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长联,第一乎,第二乎?细雨徘徊甲秀楼(五十四)李游中国-河北帅众文化订阅号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68
— 天下长联,第一乎,第二乎? —细雨徘徊甲秀楼 (五十四)李游中国-河北帅众文化订阅号

细雨徘徊甲秀楼
到贵阳甲秀楼参观,我并不是想着看什么奇妙的建筑。最重要的是要看看这号称天下第二联的贵阳甲秀楼长联到底写得怎么样。因为,在我到贵阳之前,我知道在云南的昆明有个大观楼,在那里有一个号称天下第一长联的大观楼长联。那是清朝落拓文人孙髯的杰作。【(1711—1775),字髯翁,号颐庵。云南昆明人,祖籍是陕西三原,幼时随父流落昆明。自幼聪颖好学,尤以诗文超群,幼时赴童试,因不愿受搜身之辱而未应科举,终生为一平民,自号"万树梅花一布衣"。他广交诗人墨客,常聚会于名胜古迹吟诗作赋林广茂,晚年寄迹昆明圆通山咒蛟台卜易为生,自号“咒蛟老人”,后因有子在弥勒经商,将他接去赡养,并在该县授徒,门墙桃李,一时称盛。病逝后就葬于弥勒。】
大观楼长联全文长达180个字,语言精练,气势恢弘。在仅有的文字中,把个云南的历史地理山川风物,一览无余。同时,也抒发了自己在那个时代的抑郁不得志。左央大有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意思。

全联如下: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寇庆延。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州,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蘋天苇地新天龙慕容复,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周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施春风。

那么,这个贵阳甲秀楼的天下第二联是什么样子?
冒着淅沥沥的小雨,我来到了位于贵阳市南明河畔的甲秀楼。
甲秀楼位于贵阳市滨河路与西湖路交叉处,南明河中的一块巨石--万鳌头石矶之上(这块石头酷似传说中的巨鳌),始建于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楼高约20米,为三层三檐攒尖顶,这种构造在中国古建筑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画甍翘檐,红棂雕窗,白石巨柱托檐,雕花石栏相护,华丽宏伟。12根石柱托檐,护以白色雕塑花石栏杆,翘然挺立,烟窗水屿,如在画中。登楼远眺,四周景致,历历在目。楼下浮玉拱桥飞架南北,桥下清流回环,形成涵碧潭。入夜,华灯齐明,楼桥亭台映现其中,恍若仙境。此楼为贵州巡抚江东之所建,取名“甲秀楼”,意为“科甲挺秀”、人才辈出之意。 这些都是次要的,我真真正要探询的是天下第二联;
五百年稳占鳌矶,独撑天宇。让我一层更上,眼界开拓:看东枕衡湘,西襟滇诏,南屏粤峤,北带巴夔。迢递关河,喜雄跨两游,支持岩疆半壁。恰好于矢碉隳,乌蒙箐扫,艰难缔造,装点成锦绣湖山,漫云筑国偏荒走读大中华,莫与神州争胜概;数千仞高凌牛渚,永镇边隅。问谁双柱重镌,颓波挽住不良家族?想秦通僰道,汉置牂牁潘朔端,唐靖矩州,宋封罗甸。凄迷风雨,叹名流几辈,留得旧迹千秋。对此象岭霞生,螺峰云送,缓步登临,领略些画阁烟景,恍觉蓬洲咫尺,招邀仙侣话游踪。

两相比对,我不知道到底是谁仿谁,一个是落拓失意的文人,一个是得意的文人(相传甲秀楼的对联是清朝的贵阳县令刘玉山所撰)。社会地位不同,心境自然也不同。当了县令,尽管官不大,也总算是个七品官吧!吃着国家的俸禄,衣食无忧。写出来的东西自然要好些。但是,刘先生毕竟也是文人出身,所以,在他的骨子里也还是有着诸多的文人气息李村大集。并不是满口胡言乱语。
但是,据诸多的考证,还是,孙先生的对联在先,刘先生的对联在后,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模仿的痕迹的。不过,两个人写得地方不一样,一个是云南,一个是贵州。各阐风物,各发幽情海兴天气预报。都有着非他一般的历史价值与文化价值。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似乎比必硬要比出个高低来。
所以,当我看到这两个对联的时候,我只是说一个长些,一个短些。我们只是好好地品味它即是。
南明河畔孟获城,流是潺潺。似乎记载着历史,也更多地抒发着地理。如此蛮荒之地,能有这样的激昂与慷慨就够了。
未完待续……

需要拜读李老师作品的朋友请于渠清雯联系:
15511341567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