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小王子段誉成长史从体制外到体制内-之物记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91
——大理小王子段誉成长史 从体制外到体制内-之物记

(一)
我们有时候会把在社会上混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体制内的,一种是体制外的。体制也是一座围城,进去的人觉得枯燥、乏味,一边抱怨一边寻找逃离的出口;体制外的人却觉得体制内安稳、有保障,一心想要到体制内过喝茶看报的清闲日子。
说来说去都是在羡慕别人的生活。其实,体制外并不见得多么自由,体制内也并不见得有多么清闲。许多时候,一个小的团体,一个民间组织,都可以称之为“体制”,只不过这样的体制可能有其特有的规则,是与我们之前的认识和想象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说,江湖也算是一个“大体制”,体制内的人看起来白马轻裘、快意恩仇,其实也有背后的身不由己;体制外的人看起来种菊南山、晴耕雨读,但往往受到大时代和大环境的影响,经常被体制内的人肆意屠戮,生命如同草芥。
《天龙八部》刚开始的时候,段誉就是这样一个体制外的人,潇洒倜傥、旅居天南,作为体制外的一个人,段誉从来都不羡慕体制内的生活,但是最后却阴差阳错,成为了体制内的一大高手。萧峰一直身在体制内,并且声名远播,但是后来被命运捉弄,遇到阿朱后一直向往体制外“牧牛放羊”的生活,到最后却身死雁门关。一个躲不掉,一个求不得,都有各自的苦衷。
(二)
在江湖这个体制内,人们迷信暴力,奉行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不管是侠义道的江湖好汉,还是价值观扭曲到爆的反面人物,都是双手血腥,时常杀人也被人追杀。
武功弱的就是要被武功强的欺负,小的门派就是要被大的门派欺负,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就是要被江湖老油条欺负,这样的法则在哪里都适合,在哪里都通用。林震南的福威镖局就算不被青城派灭了,也会被其他门派吞并;神农帮就算不被灵鹫宫并入,也会被其他门派占领。在抢地盘这项运动中,每个门派都很积极阳元石。
在江湖的体制内,也害怕有搅局的人出现林芳兵,一旦有个愣头青在江湖上乱闯,不遵守游戏规则,要么很快就会被清除出体制,要么很快就会被同化,成为和那些老油条一样体制内的“江湖人”,很少有例外。
还是那句话:人在江湖潮州八景,身不由己任冶湘。
体制既然存在,就不会有真的公平;江湖既然存在,就不会有真的安宁。纵然是那些身在体制之外神州侠侣,不羡慕体制内的人,也时常会被体制所伤害。
(三)
在段誉眼中,江湖人横行霸道虾粥的做法,肆意妄为,动不动就以武压人,动不动就互相残杀。有恩怨要杀人,没什么理由也要杀人,好像在江湖人的眼中,杀人已经成为了一种经常性的娱乐活动。
段誉不想成为这样的“江湖人”。
《天龙八部》中的开端,就是因为段正淳逼迫段誉学武功,想要段誉进入体制内,但是段誉不肯,与段正淳起了争执,所以才离家出走。
段誉不想进入体制内,是因为体制内的人一直都迷信暴力,崇尚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保鲁夫拉姆。段誉从小受佛戒,学的都是四书五经、诗词歌赋,十多年来,学的都是儒家的仁人之心,推己及人,佛家的戒杀戒嗔,慈悲为怀。段正淳突然要儿子练武,成为“江湖人”,难怪段誉不学。
但一个一直拒绝体制的人,后来是如何一步步进入体制,并完全被体制所熏染,并逐渐成为“江湖”这个体制的守护者呢?
(四)
在真正成为一个江湖人之前,段誉有自己的价值观,有一套能够自圆其说的方法论。在他看来,人都是有善心的,我不犯人人不犯我,若有人真的无故犯我,在自己的劝说下,也肯定能够放下屠刀,最后一心向善的。
纵然江湖险恶,人心复杂,段誉在无量山被无量剑派众人所戏弄,被神农帮无礼呵斥甚至强灌毒药,但是段誉一直对自己的价值观没有动摇过,一直觉得江湖应该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初出茅庐的黄口孺子总是对这个世界抱满了幻想,以为这个世界充满了善意,以为那些权钱交易,那些阴谋暗算,那些阳奉阴违,那些前倨后恭都是传说,跟自己的工作、生活毫不相关。
对于许多初入江湖的人来说,这个江湖就如自己的童年时读过的童话一样。在年轻人的眼中沈战东,好人坏人一目了然,他们习惯用标签和第一印象去评价一个人。但是我们知道,这个世界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么善良,也并非如别人告诉我们的那样邪恶。有些时候,许多东西是需要我们自己去慢慢体会的。
(五)
在无量山中无意间发现逍遥派的武功心法后,段誉才开始逐渐正视眼前的这个江湖,正视眼前的这个体制。
刚开始的时候段誉是一直反对学武的,但是段誉当时为玉像着迷,为了完成神仙姐姐“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弟子钱币天堂网,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的遗愿,便开始为自己学武找借口。
“爹爹也说,遇上坏人恶人,你不杀他,他便要杀你,倘若不会武功,惟有任其宰割。这话其实也是不错的。”
一个人价值观的改变,是在无数次自我原谅中完成的。在一次次的自我妥协中,我们的底线不断在后退,我们的界限也在不断扩大。逐渐,我们之前以为很难为情的事情,现在做起来是那样的得心应手;逐渐,我们之前以为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现在做起来却又是那样的心安理得。当反感逐渐变成了适应,当适应又逐渐变成欢喜,那么一个人的价值观就真的彻底改变了。
段誉在石崖上用滚石杀了一个人之后,南海鳄神再让他跟着自己学武功,这个时候的段誉虽然依然不愿意学武功,但已经没有先前那般固执了。待到段誉被无量剑派囚禁在木屋之中,他却能主动去修习北冥神功,并且给自己找到合适的借口。
“总而言之,我这一生要多做好事,不做坏事。巨象可负千斤,蝼蚁仅曳一芥,力大则所做好事亦大,做起坏事来也厉害。以南海鳄神的本领,若是专做好事,岂非造福不浅?”想到这里,觉得就算拜了南海鳄神为师,只要专扭坏人的脖子,似乎“这话倒也有理”。
(六)
从因为拒不学武而离家出走,到为了实现神仙姐姐的嘱托而意识到父亲逼自己学武“这话是不错的”,再到“就算拜了南海鳄神为师,只要专扭坏人的脖子,似乎‘这话倒也有理’”。段誉在一步步向体制妥协,在一步步向体制靠近。
待到段誉学会六脉神剑,后又在少林寺一战中经萧峰指点进而御用自如,卡欧斯泰罗段誉不仅进入了“江湖”这个大体制内,而且成为一大高手,占得一席地位。从体制外到体制内,段誉一直都不怎么积极,但是各种机缘巧合,让他这种种消极成了一次次难得的机缘。
一旦进入体制内,窥得武学奥秘,段誉就再也无法从体制内全身而退,不管走到哪,别人都已将他看成是体制内的人了,不是他杀别人就是自己被人杀。
有人说,不对啊,我记得古龙笔下有一人终其一生没杀过一个人。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楚留香。楚香帅是没杀过人,但是有许多人想要他死,正是因为香帅武功足够高尸香魔芋花,应变足够快,所以才能免于被杀。
只有足够强大,才能制定规则。无疑,楚留香正是足够强大,所以才无意间改变了江湖恩仇相杀的规则。
——2017年12月16日,中午
喜欢的话,就转发到朋友圈吧!

END

这里并不热闹,
只求一片安静。
欢迎关注!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