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十行书:北宋李建中之《土母帖》如世间美女,丰肌而神气清秀-太原文艺网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84
——天下第十行书:北宋李建中之《土母帖》 如世间美女,丰肌而神气清秀-太原文艺网
如世间美女,丰肌而神气清秀
——天下第十行书:北宋李建中之《土母帖》

北宋李建中及其《土母帖》,天下十大行书排行第十。
可是,实在话,天下十大行书中,我独独对李建中的《土母帖》是陌生的、模糊的。我曾询问一些书界的朋友,他们大多也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一个帖,再具体点就不大清楚了。还有的竟是一脸的茫然,完全不熟悉。也难怪,历史上,李建中不是妇孺皆知的那种大书法家,你说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天下谁人不知?《土母帖》也不是人们天天挂在嘴边的那种知名法帖。你说《兰亭序》《多宝塔》《勤礼碑》,世上何人不晓?我只是在天下十大行书中,经常看到这个这个名字,这个帖,可是,对于此人此帖为什么会列入十大行书之列,不甚了了,甚至颇有疑问。
说起宋代的书法家,一定是苏黄米蔡。大宋300多年的历史中,难道只有宋四家么。当然不是,问题是,这四个巨星的光芒太过耀眼,因此而掩盖了许多也很优秀的书法家。我们知道宋徽宗赵佶,他书法上自创了天下闻名的“瘦金体”,他的花鸟画亦自成“院体”。他书画的签名花押“天下一人”,虽然颇为自负,但比起宋四家来说,究竟还是略逊一筹。他是中国古代皇帝中少有的艺术天才与全才,被后世评为“宋徽宗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还有苏舜钦、陆经、王安石、陆游,吴说、范成大、朱熹、文天祥,这些人的书法也都十分了得。我们甚至还知道,蔡京、秦桧的书法也很厉害。据说,“宋体字”就是秦桧所创,是整个南宋时期的官方文书通用字体,今天依然在使用。按一般的习惯,应该叫秦体字才对,只不过他人品太差,故而不用,而名之宋体。可是有一个事实也得承认,虽然蔡京、秦桧这俩哥们儿是大奸臣,遗臭万年,但是,遗臭可以万年,遗臭可以天下人人皆知,也绝不是一般水平。故有人谑言,不能流芳百世,遗臭万年也行。
李建中,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土母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帖呢。说名不见经传,似乎并不公允。位列中国十大行书之列,你能说名不见经传吗。可是,说大名鼎鼎,似又勉为其难,为何许多人又如此陌生呢。
在动笔写此文之前,我详细地查阅了关于李建中及《土母帖》的资料。看后,我相当的吃惊,为自己的无知与浅薄吃惊,也为我所不了解的李建中和《土母帖》而吃惊。
其实,李建中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流芳百世的人。只不过,他的名头不如宋四家更响亮而已。
李建中(945-1013),字得中,自号岩夫民伯,京兆(今陕西西安)人,徙居入蜀,后侍母居洛阳,聚学以自给。太平兴国八年(九八三)进士甲科,历太常博士、直集贤院,迁金部员外郎、工部郎中。建中性怡淡,简静,风神雅秀,不重名利,前后三求掌西京留司御史台,人称“李西台”。建中尤爱洛中风土,构筑园池,号曰“静居”。年六十九卒。
一个大隐隐于市的高人李建中,渐渐浮现在我面前——“性怡淡,简静,风神雅秀,不重名利”,我想,这样的评价与其说是性格,不如说是境界。看到这样的评价,对李建中其人,心中已经先有几分欢喜、几分仰慕了。不图高官厚禄,不用曲意奉迎,没有起起伏伏,也没有曲折蜿蜒,李建中正是一个大隐隐于市的世外高人。他在官场活得如此潇洒、闲雅,是他把这些名利都看得淡了,看得轻了。他把更多的乐趣音诗练习曲,投放于古雅与静笃。他陪着老母亲,在西京洛阳自家的“静园”里,平平静静地在做一个闲官太玄战记。然后,抽出更多闲暇时光,呤咏弄墨,怡情山水。闲云野鹤不一定非要在深山老林里,在繁华闹市一样可以闲云野鹤。关键不是看在哪里,关键是看心境。李建中,就是一个闹市中的闲云野鹤,世外高人。
我想起司马迁的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名利二字,自古以来,天下几人可以参透?书法界,大至文艺界,名利二字大如天。“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这只是当年高适对好友琴师董庭兰的一句空洞地鼓励。没有名气,天下谁又识得君。无人识,利又从哪里来?谁又肯从自家腰包里掏出真金白银给你。名家与平尺价位,中间有一个大大的等号。关于李建中,这短短的十几字,已是极高极高的论定,非常人可以比肩。
一个名噪一时的书法大家李建中,在我眼前慢慢地变得清晰——宋朝初年,百废待举,书法界放眼望去,也是满目疮痍,乏善可陈。可是,如同漫漫的荒野之中,忽然看到远处高耸的雪山,给人以视觉的冲击大管家小娘子,无限的惊喜。这就是李建中,他是大宋建国之初一颗璀璨的新星,他的出现,让大宋暗淡的笔墨江山顿时变得通明透亮。
据载,李建中好吟咏,每游山水多留题。善书札,草、隶、篆、籀俱妙。是当时无人敢望其项背的名书法家,在宋初书坛备受推崇。《宋史》谓其“善书札,行草尤工,多构新体。草、隶、篆、籀、八分亦妙,人多摹习,争取以为楷法。”从史料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何等辉煌的李建中。
明王世贞《弇州四部稿》称:“李建中,宋初第一手,苏黄诸公起乃稍稍掩之”。宋高宗赵构《翰墨志》云:“本朝承五季之后,无复字画可称,李建中字形瘦健,始得时誉,犹恨绝无秀异。”建中书法去唐未远,犹有唐代余风,达到从五代至宋过渡时期的高峰,是宋初首屈一指的大家。还有专家干脆说,李建中是宋初书坛盟主,是五代书法向宋代书法过渡的关键人物。后来,苏黄米蔡的崛起,渐渐盖过了他的风头,以致高宗南渡之后张灯结彩造句,举世唯认苏黄米法,学书者遂鲜知有李建中矣,李建中之名亦为后世有所淡忘。
宋行书大家黄庭坚则如此评论:“尝余评西台书,所谓字中有笔者也。字中有笔,如禅家句中有眼,他人闻之瞠若也,惟苏子瞻(轼)一闻便欣然耳。”(见宋董史《皇宋书录》卷中《四库全书本》)这种评语是公证的,建中笔中出新意,对后世的楷、行书的影响,不容否认。但他传世的墨迹不算多,客观上妨碍了其作品的广泛流传,这也是今天许多人对李西台不甚熟悉的一个原因。
但是,书法史上,李建中是绝对不可略过的一页。宋四家,唯蔡稍弱。据称,原来之蔡,乃蔡京之蔡,而非蔡襄之蔡。人品胜于书品,谁也不愿意把一个遭天下人唾弃的大奸臣蔡京天天挂在嘴边,换成蔡襄顺理成章,顺应民心。天下十大行书,宋四家中独无蔡耳,亦是不争之事实。元赵孟頫,行书超绝,天下闻名,十大行书亦未列其座次,有人为之大呜不平。而李建中,虽不列宋四家,但其名其帖,却堂而皇之地列于天下第十行书,其中微妙不可尽言。
天下十大行书,我至今不知是何人何时所定,但亦为世人所认可。中国书法自甲骨文始,有着3400年的悠久传承,魏晋行书之完美成熟,至今亦有1600年的漫长时光。从古至今,仅行书之名家名帖,何止千计。入围十佳,不是神品,即是绝品,非同小可,乃无尚之荣光。李建中的《土母帖》能够泰然列于其中,绝非偶然。
一个上承晋唐遗风、下启大宋尚意之先河的李建中,闲雅飘逸地站立于历史的桥头——从大唐到大宋之间,我们知道,有一个承上启下的重要的人物,那就是杨凝式。其实,在杨凝式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那就是李建中。历史好像颇有深意的做了一个周密的筹划,在大唐至大宋的漫长而艰难的过渡中,让杨凝式一个人承担如此重任,似乎是孤单了点、寂寞了点,薄弱了点,于是,在杨凝式身后,又有意地安排了李建中,作为副手,策应与配合主将,共担大任。
李建中与杨凝式相差72岁。李建中与蔡襄相差67岁。杨凝式81岁去世的时候,李建中9岁。李建中65岁去世时,蔡襄1岁。宋四家如果按年龄排列,应是蔡苏黄米。蔡襄比苏轼大25岁,苏轼比黄庭坚大8岁引领外汇网,黄庭坚比米芾大6岁。
由于年代比较接近的关系,李建中受杨凝式影响颇大。杨凝式喜题壁,久居洛阳,好游佛寺道观,两百多寺院均有其壁书,风靡一时。李建中在西京洛阳这个陪都作一闲官,亦喜好逍遥自在,游览庙宇,同时观摩研习杨的壁书,当是一大乐趣。李建中每次去不同的寺院,都会仔细查看杨的书作,“一回入寺一回看”,细思静悟,心摩手追,收获颇丰。杨凝式狂放不群,天性率真。李建中不求显达,甘于宁静,二人虽静躁不同,性情各异,但在杨凝式的壁书面前,他们二人一定有过无数次的心灵的碰撞,激动,快意,叹服,陶醉……有书法妙味的心有灵犀,或者亦有瑕疵的评点述说。书法面前,他们息息相通,是真正的老友。
客观地说,赵珈琪杨李二人书法均已有追踪晋人、融合晋唐书风为一体的风貌。其后经蔡襄以已意融晋、唐人书为一炉,不拘一法而法自在,寻求“以意驭法”之境界。至苏轼、黄庭坚、米芾始一大变,承唐继晋,上接五代,有宋一代尚意书风才真正成熟。如此说来,李建中是一个功不可没的人物,在书法传承的接力赛中马丽芬,他是不可缺少的第二或者第三棒。李建中是书法由唐入宋的枢纽性人物,也是宋代书法家文人化的重要推动者。
李建中墨迹传世很少,其中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土母帖》和北京故宫博物院《同年帖》最为出名。《土母帖》是李建中的代表作,是其存世墨迹中最典型、最能见出他那深湛书法功力的神品,所以此帖颇为后世珍重。《土母帖》,行书墨迹,纸本。纵31.2厘米,横44.4厘米,10行,共104字。此帖是传世的《西台六帖》之一。此帖用笔沉稳,法度谨严,有欧阳率更神韵,结构淳厚谨严,论者认为此帖清丽圆熟,恣态横生,书风与唐、五代相近,上追晋韵而清丽圆润,深得“二王”笔法。
李建中《土母帖》,行书佳笔,少数字用草法,用笔中锋,行笔沉著稳重,法度严谨,存风骨于肥厚之内。李建中学欧阳询书而不寒瘦,笔意上不像欧阳询的骨鲠峭拔,更多的是源自本性的温厚平和。此帖用笔含蓄淳雅,起伏顿挫变化不十分明显,如同谦谦君子钢甲卡卡龙,举手投足中规中矩,无丝毫张狂失礼之处,表达了他不求外显、只求内心平淡的心境。结体凝重,字形以纵长为主,因势纵横,功力娴熟。章法行距宽疏,字距拉开,行气清新浓郁,格调高雅,气度雍容。“耳”字字形修长商业三国,悬针渴笔,欹斜略左,独具韵味,在全篇中有点睛之妙。论者认为,此帖不足之足是,仍稍见拘谨,可见建中初合晋唐书风而尚未成熟,但对开启宋代书法亦自有功。
李建中书法,气格遒劲淳厚,简静古雅,基本上沿绪唐代书法的余风,主要得力于唐欧阳询、颜真卿,并糅合了魏晋书法的风神,有一种丰肌清秀、气宇轩朗的特点。明吴宽说的:“西台书深厚温润,有盛德若愚之象。”赵孟頫也说:“西台去唐未远,犹有唐人遗风。”西台的作品没有那种夸张、欹侧的表现,追求一种静谧的蕴味,纸面上透出的是那种淡淡的学者气息,在平易淡雅的方式中透露出一种追求和美学理想。他不刻意求法,但在轻轻而随意的布置中显现出他对法度的高度理解。他精通各体,既恪守唐法古韵,又开启尚意先河,他作品的平正内敛、清雅宜人,不温不火、肥瘦得中,是一种古法,而他的那种超越尘世的气息却是对意趣的追求,笔墨精简而意趣丰赡,寥寥数笔却神韵溢出。学古而不泥古,创新而不张狂,一切都在平平淡淡的笔墨中透露出风华古韵。
李建中《土母帖》下笔厚重,与颜真卿有很深的渊源,这能让我们更准确地看待李建中用笔的肥。宋黄庭坚曾说:“西台出群拔萃,肥而不剩肉,如世间美女,丰肌而神气清秀者也”。细品山谷之评论,进而端详对照《土母帖》,愈觉精妙绝伦,似眼前显现一个袅袅婷婷的美女,面含微笑地向我们走来。其丰肌之姿容,神秘之微笑,恍若蒙娜丽莎从画中复活。
当然黄庭坚也说出李建中的不足:“杨少师如散僧入圣,李西台如法师参禅。“杨少师说的就是杨凝式,其住行坐卧随心所欲,没有一处不合乎佛法,而李建中还在参悟佛典。如果说对书法,前者算是无法而法,后者则一心追求合乎法度,却多少有些为法度所困了。苏轼对李西台的评论也颇耐人寻味:“建中书虽可爱,终可鄙;虽可鄙,终不可弃。”褒扬中有批评,喜爱中有不满。
帖文:
所示要土母,今得一小笼子,封全咨送,不知可用否?是新安缺门所出者,复未知何所用,望批示。春冬衣历头,贤郎未检到,其宅地基,尹家者,根本未分明,难商量耳。见别访寻稳便者,若有成见宅子又如何?细希示及咨。孙号西行少车,今有旧车,如到彼不用,可货却也。
译文:
“你想要的土母,现在得到一小盒,包装完好送过去,不知道合用吗?是河南新安县西的缺门山那里做的。不知道你要这个做啥?希望能讲一下。又是冬尽春来,新的一年开始了。贤郎公子没头绪,家里的祖籍又不明白,无法商量。要是看到有合适的,但因为有成见,那又怎样派上用场呢?想知道你的意见。另外想问一声:孙号将要西行,但没交通工具,目前有一辆旧车,如果不想乘坐它去的话,就卖了它。”
关于土母:
土母的意思周天娜,不论是神像、矿产或是动物,都有一定的用途,但是李建中不明白对方要土母干什么。 也有人认为是中药土贝母, :散结,消肿,解毒。主治:用于乳痈,瘰疬;乳腺炎,颈淋巴结结核,慢性淋巴结炎,肥厚性鼻炎。

长按二维码,关注太原文艺网!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