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角色理解、实践与素质发展的视角班主任研究方法系列一:聚焦当代学校变革中的学生小干部-学生发展与班主任工作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51
——基于角色理解、实践与素质发展的视角 班主任研究方法系列一:聚焦当代学校变革中的学生小干部-学生发展与班主任工作
作者:
李家成 陈颖 顾惠芬 陈亚兰
本文发表于《教育研究与实验》,2011年第4期
摘要
作为学生组织建设中的价值主体与实践主体,学生小干部培养具有重要意义。基于前期研究,进一步反思当前学生小干部的角色理解与实践行为,可以区分出五种类型:个体完善型、规范管理型、指导示范型、问题解决型、规划与组织引领型。学生小干部的培养状态,是当前学校变革与教育发展之境界、立场、实效的综合体现。我们需要在公民社会建设背景下,聚焦学校变革,促成学生小干部合理的角色理解的形成、高质量实践的开展和综合素质的发展。
关键词
学生小干部 角色 实践 素质
学生组织是学校组织的构成吗?是!
学生小干部是学生组织、乃至于学校组织的关键人之一吗?是!
学生小干部的素质发展是学生组织、学校组织发展的基础,是学生组织、学校组织变革的核心资源构成,也是学生组织、学校组织的存在价值之一。这一命题成立吗?成立!
本文的讨论,就建立在上述认识基础上。基于“新基础教育”研究十七年的积淀,包括学生小干部轮换,“双班委”制度,班委与中队的整合,班级、学校岗位建设与学生小干部的沟通,学校与年级层面学生社团的建设等,2011年2月起,华东师范大学研究人员与常州市龙虎塘实验小学的老师们一起,再次展开针对学生小干部发展的研究。依照“实践反思—理论透析—形成新方案—探索深化—综合推进”的思路,我们的研究包括每位班主任、年级组长、学生工作负责人对班级、年级、学校等不同层面学生小干部发展状态的研究,也包括班级、年级、学校内及学校与社区合作中学生小干部发展的实验研究。
一、发现:学生小干部的角色理解及其实践类型
学生小干部的角色理解是其实践的内在根基;而其实践行为也会强化、改变相关角色理解,进而形成自组织的观念与行为状态。依据学生小干部与同学、教师及工作实践内在关系的丰富性、面对情境的复杂性和工作实践的挑战性,我们将学生小干部的角色理解及其实践概括为以下五类。
1五种类型的学生小干部
一是个体完善型。这一类型的学生小干部认为,当选小干部的前提是自己各方面表现都很好;而小干部的职责之一,甚至是最核心的职责,就是“以身作则”。因此,他们会在学习、纪律、卫生、参与活动等方面严以律己,做好“榜样”。
二是规范管理型。这类小干部将自身定位在“管理者”上,关注的是对卫生、纪律、上交作业等常见工作的管理,对自身的评价依据主要在于是否能够“管”好班级、完成相关的任务等。这类学生小干部的角色理解与实践,与班主任将“班级管理”视为自身核心工作内容的角色理解与工作方式直接相关。
三是指导示范型。一种类型的指导示范表现为:学生小干部以“带教”的方式“培养”新的学生小干部,且很可能是跨年级的;另一种类型的指导示范发生在班级内部,通过对某些方面发展不够良好的同学的帮助,体现学生小干部的工作价值。这一类型的学生小干部能够关注如何以自己的行为影响他人,更多地从教育、帮助他人的意义上来定位自我。
四是问题解决型。学生小干部要面对和解决发展性、而非规范管理类的问题,其中有具体、单一问题的解决,更有复杂问题的解决,如同学间的纠纷、班级活动中的突发事件等——这往往需要更强的能力和更高的工作智慧。这类学生小干部能够以相对开放的视野、思维与立场发现动态复杂的班级生活,从建设性的角度展开工作,而不仅仅是以强制、规范、惩罚等手段来维持班级的有序性。
五是规划与组织引领型。这类学生小干部的组织能力强,尤其是能够面向群体与组织的发展,面向可能性,面向创生与发展而承担领导责任。相对于指导示范型,这一类型的学生小干部突出的是针对组织的引领,而非针对部分个人的责任承担与介入。这体现出当代管理学发展所倡导的方向。有学者指出:“管理就是适应现存情境。领导则意味着创造新的情境,这也是当今时代需要领导力的原因——如今范例改变了,这种改变要求更多的而不是更少的领导” [1]P97自然,在具体的规划、组织能力上,学生小干部之间还是有水平差异的,但性质已经不同于前几类了。
2进一步的验证
在上述认识不断清晰的过程中,我们进一步在东部和中部地区的小学、初中开展了系统的调查研究。2011年2月24日,我们首先对东部地区W市一所社会声誉很高的实验小学进行了调查。调查以开放式问卷的方式进行,发放对象为该校4-6年级的5个班,共46位学生小干部。具体情况如下:
调查对象情况:
班长5人,副班长3人,学习委员6人,文娱委员4人,卫生委员1人,体育委员4人,纪律委员3人,劳动委员5人,生活委员1人,纪律监督员1人,英语课代表2人,数学科代表1人,语文课代表1人,副大队长1人,中队长1人,宣传委员6人,旗手1人。
对开放题“上一学期我作为小干部,主要做的工作是……”进行分析后,形成如下类型和相应的频次:
基于学生小干部工作内容的分析
工作内容(频次)
个体完善型(2);规范管理型中的行规(48),学习(45),生活(21);指导示范型(7);问题解决型(10);规划与组织引领型(32);学校仪式(4);其它(4)。
因学生小干部系列中有“旗手”一职,涉及到“学校仪式”的内容,我们将之单列,其工作内容主要是完成升旗仪式上的相关工作。
在上图中,我们能很容易地发现:规范管理性的内容是最多的;在其内部,又有如图3所显示的内容构成:

在问卷中我们也设计了这样一个问题:“作为小干部,本学期我最大的愿望是……”。经过统计分析发现,其类型分布为:
类型
个体完善型
规范管理型
指导示范型
问题解决型
规划与组织引领型
学校
仪式
全面发展
频次
23
27
8
0
11
2
8
就我们的体验而言,在相当多的中小学,学生小干部的角色理解及其实践存在着偏差:重单一个体的自我,轻关系中的自我;重管理与规范,轻领导与创新;重预设之事的实现,轻过程中的智慧与发展;重事的完成,轻人的发展。
二、思考:学生小干部发展状态反映出的教育问题
当前学生小干部的角色理解、实践状态,直接决定了相关学生组织的发育水平,更折射出当前学校变革、学生组织建设、教师教育智慧的品质状态。
1境界不高的教育
教育具有突出的社会价值和深刻的个体生命价值。“学校教职工做了哪些与众不同的事远比学校中的人谈些什么更重要”邵珮诗。[2]P30当我们仔细思考当前学生小干部的发展状态时,却不能不说:教育是“短视”的。
有学者系统开展了对学生领导素养培养的研究。在被问及领导力发展应何时开始这一问题时,被调查的教师中,34%认为应该从5-7岁,31%认为从8-11岁,20%认为从3-5岁,只有10%的教师认为要从12-16岁开始。[1]P21 如果再将视角回归到完整的人的培养上,如《学会生存》所言:“人类发展的目的在于使人日臻完善;使他的人格丰富多彩,表达方式复杂多样;使他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家庭和社会的成员,作为一个公民和生产者、技术发明者和有创造性的理想家,来承担各种不同的责任”。[3]P2 可以明确地说,学生小干部的经历与素质发展,事关教育之育人价值的实现。
进一步看,学生小干部培养是公民社会背景下培养未来公民的事业。有学者强调:“作为一个民主社会的参与者,他会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良好愿望,但前提是他要积极参与公民生活——在适宜的条件下参与选举,提升他所生活的社区的品质,鼓励别人也这样做。学校就是一个公民参与的小社区,在这个社区中,所有其他的品质都可以由所有的学生来建模和期望,并被所有的学生模仿和期待。”[4]P5 如果将类似思想与杜威等研究者的思想沟通,可以更容易地看到:学校教育需要培养学生的公民素养;而学生小干部这一角色及其实践可以成为培养未来公民的重要资源。
如果再从当代学校品质提升的意义上看,也需要关注学生小干部的素质问题,因为这是学校教育的根本价值之所在;需要关注学生小干部与学生组织的发育状态,因为这是学校组织内涵发展不可缺失的构成;需要关注学生组织与教师组织等组织形态之间的沟通与发展,建设充满成长气息和共同体色彩的学校组织网络。
而所有这些可能性,都在挑战着当代学校教育的“境界”!
2立场不明的教育
一方面是尚未明晰学生小干部培养的价值取向。任何一位学生小干部都承担着一定的管理者职责;但是,学校中的学生小干部与社会生活中的干部之本质区别在哪?在我们看来,一定要突出教育性:学生小干部的岗位是培养学生的具体手段;对学生小干部的培养是在提升其岗位实践质量的过程中实现,且这一过程是干部培养与组织发展合二为一的过程;在小干部成长的前提下,学生组织的建设质量将得到提升,进而成为小干部发展更为优良的基础;在干部的轮换及评价中,又将教育资源转化为所有学生都能获得发展的机会,最终实现群体的学生发展与组织发展。总之,这是一个成事与成人相结合的过程。叶澜强调:“‘在成事中成人,用成人促成事’这里不存在两条平行线,无需作出孰轻孰重的判断。”[5]P337 当前学生小干部培养工作,一定要改变只见“事”不见“人”、只“用”人不“成”人的状态。
另一方面是在培养过程中,学生小干部培养的具体目标不够明确。针对不同年级的学生,针对班级、学校等不同层面、不同类型的学生小干部,其培养目标既具有内在的相通性,又具有差异性。相对于语文、数学等学科教学中对学生素质发展的研究来说,学生工作领域中的学生小干部培养,尚未能够建立起清晰、合理的目标体系,因而迫切需要关注学生小干部的策划能力、组织能力、交往能力、创新精神、责任感与群体意识等素质的培养。
3实践不力的教育
这主要指学生小干部培养的过程逻辑缺失神剑魔刀。就当前状态来说,以下内容值得重视。
一是学生小干部选拔的指导原则的偏差。选谁?由谁来选?如何选?不同的理念会使教师在小干部的选拔中采取不同的方式,如竞选制、任命制等;在任期上也会采用“终身制”或者轮换制等。而从过程逻辑的角度看,教师首先要回答的问题就是:如何认识学生小干部与学生组织、与班级建设、与班主任工作的关系?如何认识其角色与工作实践的特殊性?当前众多中小学班主任将学生小干部定位为教师的“小帮手”,这一指导原则是非常值得反思的。
二是学生小干部培养方式有待完善。当前学生小干部的发展方式至少有三种类型。一是小干部自发成长型。学校和班级并没有进行有意识地培养,学生小干部通过经验的过程而发展自身的素质。这一发展方式具有随机性、不确定性,缺乏教育力量的介入;但这也是当前相当普遍的状态。二是教师指导发展型,其中又有教师对小干部的个别培养、对学生小干部的群体培养等差异。这一发展方式中,教师的影响较明显,短时间内也会直接增加教师的工作量。但从长程视野看,是有利于班级发展与教师的工作质量提升的。三是教师指导下的学生师徒传承式发展。这一方式不仅能够使学生的能力得到更大的锻炼,而且干部工作能够很好地衔接。但不管怎样的成长方式与培养方式,学生小干部的素质发展,只能基于其实践的质量,如有学者所强调的:“培养领导力必须包含经验学习、反思、合作环境、情境、对话、行为”方西屏。[1]P110 教师需要保持对学生小干部培养方式及培养过程、培养质量的自觉,将学生小干部的培养视为重要的教育活动。
三是对学生小干部评价的欠缺。评价对学生小干部的工作方式有直接的导向作用,并影响着学生小干部的角色理解。当前需要解决的是评价主体和评价标准如何确定的问题。在我们看来,学生小干部是为同学服务,代表同学对班级进行自我管理,以组织者的身份将同学凝聚在一起、共同开展活动的角色;而且学生小干部也是有待发展的学生,需要在岗位实践中得到发展。因此,评价主体与方式应该是多元的,包括学生小干部的自评、教师评价和学生评价等。学生小干部的工作过程也是成人成事的过程,其评价标准应以学生及班级的发展为指向,重视发展性评价而非终结性评价,突出评价过程中的教育价值。
三、重建:学生小干部素质发展的教育立场
1重视公民社会建设背景下学生小干部培养的独特价值
首先,在学校生活中,学生小干部的培养质量直接影响学生组织的健康发育。学生的生活包括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两部分,“私人生活与公共生活都是公民生活的主要形态,两者从严格意义上说无法截然分开。这是由于私人生活与公共生活之间往往存在着渗透与反渗透过程,这种互渗的作用在公民生活中自始至终地存在着。”[6] 学校、班级对学生小干部工作内容及工作方式的定位,直接影响着学生在组织中的生存状态。民主自由的生活氛围能够激励学生个体参与到组织的决策中,也能够充分发挥个体的影响力,扩大个体发展的空间,从而直接影响学生组织的发育水平。
其次,学校生活中学生小干部的行为方式直接影响学生在社会中的行为方式。杜威认为:“民主主义不仅是一种政府的形式;它首先是一种联合生活的方式,是一种共同交流经验的方式。”[7]P97 有学者进一步评论道:“学生参与民主生活既可以作为自身的目的,又可以作为实现成人民主生活的手段。在这样的参与中所学到的不是将来要应用的一组信息,而是技能和实际的程序、真正的生活的式样和民主的式样” [8]P39 可以说,班级、学校中对学生小干部之行为方式的培养,具有深远和深刻的社会意义松本一一。
最后,学生小干部的生活实践直接影响学生的健康成长。学校生活和班级生活是除家庭生活外,学生经历的时间最长、对学生影响最深远的生活之一。学生小干部的生活内容是复杂的,涉及到学生的日常行为、多元交往以及矛盾冲突等等。因此,应对和处理这些生活内容的能力要求也是多方面的。小干部的生活实践不仅是其生命体验的重要构成,同时也是滋养学生小干部综合素质发展的重要资源。
2创建能够促进学生小干部发展的学校生态
在多年改革实验与理论研究基础上,我们曾明确提出:“借助学生工作领域内学生生活世界的形成、发展与转换,聚焦学生学校生活中的不同组织单元,可以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9] 学生的学校日常生活充满着促进学生小干部素质发展的资源,需要的是增强教育的自觉。在我们看来,至少可以通过学校文化建设、学校组织与制度建设、学生活动开展等三个层面,创建新型的学生学校生活。
就学校文化建设而言,要倡导、形成、发展合理而健康的学校教育价值观,建立起自觉、合理的育人观,尊重学生成长的潜能沈明云,聚焦学生的培养工作,尤其是将“成人成事相结合”的理念作为学生小干部培养的指导思想。就学校组织与制度建设而言,要建立起高质量的班主任队伍、学生工作者队伍,通过他们的工作实践,引领、推动、保障学生组织与学生小干部的健康成长;要通过重心下移、组织多元化等方式,关注学生组织的独特性,强化对学生组织的培养;要通过相关研究机制、发展性的工作机制、合理的评价体系的建立,促进学生小干部及教师提高自身的工作质量,促进学生小干部培养工作的开展。就学生活动而言,要通过学校大型活动的开展,发挥引领、示范作用,指导年级、班级层面学生小干部的培养;要通过学校层面学生组织的建设,为班级、年级学生小干部提供进一步锻炼、发展的空间,也为班级、年级发展培养更多的“种子”、“领袖”。
3促成学生小干部生活实践品质的提升
学生小干部的素质发展,需要在其生活实践中实现;而教育的价值在于保障、指导、促进、催生这一生活实践价值的实现,并且始终相信:学生具有成长与发展的潜能。
首先要深入研究学生小干部的角色“前理解”。班主任、年级组长、学生工作负责人等需要通过座谈会、日常观察、调查研究等方式,深入了解、研究学生小干部。在中国文化背景下,在社会转型的复杂情境中,在家长、社会文化等影响下,学生对于学生组织、对于自我,都有诸多的“前理解”。促成学生小干部综合素质提升的起点,就应该在深入研究这些“前理解”的工作中。正如当代学习科学所强调的:“人类被看作是由目标指引积极搜寻信息的施动者,他们带着丰富的先前知识、技能、信仰和概念进入正轨教育,而这些已有知识极大地影响着他们对环境内容以及环境组织和解释方式的理解。反过来,这也影响着他们记忆、推理、解决问题、获取新知识的能力。”[10]P18 在一定意义上说,这一研究任务是艰巨的,但又是不可缺失的。
其次要提升学生小干部的实践行为质量。有着怎样的实践质量,就有可能发展起怎样的综合素养。有学者指出:“行动是发现和制定策略的交互行为,这种行为是在不断的重复和进行中实现的”[2]P38这提醒我们要关注实践本身的独特性。而正是这样的独特性,才孕育出学生交往、发现、创新等一系列的素养。在学校、年级、班级层面,提升学生小干部实践行为质量的方式、方法是多样的。作为核心的研究指向,我们也将对之做进一步的实验研究。
再次要促成学生小干部的成长自觉。人的自知、自明,会成为个体成长不可缺失的力量。在我们的实践改革中,非常强调借助教师、同伴的评价,唤醒学生的成长自觉;通过学生自我反思、自我评价的过程,促进学生形成清晰、合理的成长自觉。我们以正在开展研究的常州市龙虎塘实验小学为例,在已经持续半年的、基于学生立场的学校与社区合作中,一大批的少先队大队小干部、年级与班级学生小干部得到了锻炼和发展。蒋申 在培养过程中,教师极大关注学生小干部的“第一次”,如“第一次写访谈记录”、“第一次设计合同”、“第一次签合约”、“第一次写倡议书”、“第一次设计告居民书”、“第一次主持会议”、“第一次活动现场摄影”、“第一次做班级调查”、“第一次与社区工作人员电话沟通”等;教师通过开发学校评价、社区评价等多种手段,通过群体交流、个别对话等多种方式,努力促成着学生小干部的自我觉醒。
总之,对于学生小干部的培养和学生组织的建设,当代中国学校变革领域有着丰富的资源,更有着创造与发展的空间。
参考文献
[1] Hilarie Owen. Creating Leaders in the Classroom: How teachers can develop a new generation of leaders. Routledge. 2007.
[2] Matthew Militello, Sharon F. Rallis, Ellen B. Goldring. Leading With Inquiry & Action: How Principals Improve Teaching and Learning. CORWIN, 2009.
[3]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学会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
[4] 尼古拉斯阮日生?M?米凯利,戴维?李?凯泽.为了民主和社会公正的教师教育[M]. 任友群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5] 叶澜.“新基础教育”发展性研究报告集[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4.
[6] 曹辉.公民社会的伦理生态及教育构建[J].教育学报.2010(12).
[7] [美]约翰·杜威.民主主义与教育[M]. 王承绪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8] [美]奈尔·诺丁斯.教育哲学[M].许立新译.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9] 李家成,张佳,罗玉欢.在学生工作中实现学生综合素质发展——基于创新型国家与和谐社会建设的背景[J].基础教育,2011(2).
[10] [美]约翰?D?布兰思福特,安?L?布朗,罗德尼?R?科金等.人是如何学习的[M]. 程可拉,孙亚玲,王旭卿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作者单位:
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教育学系
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龙虎塘实验小学。
邮编:200062;21303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