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汇宗寺寺庙之城-部落可汗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57
— 多伦汇宗寺 寺庙之城-部落可汗

多伦汇宗寺
这里壮丽的敕建庙简直令人惊诧……尤为精美的是梁枋上的装饰,门窗上方完美的飞檐,独具匠心的富丽雕刻,奇妙的浮雕,琢磨得十分精细的金漆立柱……这一切都以其魅力而使人赞叹不已……
——19世纪俄国学者、旅行家阿·马·波兹德涅耶夫
   一
内蒙古的多伦,其名源自于蒙古语“多伦诺尔”,意为7个湖泊。清代史书上说,多伦诺尔为“孤悬独石口外”的交通要冲,从辽金以来,就是京畿与蒙古高原门户相接的战略要塞,为兵家必争之地。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康熙帝率大军在乌兰布通之战中击败侵入漠南的噶尔丹,并于次年召集蒙古各部首领会盟于多伦诺尔,史称“多伦会盟”,标志着漠北喀尔喀三部正式并入清朝版图。
在会盟期间,蒙古王公“愿建寺以彰盛典”,康熙帝敕令于“川原平衍,水泉清溢”的多伦会盟处,按蒙古人信仰藏传佛教的习俗,仿北京故宫中和殿的风格,兴建寺庙。1713年,寺庙建成后la域名,康熙帝“令蒙古各部落居一僧以住持”,并赐名为“汇宗寺”,意为各部落僧人汇集一处,而“佛法无二,统之一宗”。立汉白玉石碑,用满、蒙、汉、藏4种文字记载建寺之缘起。雍正五年(1727),雍正帝敕令在汇宗寺西侧兴建善因寺(新庙),“新旧两庙,巍然对峙,真边境之伟观”。两寺遥相呼应,矗立在蒙古草原上。
在清代,每年3月、7月间,两个寺院举行庙会,漠北、漠南蒙古各旗,上至贵族王公,下至牧民百姓,不顾道路艰难,扶老携幼,骑着骏马和骆驼,赶着牛羊畜群,驮载着各种物品,从四面八方云集于此,除拜佛布施外,还与中原地区进行互市贸易,由此,多伦发展成为“居民鳞比,屋庐相接”之地,“外藩四通之区,马驼丛集之所”。清人记述当时蒙汉贸易的诗云:“墩夹边墙内外长,纷纷庐落绕牛羊。白貂绿马边头贵,争换红盐向市场。”
清代著名诗人查慎行曾经数次随康熙帝到汇宗寺,有诗云:“西僧迎辇列香幡,击鼓吹螺动法门。番界从来知佛大,而今更识帝王尊。”这是对建立汇宗寺的政治意义的深刻揭示。金元萱汇宗寺的兴建,带动了多伦成为“漠南商埠”,为蒙古与中原地区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从秦汉之时起,中原地区的历代王朝为防堵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不遗余力地大修长城,却没有阻绝强悍的游牧民族铁骑,而清朝对北部边陲不设防,却最终建立了一道“无形的长城”,实现了“以蒙古为屏障”。汇宗寺的建立,也可谓居功甚伟。

汇宗寺的主体敕建庙,是由第一世哲布尊丹巴活佛主持建造的。
在建造初期,由于当时清政府仍然处于战争状态天使迷梦,财力极其有限,拨款建造敕建庙仅限于土木工程,所以所建建筑并无雕梁画栋、油漆彩绘,非常质朴。据历史记载,第一世哲布尊丹巴活佛是一位有名的雕塑家和建筑家,从敕建庙的宏伟气势上,可见此言不虚。
早在1697年,当汇宗寺的主体敕建庙基本完成之时,康熙帝命第一世章嘉呼图克图到多伦诺尔传教。后来,任命他为“多伦诺尔庙管理内蒙古喇嘛教事务之札萨克喇嘛”,确定了由他主持汇宗寺、总管内蒙古喇嘛教的地位。
此后主持汇宗寺的诸世章嘉呼图克图,翻译佛典,广建寺院,在宗教、文化事业上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如第二世章嘉活佛主持将《丹珠尔》全部译成蒙文。同时,他们奔波于大漠南北、雪域高原,参与解决了许多民族、宗教问题,为多民族国家的巩固和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此外,在汇宗寺还有13位活佛,均获得清政府认定。其中第一世噶尔丹·锡哷图活佛深受雍正、乾隆皇帝的尊崇。他除了与第二世章嘉活佛一起主持《丹珠尔》的蒙文翻译工作之外,还一起将雍正过去的府邸改建为寺院,取名为“甘丹敬恰林”,即雍和宫。

汇宗寺以恢宏的建筑群落著称于世,曾被人们称为“寺庙之城”。
从整体布局上,汇宗寺由敕建庙、10座活佛仓(活佛住所)、5座官仓(办公部门)和几十座当子房(一般僧人的住所)组成。整个建筑群以汉式建筑形制为主,同时融入蒙、满、藏建筑艺术元素,外形庄严宏丽。其中心建筑是敕建庙,其余建筑分布在左右两侧。全部都为独立院落,各种建筑单元有分有合,具有浓郁的宗教气氛。
敕建庙位于全寺的中心位置,一共5进院落,它的正大殿是汇宗寺最为壮观的建筑群落,包括一座大经堂、一座钟楼和一座鼓楼,一共有78间,富丽堂皇,具有典型的中原建筑风格和蒙藏艺术色彩穿墙隐形人。大殿柱子之间连接的木梁上,悬挂着300多幅诸佛诸尊的画像,尤其引人注目。大经堂北面的院落是释迦牟尼佛殿,除供奉释迦牟尼像之外,殿内悬挂着24幅佛画,大多是康熙年间在北京绘制的,均为稀世珍品。佛殿的东配殿,所供佛像均为密宗造像,数量很多,是汇宗寺最吸引人的殿宇东四民芳。
在敕建庙的西侧,是章嘉活佛仓,这是所有活佛仓中最为豪华的建筑。它本身就是一座完整而且规模较大的寺庙,当时康熙帝为其取名为“珠轮寺”,其建筑面积与敕建庙几乎不相上下。
另外,汇宗寺的5座官仓,是处理财务、教学、诵经等事务的部门。如,却林仓是显宗学部,承担着寺庙喇嘛们学习的任务。按照当时的修行要求,僧人必须系统学习藏传佛教的“五部大论”——包括《量释论》(因明学)、《现观庄严论》(定学)、《中观论》(慧学)、《戒律本论》(戒律学)、《俱舍论》(世界观)。在却林仓修行的人数占全寺庙总人数的三分之二以上,时间要在20年以上,毕业后可以获得“阿林金巴”学位(三等格西,意思是“从全寺里选拔出来的有才学的人”)。桑兑仓则是喇嘛们研习密宗的学部,学习时间一般要十几年,才能获得“阿格然巴”学位(二等格西o记重案实录,意思是“全寺性的卓越高明的人”)。
此外,多伦诺尔喇嘛印务处在建立之初,就设在汇宗寺大殿东侧,这是当时掌管内蒙古喇嘛教事务的中心。

汇宗寺举行的全寺庙的活动,一般全年有三次:新年会和莫洛木法会、萨嘎尔法会、迈达尔法会。
新年会是从正月初一至初六,主要是寺院内的僧人祝贺新年。初七至十五,则是莫洛木法会,这是一种善缘会,意思是一般信徒与喇嘛相会,结成善缘。法会期间,喇嘛和信众聚集汇宗寺,规模盛大。
萨嘎尔法会是从六月初一至十五,以举行查玛舞为主要内容。查玛舞是宗教祈祷和文娱表演结合的仪式,主要角色是佛、神、人、金刚、兽、魔等,几乎所有的演员都头戴面具,用布或纸做成的形象贴在面具模型上,代表象征不同人物意志、性格、情感等状况。清代诗人许兰曾撰文描述当时跳查玛舞的情形:“是日佛殿上燃灯千盏,建大旗于殿四隅,旗绘四天王像,戳由鸣金传,执事者齐集,设呼图克图座于殿东,朝尔吉以下俱列坐。”查玛舞开始时,喇嘛聚集在大殿内诵经,乐队协同吹奏,气氛庄严。观众围绕广场观看,场面热烈而庄重低调奋进。
迈达尔法会是从七月初八到十五。迈达尔佛即弥勒佛,这个法会祈祷与弥勒佛结缘,主要是迎请弥勒佛的仪式。
此外,各个官仓也有各自的法会。

汇宗寺是清王朝鼎盛时期的产物,随着清王朝的日益衰落农家新庄园,作为内蒙古宗教中心的汇宗寺也日渐衰落。辛亥革命爆发后,中国两千年的封建统治秩序被打破,此后军阀混战、匪祸横行,汇宗寺遭到极大的破坏。1945年,汇宗寺几乎成为废墟残垣。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汇宗寺重新焕发出新的活力。
1986年,多伦文物管理所成立,汇宗寺受到保护,在废弃数十年后重新得到人们的关注。此后,汇宗寺的保护和维修工作一直没有停止:2001年,汇宗寺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4年,内蒙古自治区公布了26万平方米的汇宗寺保护范围,并开始利用已经修缮的古建筑,建设汇宗寺喇嘛教博物馆,以此展示清代内蒙古喇嘛教的发展历史和深刻的文化内涵……
岁月沧桑,历史变迁,汇宗寺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从清代康乾时期的辉煌,到20世纪40年代的衰败,再到今日再现辉煌,整整走过了300年的历程,正如“凤凰浴火,涅槃重生”!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