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国家级贫困县划分的断点分析【学术前沿】转移支付与地区经济稳定-公共经济与公共政策基地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74
———基于国家级贫困县划分的断点分析 【学术前沿】转移支付与地区经济稳定-公共经济与公共政策基地
转移支付与地区经济稳定——基于国家级贫困县划分的断点分析
作者:张凯强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博士研究生

财贸经济
Finance & Trade Economics
2018年01期
ISSN:1002-8102
中文核心期刊
内容提要
本文使用 1993 年国家级贫困县资格划分的政策实验,采用模糊断点( Fuzzy RD) 方法分析转移支付对地区经济稳定的影响机制。理论分析表明,转移支付将降低收入水平波动,平滑消费和分担风险,保障地区经济稳定; 基于2000-2007年的县级面板数据,实证结果显示,当一般性和专项转移支付占比提高10%时,地区经济波动率将分别降低1.2% 和2.5% ,即转移支付有利于地区经济稳定。拓展性分析表明,转移支付的自动稳定器和相机抉择的政策作用均保障地区经济增长的稳定。因而,在调整转移支付结构、完善中央和地方的财政体系时,应提高一般性转移支付比重,并提高地方政府的自主权,以保障地区间的均衡发展和经济稳定。关键词
一般性转移支付 专项转移支付 经济稳定 财政支出结构
内容节选
一、引言与文献综述 1994 年分税制改革以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调控对宏观经济增长和稳定具有导向性作用。在财政政策方面,1997 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积极财政政策和2008 年次贷危机影响下的“4万亿”投资计划;2004 年应对突出的投资问题实行稳健的财政政策;2010 年以来为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以及应对近年来中国经济的“新常态”, 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财政政策调控的关键(李扬、张晓晶,2015)。无论经济危机情形,还是总量式增长和结构性调整,与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相配合的财政政策变化对于我国经济稳定和均衡发展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肖炎舜,2017)。 转移支付制度是多级政府间关系的核心,主要表现在缩小横向地方政府间财力差距和协调纵向地方政府间事权分配。中国自 1994 年分税制改革以来,转移支付的规模逐年增长。1994-2015年,一般性转移支付、专项转移支付、税收返还的规模占地方政府财政支出的比重依次由 5.70% 、8.91% 、43.2% 调整为 19.0% 、14.4% 、3.38% ;一般性转移支付占比的提升高于专项转移支付,2015 年国务院提出一般性转移支付的主体作用和该占比应该在60%以上。转移支付规模的扩大和增长速度的提高,对地方政府财政行为和经济发展发挥关键作用(Buchanan,1950;Boadway 和Tremblay,2006;范子英、张军,2010a;马光荣等,2016)。本文拟分析转移支付与地区经济稳定的作用机制,为完善转移支付制度、保障地区经济的长期稳定和发展提供政策建议。 从相关文献来看,转移支付主要经历以“粘蝇纸效应”(the Flypaper Effect) 为核心的第一代理论和聚焦转移支付的公平与效率的第二代理论。其中第一代理论主要反映转移支付对地方政府财政支出规模和结构的影响,其核心致力于解释“粘蝇纸效应”( Gamkhar和Oates,1996;Inman,2008;范子英、张军,2010b;毛捷等,2015);第二代理论研究的核心是对基本公共服务均等性和有效性的影响,无论转移支付的均等化效应,还是转移支付的经济效率, 其结论均是不确定的(Qiao,Martinez-Vazquez 和 Xu,2008;Dahlberg 等,2008;尹恒、朱虹,2009;范子英、张军,2010a)。一系列文献研究表明,美国等发达国家通过转移支付分配将降低地区收入波动程度10% ~30%。如 Fatas(1998)得出,通过转移支付制度, 美国联邦政府降低约11%的地区收入波动;Melitz和Zumer(2002)对美国、加拿大、英国和法国的财政政策再分配的稳定效应大小进行比较分析;Hepp 和Hagen(2013)基于德国1970-2006 年的数据sqtxfw,认为税收收入分享和财政均等化机制使得各州减少47% 的人均收入波动,不过在两德统一之后,该比例下降为10%。
然而,国内关于转移支付与地区经济稳定的文献较少,主要原因可能是转移支付政策强调政府间财力平衡、注重公平与效率等特点,而忽视转移支付在保障地区经济稳定方面的重要作用。Tochkov(2007)、行伟波(2009)、闫坤和杨谨夫(2013) 分别基于不同时期的省级面板数据, 分析转移支付对地区收入稳定的影响,并且均认为在 1995-2000 年,转移支付扩大了地区收入波动,主要原因是转移支付的政策缺乏完善的机制;在 2000 年后,闫坤、杨谨夫(2013)则得出与行伟波(2009)相反的结论,认为转移支付降低收入波动。吴俊培、陈思霞(2013)也发现转移支付有利于熨平宏观经济波动;而严成樑、雷小钧(2016)则提出均衡性转移支付同样有利于减缓经济波动。 本文基于转移支付与地区经济波动的逻辑机制,认为转移支付将降低县级地区人均收入水平波动率。且实证分析结果有力地论证了这一结论, 即当一般性和专项转移支付的比值提高10%时,地区经济波动率将分别降低 1.2% 和 2.5% ,该结论具有稳健性。拓展性分析认为,一般性和专项转移支付对地区经济稳定的保障机制主要通过转移支付的自动稳定器作用和通过调控财政支出结构的相机抉择作用来实现的。 本文的主要贡献在于,首先,分析一般性和专项转移支付对经济波动的影响,补充了转移支付政策与地区经济稳定之间作用机制的文献。其次,本文基于国家级贫困县资格划分的政策实验,使用断点回归(Regression Discontinuity达纳拉赫,RD)设计纳斯卡地画,较好地处理了内生性问题东城卫修。第三,以县级地区数据分析转移支付的经济稳定效应,拓展了分析样本;此外,使用县级样本,结论更有说服力, 实证结果更稳健。第四,在政策方面,2015 年国务院提出发挥一般性转移支付的主体作用,提高其占比到60%以上请假王,并建立和完善转移支付制度;而 2016 年国务院在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中,提出了保障地方履行财政事权,激励地方政府主动作为,发挥地方政府优势等原则;基于我国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契机,以及经济新常态下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本文的分析和结论有助于保障地方经济长期稳定和发展,并完善与之相应的财政制度体系。
二、理论模型 本部分首先借鉴 Barro(1990)将政府公共支出加入到内生增长模型, 进而分析转移支付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其次,建立转移支付与地区经济稳定的理论机制和命题结论。(一)理论模型 在内生增长模型中,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进入生产函数;模型假设地方政府管辖下, 存在代表性消费者,该消费者拥有企业。1. 基本假定 (1)消费者偏好设置。消费者私人消费记为 C,则代表性消费者的福利函数为:

依据 Barro(1990)、Turnovsky (2000),我们采用经典的不变替代弹性 ( Constant Elasticity ofSubstitution,CES)型效用函数,具体如下:

其中,σ>0,为消费的跨期替代弹性;ρ为时间贴现因子。
(2)生产函数设置。借鉴 Barro(1990) 和 Turnovsky(2000) 将政府公共支出 G 加入生产函数,为简化分析,设置劳动要素为不变量,故略去。则企业生产函数为齐次型:

其中台安天气预报,Y 为产出,F(·)为生产函数,K 为资本,A 为技术,1 - α、α 为资本 K 和公共支出 G 的产出弹性, α∈(0,1)。
(3)政府间行为设置。假定政府的税收为收入税,实际税率为 τ;于是,地方政府税收收入为:
其中,T为地方政府的总收入,Tr为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则地方政府预算约束方程为:
依次记tr = Tr/Y 、g =G/Y、k = K/Y 其中,T 为地方政府的总收入,Tr 为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则地方政府预算约束方程为:

基于上述设置,代表性消费者的资本积累方程为:

2.均衡分析 建立 Hamilton 函数为:

其中,λ为资本的影子价格,表示资本存在的边际值。可得到最优条件为:

Euler方程为:

横截性条件:

经济系统处于稳定时,有:

将(9)式带入(12)式,联立(4)、(5)式,并消去公共支出 G(将地方政府的支出设置为外生,考察包含转移支付时的经济系统的均衡),有:

因而,地方政府要保证经济的稳定增长,根据 γ(α,σ,ρ,k,A,τ,tr),假设参数 α、σ、ρ 为外生给定的,可以调整 K 和技术 A;而中央政府则可以控制转移支付 Tr 和实际税率τ影响下级政府的经济发展。现在,我们假设存在技术冲击,表示为:

其中,技术A变化服从几何Brown运动,z(t)是生产技术的随机扰 动,则有E(dA/A)=xdt,var(dA/A )=σ2dt。
依然假设参数{α,σ,ρ}短期内不变佳鑫诺官网,均衡时资本产出比k也不变,则技术冲击发生时经济增长率的波动为:

其中,D(α,σ,ρ,k,τ,tr)=1/σ(1-α)·(1-2τ)·(τ+tr)α/kα。
在技术冲击下,均衡时经济增长率的方差(波动率)为(14)式被挡访客,根据该式,当上下级政府采取政策措施保障地方经济稳定发展时,转移支付规模将影响经济波动。 命题1:在实际税率给定时,上级政府变化转移支付规模可以调整收入增长的波动范围。(二)机制分析 关于转移支付对地区经济波动影响的相关文献( Gali,1994;郭庆旺、贾俊雪,2006;邓子基、唐文倩,2012),大部分显示转移支付有利于减缓地区经济波动。本小节主要探讨其逻辑机制。
首先,转移支付具有财政稳定器作用,尤其是具有民生性公共支出性质的转移支付项目具有自动稳定器作用,而生产性支出性质的转移支付项目具有相机抉择的调整作用。在民生性支出方面,如医疗补助、贫困家庭补助以及失业救济等,在经济萧条时期,由于国民收入下降、失业人数增加,需要补助的转移支付数额增加,因而延缓国民收入下降;相反,王百洋在经济繁荣时期,越来越多的人得到工作,国民收入随之增加,补助的转移支付数额随之减少,延缓国民收入持续扩大(郭庆旺、赵志耘,1997;李永友、周达军,2007)。在生产性支出方面, 在财政分权框架下,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发挥生产性公共支出的外部性(吸引外资、带动企业投资和要素流动),有利于经济发展和社会福利提高(Oates,1999、2005;Barro,1990;严成樑、龚六堂,2009);此外,一系列文献认为我国财政支出政策具有明显的周期性,李永友、丛树海(2005)、贾俊雪等(2012)认为地方政府支出行为呈现出较明显的全国反周期特征。因而,转移支付无论从民生性转移支付项目的自动稳定器角度,还是从生产性转移支付项目的逆周期行为,均说明转移支付对于地区经济稳定具有正向作用。
其次,转移支付能够促进地区间的消费平滑,分担地区风险,减少经济波动。转移支付通过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行为,带动要素流动,但是如果劳动力、资本的转移不能迅速调整( 或者资本市场不完善)外滩情人墙,价格和工资也不能有效调整(Mundell,1961;Obstfeld 和 Peri,1998;Bucovetsky,1998;闫坤、杨谨夫,2013)候补情人,那么地区间的转移支付将削减富裕地区的开支, 增加和保证贫穷地区的消费和福利水平,使得地区间稳定发展。 综上所述,联合命题1的结论,我们认为转移支付将有利于地区经济稳定。并总结为命题2。 命题2:转移支付的提高将减少地区收入波动,有利于经济稳定。 同时,我国地区间资源禀赋情形、经济开放水平的不同,地区间经济实力和财政能力的差异也依赖转移支付的均等化效应。此外,当不发达地区在面临自然灾害等外部冲击时,下级政府的财力难以弥补收入的损失,因此中央政府有必要通过转移支付政策,维持经济稳定和实现各地区均衡发展(闫坤、杨谨夫,2013;曾明等,2014)。
严成樑、雷小钧(2016) 认为均衡性转移支付同样有利于减缓经济波动。在下文的实证分析中,基于2000-2007年我国县级面板数据,我们不仅分析转移支付总额情形,还将分别分析一般性和专项转移支付对地区经济波动的影响。


文章归档