曾经是安禄山的部下,安禄山原本就是杂胡,通晓多邦言语,而且又常年坐镇唐辽边境!”
“是也是也!”熊英会意。
“不仅如此,说起来我也是汉胡混血哩!”公主莞尔一笑,便又和凤霓询问起这姑娘的事情。
熊英正愣着,又想到当今皇帝原本便是安禄山从幽州带来的皇族,原本有着挟天子令诸侯的打算。唐朝盛世,万邦来朝,此前又历经南北朝的汉胡文化融合之时,皇亲国戚中有着汉胡混血的血统也不是什么奇怪事情,便也不再多想。(此段与剧情无关哈哈哈)
再说那一头公主和凤霓还有那小姑娘你一句我一句的翻译来翻译去,终于搞清楚了一件事情。一件极大的事情。
这个小姑娘,和陆胆的事情居然有着天大的关系。
这个小姑娘名叫香芋(外号应该叫邪教cp)陶丽西,随他爷爷一起来中原,两人精通杂技,以此谋生,但是就在四个多月前,他爷爷被官府以北辽间谍的名义所抓,并告知这个小姑娘,要来这里找到一个正在垂钓的老者,告诉他她爷爷被抓,并向老者说出“他们都说你是陆成功叔叔的亲人,爷爷是陆叔叔的朋友,您一定要救救他”这样的话,当然这些话很大程度上应该是不属实的。
陆胆曾经也在安北都护府任职,陆成功就是被陆胆在唐辽边境所救,因此听得懂北辽语言,于是就有了后面的事情。陆胆临行前告知这北辽姑娘要藏匿起来,过两个月再来这找他,并给了点银两刘学周。估摸着陆胆的举动大大出乎官府意料之外,因此这小姑娘就真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和襄阳官府玩起了躲猫猫!一躲就是三个多月。
事情发展居然如此顺利,一行人几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虽则对这极大的巧合有着极大的疑虑,却也顾不得许多,领着这个北辽姑娘便去了县衙府上。
但是去之前公主做了件寻常官府绝不会做的事情,找了家客栈让小姑娘好好的洗漱一番,穿上了刚买的新衣裳,填饱了肚子。
县衙大门外的鸣冤鼓久违地被敲响,
随着衙役们的呐喊,韵瑶公主,熊英,凤霓,景路,和北辽小姑娘一起踏进了县衙殿堂。
“大胆刁民,见本官居然不跪!”县令嚷嚷道。(我们公主桑麻怎么可能跪你个破官呢)
“草民余老头不知大人是否公正,是不敢跪!”
“大胆,来人。。”
“大人不听听,草民欲告何罪?”
“哼,本官今儿心情好,听你说说!”
“草民欲告襄阳官府!”
“大胆!”
“草民身后的小姑娘,原是北辽人,随爷爷入中原卖艺求生,却被官府以北辽间人身份所抓!”
“那你怎么知道,他爷爷就不是北辽间人?刁民不分青红草白胡乱诬陷官府,还不快快跪下受罚!”
“大人明鉴,我们确实不知道他爷爷的真实身份,但是,官府还指示这小姑娘坑害忠良松口古镇。而且我们路上在这姑娘的指引下也去过官府拿人之处,问过乡里,都说这小姑娘和她爷爷好端端的卖艺胶囊日记,完全不像坏人,官府若是拿人,也总得给个理由吧!”
“难道官府拿人,还要向刁民解释么?”
“理是这个理!”韵瑶公主忽然插嘴道,“只是指示这姑娘坑害前千牛卫将领总不是正道吧?而且大人一口一个刁民,是否有些不太地道哩?”
“唉我说,”这县令也被说的有一丝无奈,“你们见了本官不下跪,还不算刁民啊,唉本官也不想管着劳什子乱事,你们给我出去,再踏进衙门一步,休怪本官无情!”
“大人且慢”公主续道。
“干啥子,死活不让本官走,难不成相当本官姨太太不成!”
公主尚且未说什么,一旁熊英已经忍俊不禁了,虽说熊家兄弟入迪军不久,但是一段时间相处下来,笼罩在韵瑶公主身上的神秘色彩渐散,留下的倒是公主平易近人的姿态,是以此事也大小不尊地随心哈哈大笑。
“刁民你笑甚!”
“我笑大人你方才的亵渎之语若再不收回,恐怕不是这一官半职能保的咯!”
“泰迪军到!”言语未落,门外传来一身绵长的呐喊!
随着呐喊声将歇,阔海熊雄便率领百人卫队径直入了衙门。
原来在来之前,熊雄就与四人分头行动,去喊了阔海的马服卫队前来警犬巴打。
还未等县令和众衙役反应过来,卫队齐齐拜倒,高声喊道:“臣(卑职?)等参见公主!”
“公。。。公。。。公。。。公主?”县令傻眼!
“不错,”熊英依旧止不住笑,“这位便是大唐韵瑶公主!”
县令脸色忽然铁青,拜倒求饶(此处你们自己yy,老套路了)
其实这县令除了说话有点蠢以外也没啥过错,官府的所为多半是更高层的事情,这货也管不了,所以公主自然就饶了他了。
然后这个县衙就瞬间变成了泰迪军零军的临时办公地点,消息封锁,连驻襄阳泰迪军都不知道,事实查明,前几月确实逮捕一名北辽杂技师,而下达这个命令的正是襄阳刺史,而对此,资料完全没有记录驻襄阳迪军对此事是否有过问。
结论很明显洪荒元道,襄阳刺史为首的一干人等,涉嫌私通逆党,即刻缉拿,泰迪军山南道总指挥及驻襄阳泰迪军各队队长停职查办,北辽“间人”杂技师押送济县县衙查问。
阔海带领马服队立刻行动,凤霓和景路也各处张罗,整编未擅离职守的襄阳迪军,而香芋的爷爷也被送到衙门和香芋团聚。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一团更大的黑影正在靠近。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