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盘山与昭明太子【风雅】山水有清音-磐安微风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466
——大盘山与昭明太子 【风雅】山水有清音-磐安微风我外母唔系人

那一年,草木比现在茂盛,各种野果子比现在成熟得慢,林子里一定也像现在一样有金黄的银杏和火红的山楂,还有满地爬的又红又酸的覆盆子。草药应该也比现在多,只是很多我们也许根本就叫不出名字。风吹过山野,带着荒凉的气息,这一座山名叫大盘山,号称“群山之祖、诸水之源”,但在当年也自是人烟稀少。
巍巍大盘山,自古以来是括苍山、天台山、四明山、会稽山、龙门山、仙霞岭的发脉处;瓯江、鹜江、灵江、曹娥江也由此发源。大盘山不是寻常之山,所以它在那一年迎来了不寻常之人。
那一年是哪一年?我们无从知晓,正史没有记载,口口相传的只是民间的故事。然而民间的传说往往有更神奇的成分,民间传说经过历朝历代文人的演绎,变得如此丰富。

传说中那一年,昭明太子骑着白马,一袭青衣,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史载“太子美姿貌,善举止”),他的随从挑着一捆捆的书籍,跟着他千里迢迢来到大盘山。
那时候已经有了纸,把丝絮在水中打击,然后揭下留在床席上的薄片,这种薄片就是最原始的纸。有了纸,书籍携带显得不那么困难。金默玉要知道昭明太子是一个多么爱书的人啊。史书《梁书·萧统本传》云:“太子生而聪睿,三岁受《孝经》、《论语》,五岁遍读五经,悉能讽诵”,而且“读书数行并下,过目皆忆。每游宴祖道,赋诗至十数韵。或命作剧韵赋之,皆属思便成,无所点易。”
当年,昭明太子为避谗言之诬,不远千里,带着一批人,转辗来到磐安大盘山麓。想来此时他的心境是复杂的,朝廷的勾心斗角和风风雨雨横亘在他的心里,犹如一块沉重的石头。然而,当他沿着山道往大盘山深处行走时,鸟啼婉转,流水潺潺,奇峰异石,风光旖旎,不由得被深深吸引。左手边,清凉的涧水清澈见底;右手边,古木葱郁,环境幽静。抬头望着眼前这片青翠的山野,风若有若无地吹着,夹杂着无边的凉意和清雅的花香。不知名的小花开在身旁,与野石斛、野杜仲等草木相映成趣。一时间,太子被大盘山那沁人心脾的山野风情所诱惑,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随从告诉他,这个大盘山是群山的发脉处、诸江的发源地,风水好得没话说。昭明太子见如此清幽之境,烦恼渐渐忘却。从此定居下来,结庐读书,不再过问朝廷纷争,过起了清心寡欲的隐居生活。
昭明太子,名萧统,字德施,是梁武帝萧衍的长子。生于公元501年,母亲是梁武帝萧衍的贵嫔,萧统两岁时被立为太子,世称昭明太子。据传,昭明太子在大盘山隐居读书处有三地:一在王隐坑,位于大盘山北麓,此地两岸青山相峙,中夹一水,风光秀丽,盛产竹木、天麻。二在大盘山顶,海拔一千多米,峰顶是一块形如刀劈的平地。旁有天池,池旁就是昭明太子结庐读书的地方。后人为纪念昭明太子,在此建造昭明院。
第三个隐居处相传在仙人洞,位于大盘山西边山腰,处在悬崖之中,其下万丈深渊,非勇于探险者不能进,相传昭明太子曾在此弈棋读书。
明代陈修蟾在《大盘山谒昭明太子祠》中写道:“一峰特立俯群峰,古庙巍然倚老松;不信选楼贤太子,偏留毗垒旧仪容;天地亦为删书下,石洞云将坠简封;好把王臣来配食,名山自合住文宗。”给予昭明太子极高的评价。
据传,当年昭明太子隐居此地,每天清晨早早醒来,就起身读书诵经,写诗作文。历代文人对昭明太子避谗之事吟咏颇多……特别是大盘山,很多景点和传说都与这位名声大振的昭明太子有关。

昭明太子之所以让后人永远记住他,不是因为他当了多年的太子,而在于他编选了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文学总集。这本集子收录先秦至齐梁间130位作家的700余篇作品,并按照赋、诗、骚、诏、册、令、教等37类文体编排。每类文体下又按内容分成小类,作品大致按照时代先后排序。因为是萧统主持编选的,故称《昭明文选》。
《昭明文选》的价值,在于其选录了极为丰富的文学作品,而且为世人提供了文体方面的范本。它是研究汉魏六朝文学最重要的津梁,由此上溯,可清晰看出中国文学从先秦到齐梁间发展演变的轨迹,反映了各种文体的发展轮廓,是中国文学史上重要的文学资料。
在《文选序》中,萧统明确提出编选宗旨及选录标准。他主张有四类作品不能入选:第一,相传为周公、孔子的著作,大体相当于中国传统目录学四部分类中的经部。第二,老子、庄子、管子、孟子的著作,大体相当于子部。第三,贤人、忠臣、谋夫、辩士的辞令,即《国语》《战国策》以及散见于史籍中的这类著作。第四,记事、系年之书。这后两类相当于史部。可见他一开始就已经注意到了文学作品与一般学术著作的区别,所以不选六经、诸子中的文章。通过这种编选,萧统为“文”与“非文”划出了一道疆界,展现了其超越于同代人的敏锐的鉴赏力和开放的文学观,从而对后代文学的发展产生莫大影响。
杜甫诗云:“呼婢取酒壶,续儿诵《文选》”。杜甫的意思是把《文选》作为孩子教育的必读之书,从小让儿子诵读。陆游《老学庵笔记》有“《文选》烂,秀才半”之谚;理学家朱熹也认为李白诗好就好在始终学《文选》上。我们可以想象,在唐宋时期,文人学子们读《文选》,大概就像我们今天读唐诗宋词、明清小说一样。可见《昭明文选》历来受到文人学者的重视,甚至被当作科举者的必读书。其对后代影响之大,远远超出了他的太子身份。
清代东阳县令俞允撰《盘山洞》诗云:“缤纷洞口草芊芊,晋代名山古树妍。水满石盆留昔日,风流帝子问当年。论文不朽千秋著,栖壑孤芳百世传。愧我薄书徒踟躅,还有典雅梦相牵。”“论文不朽千秋著”,这恰到好处地说明了昭明太子对后世文学的巨大贡献。
有传说认为,昭明太子是在大盘山落难时编选了《文选》,这在史实上经不起推敲。正史记载,昭明太子是在东宫编的《文选》。《梁书·昭明太子传》云“(太子)引纳才学之士,赏爱无倦,恒自讨论篇籍,或与学士商榷古今;闲则继以文章著述,率以为常。于时东宫有书三万卷,名才并集,文学之盛,晋、宋以来未之有也。”萧统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当时最著名的文人殷芸、陆倕、王筠、到洽、刘孝绰、徐勉、萧子范、刘勰等均曾与之游处。但若说大盘山的隐居生活增加了昭明太子的阅读储存,有了更多的积累和构思,让他遐思飞扬,倒是不无道理。相信在大盘山的那段时间昭明太子的文学修养也在日复一日的山水浸淫中得以提高。

昭明太子品格高尚、仁义至孝。少时即有才气,且深通礼仪,性情纯孝仁厚,喜愠不形于色。他十六岁时,母亲病重,他就从东宫搬到永福省他母亲的住处,朝夕侍疾,衣不解带。母亲去世后,他悲切欲绝,饮食俱废。他父亲几次下旨劝逼,才勉强进食,但仍只肯吃水果、蔬食。他本来身材健壮,等守丧出服后已变得羸瘦不堪,官民们看了,无不感动落泪。后在高祖的再三劝诫下,才节哀止悲。史书记载:“贵嫔有疾,太子还永福省,朝夕侍疾,衣不解带。及薨,步从丧还宫,至殡,水浆不入口,每哭辄恸绝……虽屡奉敕劝逼,日止一溢万达龙樾府,不尝菜果之味。体素壮,腰带十围,至是减削过半。每入朝,士庶见者莫不下泣。”
昭明太子好学,博古通今,又礼贤下士,求贤若渴,引纳了当时南朝著名学士,连出家当了和尚的《文心雕龙》著者刘勰等,也都被其召来,朝夕共同研讨典籍文章。为了专心选文、攻书、撰写文章,太子将宫女、御乐全部遣散。有人疏谏反对,太子咏左思招隐诗“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表明自己的态度。
“太子明于庶事,纤毫必晓,每所奏有谬误及巧妄,皆即就辨析,示其可否,徐令改正,未尝弹纠一人。平断法狱,多所全宥,天下皆称仁。”太子极富同情心,相传他12岁时,去观看审判犯人,他仔细研究案卷之后,说:“这人的过情有可原,我来判决可以吗?”刑官答应了,于是他就作了从轻的判决。“每霖雨积雪,遣腹心左右,周行闾巷,视贫困家,有流离道路,密加振赐。又出主衣绵帛,多作襦袴,冬月以施贫冻。若死亡无可以敛者,为备棺槥。每闻远近百姓赋役勤苦,辄敛容色。”梁普通年间(520—527),由于战争爆发,京城粮价大涨。昭明太子就命令东宫人员减衣缩食,每逢雨雪天寒,就派人把省下来的衣食拿去救济难民。他在主管军服事务时,每年都要多做三千件衣服,冬天分发给贫民。其爱民之心天下可鉴。
然而昭明太子英年早逝,令皇室上下、吏民百姓哀痛不已。《梁书·萧统本传》高度评价太子的德行:“外弘庄肃,内含和恺。识洞机深,量苞瀛海;立德不器,至功弗宰,宽绰居心,温恭成性,循时孝友,率由严敬。咸有种德,惠和齐圣。”
太子去世后,百姓深情难舍。“及薨,朝野惋愕。京师男女,奔走宫门,号泣满路。四方氓庶,及疆徼之民,闻丧皆恸哭。”在许多地方,人们怀念太子,纪念太子,而且这种怀念几朝几代下来一直来没有中断,还成了一种传统。从现存的史料和留存的古迹可以看出,人们对昭明太子的纪念发自内心。想来大盘山的昭明院和王隐坑等有关昭明太子的纪念性建筑和地名,都与民间百姓对他的认可和怀念有关。


“白云飞兮江上阻,北流分兮山风举。山万仞兮多高峰,流九派兮饶江渚。”这是昭明太子写大盘山的诗,写得大气磅礴、卓而不凡瓜田李下造句,大盘山的巍然气势跃然纸上。
磐安大盘岭头有昭明院,始建于唐咸通八年(公元867年)。据了解,原先的书院早已被火焚于清末通辽团,民国期间复建的又毁于“文革”时期。想来此前也曾几毁几建,古道尚在,原院无存。现在的昭明院是1994年邻近乡民筹资重建的。坐南朝北,三递三进的大院,飞檐高挑,雕梁画栋,总面积约1800平方米。大殿内塑有5米高的昭明太子像,顶部和四周墙壁横梁有精美的图画和木雕。如今,书院读书的功能没有了马超墓,倒成了一处以净、静、幽、美取胜的风景点。
在昭明院西北,有一高约3米的巨石,巨石上方岩体略突为御印手柄,整块巨石相传为昭明太子之王印,故称“御印石”。御印石北侧现建有雕龙八角石亭,名“御印亭”。大盘山上还有“仙人洞”。相传当年,每逢夏天,昭明太子便来此洞纳凉读书,下棋休闲。过了仙人洞,再往上爬,就是天池。天池中泉水终年上涌,不溢不涸。经地质专家实地考察认定,这池是亿万年前火山喷发后留下的火山口。春末夏初,池边金针花开,一片耀眼的黄金,成为山中奇景。站在此处,极目远眺,群山连绵起伏,直入白云深处。附近还有清泉岩洞,相传昭明太子曾躺在山涧的巨石上脱衣袒腹,让清清的山泉从身上流淌而过,以此洗刷心中的百结愁肠。可见山水怡情是有道理的,想来当时大盘山的秀水清山,曾给昭明太子带来莫大的安慰。
大盘岭头是旧时金华通往台州的交通要道,现留有卵石古道、石拱桥、停歇石凳,千年古树等古迹,至今仍有马队在此运送货物,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事实上,萧统两岁被立为太子,31岁病卒,他以太子身之尊,位之重,离开京城到这么多地方读书、编书几乎没有可能性。然而江南关于太子的各种纪念性建筑如此之多,也正因为太子聪明仁爱孝顺,各地百姓总是一厢情愿把他与当地联系起来,编出了许多佳话,并对他进行纪念。这种纪念是真切的,是出于百姓自发的朴素情感,带有浓厚的民间性质。
在磐安,昭明太子还被尊为盘山圣帝邪神归来。相传昭明太子在大盘山读书著文之余,还常入深山采药救助山民,深得山民爱戴。磐安的百姓正是以这种朴素深沉的情感方式,来纪念着昭明这位博学仁爱的太子,世代相传,并在大盘山衍生出独特的昭明文化。
明代陈侃斋作《上大盘山》诗云:“直上盘山最上重,千村万壑动秋风。摇欢海北千层浪,信是江南第一峰。”他把大盘山比作“江南第一峰”,这儿山高水长,绿树葱郁,环境幽静,空气清新,旅游资源十分丰富。
同时大盘山植被茂密,各种森林物种繁多,还拥有大量珍稀濒危药用植物。一年四季,大盘山有不同的美景,春看百花秋看叶,夏看瀑布冬看雪,时时情趣盎然。
大盘山,我去很多次。可每一次去,都觉得我还不如一只飞鸟对它的了解。远远地望着它,我的目光所及可能不及它的千万分之一,即便如此,一旦我走进大盘山,内心的浮躁就会被花叶覆盖。枕着山石,看云朵舒卷自如,日子就像林间的新叶一样慢慢生长……想当年昭明太子历尽艰辛落难于此,是不是也因为大盘山清幽的环境,让他百结愁肠顿然消散,从此结庐读书,隐居山林,不思帝位。
大盘山民风纯朴,岁月悠长,自古是隐居的好地方。《昭明文选》历代注疏本层出不穷,版本极多。在我想来,只要《昭明文选》不朽,大盘山的昭明文化就会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作者:李俏红
编辑:胡海燕 陈蓓蓓
审稿:孔云生
微风徐来 成风化人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