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利大瑶山走过崇山峻岭的青春(1)-中国两栖类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02
——失利大瑶山 走过崇山峻岭的青春(1)-中国两栖类
野外工作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有的经历,却是我们这个专业的必不可少的守宫砂gl。其实我从小真正的志向是昆虫学,法布尔是我的偶像,昆虫标本、特别是蝴蝶标本的制作飘逸之旅,得心应手,成为我中学暑假最大的消遣。一直到2002年高中毕业的那个夏天,我才正式接触到两栖爬行动物。本科毕业的时候申请了美国的博士,选择肥螈作为我的博士课题。
转眼之间,距离第一次野外工作已近十年。白驹过隙,青春弹指一挥间,偶有想起,依然历历在目。于是在这里和大家分享,聊以自慰,也希望能激发更多同学对自然的热爱。
——废话几句
(纪念2007-2011的每一个夏天)


走过崇山峻岭的青春(1)
——失利大瑶山
吴耘珂
2007年6月
广西金秀大瑶山是中国特有两栖动物无斑肥螈的模式产地,毫无悬念,我把金秀县作为了自己野外工作的第一站。
坐柳州到金秀的大巴,两个多小时就到了金秀县城。顺着县城中央的水泥路,在尽头瓦房群落的小巷里,辗转找到了向导龚大爷。龚大爷是林业局的老员工,经常在山上的工棚过夜,所以知道在哪儿能见到肥螈。对这种昼伏夜出的溪流生物忧郁罗密欧 ,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哪怕他们在当地生活了一辈子。
出门拦住两辆三轮车,一路向南黄子忠,在左拐右拐中,土路也到了尽头,秀丽苍郁的山脚赫然就在面前。黄昏中一条平坦的小溪从山间轻快地流出,山脚前面有户人家。可能是因为面对未知的兴奋,有几个细节我记得特别清楚:一群鸭子在小溪里悠闲地整理羽毛,溪旁有个尼龙口袋里面全是泽陆蛙蝌蚪;黑色与红色的豆娘相互追逐着,有时又落在溪里突兀的石头上;水泥墙外高大的蕨叶上趴着着一只浑身带刺的竹节虫,而它的邻居是一只翠绿的螽斯。

(泽陆蛙蝌蚪被当地人捉来喂鸭子)

(吃蕨类的竹节虫)
因为无斑肥螈的成体终年生活在小溪里,所以看到小溪的第一眼,我们便下河里去翻石头。由于缺乏经验,我穿着厚重的登山鞋在小溪里淌水。事实证明满归吧,街边卖的军用胶鞋更实用——进水快,漏水也快,踩在青苔上还不打滑。龚师傅说前几天刚下过暴雨,所以现在山上的水还在不断冲下来,小溪水流很大,没办法看到水底,也捉不到肥螈。我们只好打道回府。不过好在仍然采集到了一些蛙类。其中有一只泽陆蛙,应该是小时候幸运的没有被喂了鸭子,长大了却又不幸的入了我们的口袋黄怡晴。田地里到处都是粗皮姬蛙在撒欢,也被我们捉了几只。

(倒霉的泽陆蛙)

(6月是粗皮姬蛙交配的季节)
第二天我们再次上山,钻进一片茂密的竹林。在小道旁边发现很多布满青苔的木盆,互相之间由剖开的竹竿连接,从山顶一路延伸下来。木盆里浑浊的水面上飘着竹叶,竹竿上却挂着不少晶莹剔透像果冻一样的卵群。仔细观察会发现已经发育成形的蝌蚪,估计是某种树蛙把木盆当成了育儿所,当蝌蚪成熟就会落入木盆中。林间小道很快没了踪影,继续向前便进入一片接近45度的山坡,坡上依然是厚厚的竹林。因为坡很陡,地上又铺满竹叶,所以前进得很艰难何晴近况。虽然还不至于四肢并用,但走起来也是一步一喘宫怀缱绻 。接近山顶的时候,终于看到一个小水坑,这里是细痣疣螈的繁殖场所。我们捞到了11只成体和3只幼体,小家伙的手掌脚掌已经变成了橘黄色,说明他们已经进入变态阶段,外鳃很快会消失崔紫轩,同时长出肺,颜月溪就开始陆地生活了。成年的细痣疣螈全身灰黑色,只有四肢端部和尾部上下缘有鲜艳的橘黄色。背部两侧各有一排大的疣粒,有的疣粒也带有些许橘黄色。这应该是警戒色,因为蝾螈科物种的皮肤里都含有神经毒素。非繁殖季节,细痣疣螈生活在这片山坡的竹叶下、泥洞中,只有到春季才聚集在泥水坑交配和产卵。为了维系当地种群,我把其中6条又放回到了水坑。

(竹竿上附着的某种树蛙类的卵群)

(大瑶山也是细痣疣螈的模式产地)

(细痣疣螈的幼体)

(把细痣疣螈放回繁殖水坑)

(各式蝌蚪,暂时养在宾馆的洗手池里)
沿途返回的路上,我们在下游小溪里采集到了一些髭蟾蝌蚪、角蟾蝌蚪和掌突蟾蝌蚪。髭蟾蝌蚪向来是蝌蚪界的巨无霸,大的全长差不多到10厘米。因为这段时间是雨季,小溪里的水位往往刚刚降下来就又是一场大雨。不可能继续在这耗着,于是我们不得不离开金秀,把时间节约出来留给下一个采集地点。当中巴车驶出县城的时候,我回头望望这乌云下郁郁的群山,真没想到会出师不利。虽然采集到了细痣疣螈,但毕竟无斑肥螈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只好安慰自己,虽然这次失败了,不过重要的是积累了一些历练,怎么说也是从零到一的过程。大瑶山,我还会回来的!

(再见了,大瑶山)
审核:蒋 珂
编辑:陈宏满

“中国两栖类”信息系统

微信:Amphibiachina
微博:Amphibiachina
长按识别二维码
轻松关注“中国两栖类”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