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扎根理论范式的质性分析“驴友”旅游安全事故成因机理研究-质化研究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29
———基于扎根理论范式的质性分析 “驴友”旅游安全事故成因机理研究-质化研究

作者:邹永广 林炜铃 郑向敏
资料来源:旅游科学2014.6 第28卷第三期
摘要: 本文通过网络访谈和案例搜集数据资料,采用扎根理论范式的质性 分析方法,借助 Nvivo8. 0 软件对原始资料进行信息整理、数据编码木兰诗朗诵,最后归纳提取 4 个核心范畴,即影响“驴友”旅游安全的 4 个维度影响因素类属: 个人因素、机械 ( 设备) 因素、环境因素、管理因素。进而以“驴友”旅游的整个过程为主线,结合各 阶段的事故诱发因子,深入剖析了“驴友”在旅游准备阶段、旅游体验阶段、事故发 生及救援阶段的安全事故的形成机理; 同时,基于“驴友”的安全认知和安全意识, 以及“驴友”旅游过程中的安全行为,将“驴友”细分成谨慎型、大众平衡型、冒险型 三种类型。
关键词: “驴友”; 旅游安全事故; 形成机理; 扎根理论; 质性分析
随着网络信息迅速传播,“驴友”一词已成为现代旅行者的一种头衔和新型户 外运动方式,并且迅速蔓延。户外登山远足、垂钓、滑雪、攀岩、漂流、溯溪、自行车 越野、野营等活动发展迅猛,成为被大众逐渐认可并日益向往的旅游活动,但其高 风险性也不断引发了各种安全事故。2009 年至 2011 年 3 年间,全国共发生 483 起 “驴友”旅行伤亡事故,平均每周超过两起( 乙二,2012) 。特别是在新媒体时代,资 讯传播速度快、效率高,“驴友”旅游伤亡事故给旅游地形象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 响,同时也产生了诸多关于事故处置的法律纠纷,“驴友”的旅游安全也由此受到 当地政府、旅游企业等相关部门的关注。因此,对“驴友”旅游安全事故发生的一 般过程、致因机理进行研究,并针对性地探究事故隐患以加强“驴友”旅游安全管 控和减少事故发生十分必要。
一、相关研究进展
1“驴友”旅游行为特征
根据对“驴友”的词义、用法、造词理据,可概括: “驴友”指爱好自助旅游、特别是 徒步旅行的人,是热衷此道者的自称、互称,“驴友”属修饰造词,其手法主要是谐音和 比喻( 曾毅平,2003) 。“驴友”,别名背包客,是“旅友”的谐音,最早由新浪旅游论坛 提出,是对户外运动爱好者的称呼( 薛德庆,2012) 。“驴友”旅游活动实际上源于 18 世纪末的阿尔卑斯山地区的登山运动( 汪丽珍,周晓雷,2010) ,而后不断向户外探险、 休闲活动渗透,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近些年,泰国、柬埔寨等东南亚国 家也成了世界“驴友”的聚集地( 王保军,2011) 。我国于20 世纪90 年代开始兴起“驴 友”旅游活动,该活动的显著特点是将户外运动、旅游及人际交往等融合,追求探新求 异、放松心情,试图从紧张烦闷的生活中解脱出来,回归自然、感受自然。此后,该运 动形式不断演变钴蓝箭毒蛙,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群体组织、旅游文化元素、固定的消费市场和独 特的消费模式( 汪丽珍,周晓雷,2010) ,并成为人们普遍接受的一种旅游方式萌娘守护神。“驴 友”是一个相对特殊的旅游群体,在国内外研究中有时也被称为 背包客 ( backpacker) 、自助旅游者( 张高军,等,2013) 。虽然对“驴友”这一概念尚未形成一 致、权威的界定,但就“驴友”旅游行为特征而言,学者们已经取得了一些共识。 通过对现有文献的分析发现,“驴友”旅游的主要行为特征包括以下 4 方面。 ( 1) 自由、独立。“驴友”自己计划安排衣食住行,自备各种必需的运动用品,是一种 更为自由、独立的旅行方式( 王保军,2011) 。( 2) 行为的置前性。“驴友”旅游行为具 有置前性( 韩静,顾城竹,2009) ,“驴友”在旅游过程中喜欢探新求异,避开热点旅游 目的地,不走“寻常路”,通常表现为富有探险精神,并日益呈现出猎奇性等群体性符 号特征( 王昆仑,2012) 。( 3) 活动组织的非营利性。“驴友”们一般不依赖常规的旅 行机构,而是通过网上旅游论坛等形式召集伙伴,对旅行中的花费实行“AA”制( 王昆 仑,2012) 。( 4) 网站是“驴友”进行旅游信息搜集的主要手段。“驴友”通过网络交流 旅游信息,召集伙伴,分享旅游体验( 王昆仑,2012) 。在众多网站类型中,“驴友”偏 好使用大型搜索引擎和专业的“驴友”网站搜集旅游信息( 张高军,等,2013) 。
2“驴友”旅游安全研究
“驴友”旅游活动日益成为独特的旅游活动形式,且逐渐向探险形式渗透,“驴 友”旅游安全事故时有发生。本文所研究的“驴友”旅游安全事故是指“驴友”在旅 游活动过程中,因突发自然灾害、遭遇车祸、摔倒等导致的事故灾难; 因食物中毒、 传染疾病等导致的公共卫生事件; 因斗殴、被盗等产生的社会安全事件。目前,国 内学者的研究显示,造成“驴友”旅游安全事故的原因主要来自于“驴友”旅游活动 的参与者、旅游地和组织管理者( 米战,任海龙,2009) ,具体表现在: ( 1) 活动的参 与者方面,如“驴友”自身缺乏安全意识,与旅游目的地之间信息不对称,对突发性 问题估计不足( 李映州,房亮,2008) ,突发事件情况下缺乏自救、互救的知识和能 力,以及“驴友”自身的身体素质较差、事先准备不足、缺乏专业训练、装备不适合 等; ( 2) 旅游地方面,如旅游地环境恶劣,突发各种自然灾害( 山洪、山体滑坡、泥石流、雪崩等) 、流行性疾病等,以及不能及时向公众提供当地旅游安全信息,也未在 危险地段设置安全警示标识和救援提示信息等( 张茜,2008) ; ( 3) 旅游活动组织管 理方面,如旅游管理部门缺乏有关自助旅游的专业化组织,相关政策法规相对滞 后; 部分户外“驴友”俱乐部缺乏准入资质,未向主管部门申请注册,对“驴友”活动 未进行专业培训等( 米战,任海龙,2009) 。此外,还有学者认为“驴友”旅游安全保 险、救援机制等保障措施不力也是事故的影响因素,如大多数“驴友”参加保险意 识不强、投保率较低、转移风险的能力较弱( 韩静,顾城竹,2009) 。我国目前救援机 制缺乏,发现“驴友”走失后,虽然一些资深“驴友”会自发组织救援,政府各级部 门、公安、武警和护林人员也会及时、全力参与救援,但都是临时组建,缺乏统一的 协调、指挥,对事故救援造成一定影响( 卢静怡,2011) 。 国外研究中,“驴友”一般是指背包客或自助户外运动者,对其旅游安全事故 成因的研究主要有: ( 1) 个人因素,Cecile Martha 等( 2009) 研究发现攀岩探险爱好 者的安全认知功能越强,风险预防能力就越强,同时探险旅游者的冒险精神和安全 意识相对普通大众游客较高; Pimmada( 2011) 研究了国际背包客在泰国旅游时的 风险感知与风险防范的关系,证明背包客的风险感知水平和风险预防能力之间存 在正相关关系,而且影响背包客风险感知水平的主要因子是年龄、教育背景和旅伴 人数; ( 2) 社会环境,Victoria 和 Adam( 2007) 研究指出,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背包 客旅游安全事故通常表现为: 遭遇抢劫、意外死亡,以及在使用当地的公共服务设 施时与当地居民发生冲突等,建议在进行旅游规划时,社区必须考虑构建游客与居 民共享的社会环境,维护澳大利亚作为安全的旅游目的地的形象; ( 3) 卫生状况, David( 2004) 的研究发现,背包客在户外使用水对胃肠道性卫生疾病有显著影响, 提出要重视户外旅游过程中胃肠道疾病,特别是户外背包客在洗手和清洗餐具时 应注意未处理水源的卫生,避免引发疾病。 综上所述,国内外“驴友”旅游安全研究主要围绕“驴友”旅游的相关概念界 定、“驴友”旅游安全事故类型与成因、“驴友”旅游安全管控,以及对“驴友”旅游安 全事故案例进行分析,统计事故发生频率、产生的原因等展开,得出“驴友”旅游安 全事故的现象特征。“驴友”旅游安全研究的基础还需夯实。深入探索、抽象出 “驴友”旅游安全的本质规律,是增强“驴友”旅游安全研究基础的重要内容之一。 本文通过网络访谈和案例搜集数据资料,使用扎根范式的质性分析方法,探索“驴 友”旅游安全事故的成因机理。
二、研究方法
1运用扎根理论范式的实质和缘由
科学合理的资料挖掘和数据分析一直是旅游安全研究需要突破的难点。以往 通过案例统计分析得出的结论仅仅适用于案例发生的时段内,而且是对旅游安全 现象的描述,难以反映事物的本质规律。在旅游安全理论建构阶段猇亭之战,迫切需要较为 科学适用的研究方法。 社会学者 Glaser 和 Strauss( 1967) 提出了扎根理论( Grounded Theory) ,是质性研究的一种方法,经常被用于解决社会学领域中的诸多微观问题,是建构理论的一 种科学方法。研究开始前一般没有理论假设,而是带着研究问题,直接从实际观察 入手,从原始资料中归纳出概念与范畴,然后上升到理论,是一种从下往上建立实 质理论的方法,是先有一个待研究的领域,然后自此领域中萌生出概念、范畴和理 论( 罗秋菊,陈可耀,2011) 尊主恕罪。扎根理论的质性分析方法在旅游学研究中应用越来越 广泛,特别是在分析事物的原因,挖掘和提炼理论维度和主要范畴( 郭华,甘巧林, 2011; 戴光全,等,2012) 方面较为实用。使用扎根理论的质性分析可以很好地通过 编码的抽取、范畴的提炼进而达到理论建构的作用。 旅游安全研究恰恰需要从实际案例出发,从众多的个案中抽取出反映事物的 本质概念,进而不断上升为理论,实现理论建构。而就“驴友”旅游安全事故成因 的研究来说,第一,我们可以搜集到足够数量的“驴友”旅游亲历者,并且通过访谈 获得较为全面、翔实的资料; 第二,网络信息传播速度快、涉及面广、可信度较高的 特点使旅游安全事件一般都会通过网络进行报道,我们可以通过网络信息平台搜 集“驴友”旅游安全事故的案例,然后,袁维娅在访谈和案例数据资料整理、挖掘的基础上 使用扎根理论范式的质性分析方法,尝试剖析“驴友”旅游安全事故的本质特征和 一般规律,概括提取出理论范畴。
2资料收集与整理
本文通过网络访谈和网络案例搜集与“驴友”旅游安全有关的资料数据。网络 访谈主要是通过加入户外运动论坛、“驴友”的网络群,与有过旅游安全事故经历的旅 游者和组织者进行网络访谈,获得一手资料①。案例搜集主要通过百度、谷歌等搜索 引擎以及国内主要的户外网站如户外资料网、户外运动网等进行网络搜索和案例遴 选。搜索时以“驴友”为关键词,案例遴选的基本标准包括: 其一,案例发生的时间段 为 2009 年 1 月至 2011 年 12 月; 其二,案例应具有基本齐全的信息要素,即涵盖本研 究在案例编码时所需的信息内容( 时间、地点、事件内容、原因等) 。根据以上标准,本 文共搜集到“驴友”旅游安全事故 111 起。在获得网络访谈资料和“驴友”旅游安全 事故案例的原始资料的基础上,我们进行了信息整理、数据编码。
三、“驴友”旅游安全三、事故形成机理分析
1资料分析过程
使用扎根理论对搜集的资料数据进行质性分析,主要是通过开放式编码、主轴式编码和选择式编码 3 个关键步骤完成。为了能够较全面地获取研究的理论维 度,在质性分析过程中需要不断地进行资料数据的概念形成和维度抽取,经过搜集资料—形成概念—整合重组—理论提取持续不断地循环。同时,为了保证结论的 全面性、可靠性和有效性,研究者在后续搜集的资料中发现新的概念时,需要与已 经形成的概念进行核对或组合,一旦出现新的类别或范畴时,则需对原有形成的理 论范畴进行修正,如此反复进行,直到不再出现新的类别或范畴,即达到了理论饱和。本文遵循扎根理论的质性分析过程,借助 Nvivo8. 0 软件,具体研究过程如下。
(1)开放式编码
开放式编码指将资料分解、比较、概念化和范畴化的过程,也就是一个将资料 打散,赋予概念,然后再以新的方式重新组合起来的操作化过程( 陈向明,2000) 。 其目的是从搜集的原始资料中发现相同或相近的类型,同时对类型加以命名,以确 定类型的概念和维度。我们利用 Nvivo8. 0 的自由编码功能,将采集的网络访谈资 料和案例资料直接进行自由编码,不断将资料进行比对,得到本研究需要的 40 条 短句。运用 Nvivo8. 0 的类属编码功能,提取这些短句中反复出现的安全事故原因 类型,将相同或类似的类型进行合并、重组和整合,最终提取 37 个概念范畴( 见表 1) ,为主轴式编码奠定基础。

(2)主轴式编码
主轴式编码的主要任务是发现和建立概念之间的各种关系,以表现资料中各 个部分之间的有机关联( Glaser,Strauss,1967) 。运用 Nvivo8. 0 的类属编码功能,将 通过开放式编码得到的 37 个概念范畴,根据其内在联系进一步归类并赋予类属, 进而形成 10 个独立的类属,包括身体素质差、安全意识缺乏、准备不足、经验欠缺、 装备不全、设备不良、环境不利、灾害突发、治安状况混乱、安全管理不佳( 见表 2) 。

(3)选择式编码
选择式编码是指选择核心范畴,把它系统地和其他范畴予以联系,验证其间的 关系,并把概念化尚未发展完备的范畴补充完整的过程( Strauss,Corbin,1997) 。选 择式编码实质是在所有已经发现的概念类属中经过系统分析以后选择一个核心类 属( 李志刚,李兴旺,2006) 。在对所有开放式编码、主轴式编码进行全面系统分析、 整合的基础上,经过概括,提取,重组,整合,抽取概念的范畴和类属,最后归纳为 4 个核心类属,即影响“驴友”旅游安全的 4 个维度影响因素: 人为因素、机械( 设备) 因素、环境因素、管理因素( 即: 人 - 机 - 环境 - 管理) 。质性分析的范畴发展与编 码过程如表 2 所示。 使用网络访谈和案例分析,检验研究范畴的信度和效度,在检验过程中发现, 所提取的概念、核心范畴与前期的研究结论一致,且反复出现,核心范畴依然是已 经抽取的核心类属,说明质性分析所得的范畴达到理论饱和①,核心范畴是可信、 有效的。
2研究发现
(1)“驴友”旅游安全事故的诱发因素
通过上文使用扎根理论质性分析发现,影响“驴友”旅游安全的因素众多,归 纳提取得到 37 个概念,10 个类属,4 个核心范畴。
“驴友”旅游安全事故成因机理研究
人为因素是指由于“驴友”自身原因造成的旅游安全事故,如突发疾病,体 力不支,缺乏安全意识,户外运动经验不足,放松警惕,探新冒险,对旅游地安全期 望过高导致的心理落差等因素。
机械( 设备) 因素主要是“驴友”旅游装备不足,目的地安全设施设备不完 善。“驴友”通常不走寻常路,喜欢探新求异,走“野路”,而旅游地安全设施设备不 完善,通讯信号无法覆盖所有区域,一旦有突发事故,就可能因户外装备不齐全、信 号不佳、通讯不畅等原因,延误救援时机,造成损失。
环境因素主要是指由于不可抗力造成的如突发自然灾害、意外事故等。 环境因素具有突发性、难预测等特性,“驴友”旅游者很难规避,目前只能依托现代 信息技术预测和防范自然灾害,尽可能减少其对“驴友”造成的损失和伤害。然 而,“驴友”的一个典型特征是喜欢冒险、求新求异,因此,很多“驴友”愿意体验恶 劣天气,迎难前进。另外,诸如山体滑坡,滚落巨石,岩壁倒塌等突发意外对“驴 友”来说,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管理因素是指户外运动组织资质认证机制缺失,户外安全管理制度不完善, 旅游地治安状况混乱,以及旅游地安全隐患排查不力等因素。由于旅游地的社会治 安导致的旅游安全事故屡见不鲜,“驴友”被殴打,被盗,被宰,受骗等现象时有发生牛满江。 目前找铺快,我国户外运动组织种类较多,但资质认证不规范,目前仅有中国登山协 会制定的《关于登山户外运动俱乐部及相关从业机构资质认证标准》。另外,我国 还没有明确的户外运动安全管理的法律法规,相关的仅有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国 内登山管理办法( 2003) 》和《经营高危险性体育项目许可管理办法( 2013) 》。因 此,由网络论坛发起的或“驴友”自发组织的户外运动处于监管的“真空”。
(2)“驴友”旅游安全事故形成机理
通过前文分析可知,“驴友”旅游安全事故的影响因素较多,但可以概括为个 人因素、机械( 设备) 因素、环境因素、管理因素 4 个核心范畴,每个范畴中又涵盖了 较多诱发因子,由 37 个概念范畴指代的 37 个诱发因子分布在旅游过程的不同阶 段。同时,从“驴友”的访谈资料和“驴友”旅游事故案例的深入分析可以发现,“驴 友”旅游安全事故遵循其特有的发生、发展、演化规律。本文主要以“驴友”旅游的 整个过程为主线,结合各阶段的事故诱发因子,剖析了“驴友”在旅游准备阶段、旅 游体验阶段、事故发生及救援阶段的安全事故形成机理( 见图 1) 。

通过分析发现,“驴友”旅游活动过程中主要有两种形态: 一是“驴友”旅游活 动的准备阶段不存在安全隐患或潜在风险,同时在旅游体验阶段也未遭遇任何突 发事件,整个旅游过程顺利结束; 二是“驴友”旅游活动过程中存在安全隐患,或者 可能在旅游准备、旅游体验、事故发生及救援阶段,遭遇突发事件,发生安全事故, 旅游过程随之中断或结束,第二种是常见形态。因此,“驴友”旅游安全事故形成 机理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在旅游准备阶段,有些“驴友”们是通过参加户外运动联盟、协会或户外运 动俱乐部等组织,结成“驴伴”从事户外活动。由于当前户外运动组织的资质认证 机制不健全,部分户外运动组织能否从事户外运动,未经科学、严格的资质认证。 28 Tourism Science 旅游科学 不规范的户外运动组织不对“驴友”进行相关培训,导致无户外经历、缺乏经验的 “驴友”对户外运动安全认识不足,潜藏了发生事故的风险。还有更多的“驴友”是 通过网络论坛,自发组织约伴前行,出游前互不相识,这也为事故发生后不能应急 互救埋下了安全隐患。另外,还有些自发前行的“驴友”在出游前未做好充分准 备,基本的装备携带不齐全,对旅游地的地形气候不熟悉,甚至都没有购买意外保 险等,安全保障意识的缺乏也是潜藏的隐患。
不规范的户外运动组织不对“驴友”进行相关培训,导致无户外经历、缺乏经验的 “驴友”对户外运动安全认识不足,潜藏了发生事故的风险。还有更多的“驴友”是 通过网络论坛,自发组织约伴前行,出游前互不相识,这也为事故发生后不能应急 互救埋下了安全隐患。另外,还有些自发前行的“驴友”在出游前未做好充分准 备,基本的装备携带不齐全,对旅游地的地形气候不熟悉,甚至都没有购买意外保 险等,安全保障意识的缺乏也是潜藏的隐患。
在旅游体验阶段,由于参与的活动类型多样( 如徒步、登山等) 、事故诱发 因子复杂,因此,该阶段是安全事故发生率较高的环节。引发安全事故,受人为因 素、环境因素和管理因素综合影响但主要是不可抗力的突发自然灾害。虽然通过 气象、地质监测等技术,通过网络媒体等渠道,可以让“驴友”们了解旅游地的天气 和地形状况603727,获取安全预警信息,但是有些“驴友”探新冒险的出游动机强烈,愿意 参与体验、迎难而上,有时也难免遭遇突发事件。 ( 3) 在事故发生及救援阶段,主要是事故发生后,因伤势严重等人为因素,信 息不通、设备不佳等机械( 设备) 因素,线路不明、天黑迷路等环境因素,车祸、交通 受阻等管理因素导致未能及时进行救援,错过了最佳救援时间,加重了事故损失。 总体来看,“驴友”旅游安全事故是在旅游准备阶段潜藏了风险,或在旅游体 验过程中遭遇突发事件,或在事故发生后未能及时救援而导致。
(3)基于安全认知与安全行为的“驴友”类型细分
从上述“驴友”旅游安全事故诱发因素和安全事故形成机理的分析可以发现, 众多诱发因子所导致的安全事故均源于对“驴友”旅游的安全认知不足和安全意 识不强。“驴友”的安全认知水平和安全意识程度越低,旅游过程中产生的不安全 行为就越多,由此诱发的安全事故就越多。旅游安全认知和安全意识存在的差异会造成“驴友”在旅游过程中不同的行为表现。基于“驴友”的安全认知和安全意 识,以及旅游过程中的安全行为,本文进一步探讨了“驴友”的类型,将“驴友”细分 为“谨慎型”、“大众平衡型”和“冒险型”三类( 见图 2) 。图 2 中,从左到右、从上到 下共 9 个象限,第Ⅰ、Ⅱ象限属于“谨慎型”,第Ⅴ、Ⅵ象限属于“大众平衡型”,第 Ⅷ、Ⅸ象限属于“冒险型”。

谨慎型“驴友”,会在出游前、游中、游后一直对旅游地的安全情况保持高 度警惕。出游前会做好充分准备,如带好户外运动装备,关注旅游地的天气、地形 等。虽然有些谨慎型“驴友”因缺乏户外经历,准备的不是很周全,但仍会做好相 应的安全考虑( 如编号 10,“带上了指南针、地图、绳子、打火机以及少量的食物后, 就开始穿越”) 。这一类型的“驴友”的典型特征是应对户外运动中的突发事件的 能力较弱,因较为谨慎,考虑和顾及较多,一旦遇到突发事件,惊慌失措,应急处置 技能不高,只能等待救援。
大众平衡型“驴友”,反映了一种中间心态,即对各种事故诱发因素认知较为 居中。这类“驴友”在出发前较少准备,即使有所准备,也不充分。如较多“驴友”对 自身的身体状况不了解,一旦攀越较高地势,就会发生高原反应或突发严重高山疾 病。大众平衡型“驴友”对安全警惕不高,往往在户外运动过程中忽视风险因素( 编 号 08,“都是过于大意惹的祸,觉得这条路比较好走,没有仔细看脚下”) 。另外,一旦 旅途中遭遇突发意外,这类“驴友”会采用求救电话等方式积极寻求救援,但经常又因 旅游地通讯设备不佳、信号不好或通讯中断,无法与救援机构联络。
冒险型“驴友”,该类型“驴友”具有探险、求新求异的出游动机,对旅游地 的探险体验是对不安全因素的挑战。冒险型“驴友”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冒险,而 是根据之前的户外经历,寻求更刺激、非同寻常的探险体验( 编号 13,“往往没有路 的地方,驴友最喜欢,越是险路,驴友越爱走”) 。他们出发前有所准备,但不充分, 对旅游地安全形势、气候等关注不够,但有一套较齐全的装备,具备一定的应急处 置技能,一旦遭遇突发事件,冒险型“驴友”能够自救或互救,最大限度地减少事故 损失,危急时也会做顽强抵抗,有时得以幸免。
四、结论与讨论
“驴友”旅游安全问题是学者、当地政府部门以及“驴友”们非常关注的问题。 本文采用网络访谈和案例搜集获得与“驴友”旅游安全有关的资料数据,并在资料 整理、数据挖掘的基础上展开质性分析,得到以下结论。
1.借助 Nvivo8. 0 软件,采用扎根理论范式的质性分析,通过开放式编码、主 轴式编码和选择式编码等资料分析过程,归纳提取出 4 个核心范畴,即影响“驴友” 旅游安全的 4 个影响因素: 人为因素、机械( 设备) 因素、环境因素和管理因素。
2.经过深入分析发现,“驴友”旅游安全事故遵循其特有的发生、发展、演化 规律。“驴友”旅游安全事故形成机理是以“驴友”旅游的整个过程为主线,在旅游 准备阶段潜藏了风险,或在旅游体验过程中遭遇了突发事件,或在事故发生后的应 急救援过程中未能及时救援而最终导致了安全事故的发生。
3.基于“驴友”的安全认知、安全意识,以及“驴友”旅游过程中的安全行为, 本文将“驴友”细分成谨慎型、大众平衡型、冒险型三类。谨慎型“驴友”会在出游 前、游中、游后一直对旅游地的安全情况保持高度警惕,出游前准备充分,但应对突 发事件能力较弱,应急处置技能不高,只能等待救援; 大众平衡型“驴友”出发前较 少准备,或准备不充分,一旦遭遇突发意外,会采用求救电话等方式寻求救援; 冒险 型“驴友”出发前有所准备,但也不充分,而且会根据之前的户外经历,寻求更刺 激、非同寻常的旅游探险体验,但遭遇突发事件后,自救或互救能力强,遭遇重大突 发事件,会做顽强抵抗,有时得以幸免。
本文的不足之处在于,一是对“驴友”旅游 4 个维度影响因素的概念范畴的提 取存在一定的主观性,对“驴友”旅游安全影响因素之间的逻辑关系还有待深入分 析; 二是研究提取的 4 个核心范畴有待后续的定量实证研究对其进行验证。
【参考文献】
[1] 陈向明.质的研究方法与社会科学研究[M].北 京: 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 99-101; 332-336.
[2] 戴光全,梁春鼎,陈欣.基于扎根理论的节事场所与会展场馆场所依赖差异——以 2011 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园区和琶洲国际会展中心为例[J].地理研究,2012( 9) : 1707-1721.
[3] 郭华,甘巧林.乡村旅游社区居民社会排斥的多维度感知——江西婺源李坑村案例的质 化研究[J].旅游学刊,2011( 8) : 87-94.
[4] 韩静,顾城竹.我国驴友旅游发展现状及存在的问题[J].法制与经济,2009( 7) : 130-132.
[5] 卢静怡.我国开展低烈度户外运动的设想——基于“浙江驴友迷失武夷山”事件的思考 [J].贵州师范学院学报,2011( 12) : 48-51.
[6] 罗秋菊,陈可耀.基于扎根理论的民营会展企业成长路径研究——以广州光亚展览公司 为例[J].旅游学刊,2011( 7) : 71-79.
[7] 李映州,房亮.自助旅游安全问题探讨[J].社会科学家,2008( 7) : 89-92,.
[8] 李志刚,李兴旺.蒙牛公司快速成长模式及其影响因素研究——扎根理论研究方法的运 用[J]. 管理科学,2006( 3) : 2-7.
[9] 米战,任海龙.西安市“驴友”发展现状与对策研究[J].新西部,2009( 18) : 255-256. 58 “驴友”旅游安全事故成因机理研究
[10] 王保军.关于我国“驴友”运动安全隐患的分析[J].山东体育学院学报,2011( 6) : 36-39.
[11] 王昆仑.“驴友”的旅游行为分析[J].赤峰学院学报( 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2( 1) : 110-111.
[12] 汪丽珍摩洛哥王妃,周晓雷.驴友旅游的现实困境与前景思考[J].科技信息,2010( 19) : 553-554.
[13] Strauss A,Corbin J.质性研究概论[M]. 徐宗国,译.台北: 巨流图书公司,1997: 117-135.
[14] 薛德庆.驴友群体的社会学研究[A].中国社会学年会——消费社会学论坛论文集[C]. 2012: 129-142.
[15] 乙二. 483 起驴友伤亡事故说明了什么? [N].中国旅游报,2012-07-18( 13) .
[16] 张高军,李君轶,王晓峰,高军. 驴友网络信息搜索行为及其对出游决策影响分析[J].干 旱区资源与环境,2013( 6) : 198-202.
[17] 张茜.浅谈国内自助旅游的现状和发展[J].中国科技信息,2008( 13) : 197-200.
[18] 曾毅平.“驴友”“色友”及其社团方言词解释[J].暨南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 ,2003( 5) : 80-86.
[19] Cecile M,Xavier S,Montserrat G( 2009) .Risk perception as a function of risk exposure amongst rock climbers[J].Psychology of Sport and Exercise,10( 7) ,193-200.
[20] David R B ( 2004 ) .Influence of hygiene on gastrointestinal illness among wilderness backpackers[J].Journal of Travel Medicine,11( 11) ,27-33.
[21] Glaser B,Strauss A ( 1967 ) .The Discovery of Grounded Theory: Strategies for Qualitative Research[M].Chicago: Aldine Press,18-48.
[22] Pimmada W( 2011) . A study of risk perception and prevention of international backpackers in Thailand[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nagement Cases,13( 3) ,515-523.
[23] Victoria P,Adam S ( 2007 ) .Victims,hooligans and cash-cows: Media representations of the international backpacker in Australia[J].Tourism Management,28( 4) ,1057-1067.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